雨圭慎
  
  
  
  
   
  
  
  
  
  聖圭停好他所信任的黑色房車,雖然不是雙B廠牌,也是個不錯的車子。整天在外奔波的人,車子愈近自己的家就愈平靜放鬆,回家的感覺真好。
  
  拿出鑰匙打開家門,脫下皮鞋才剛踏上門內磁磚,就被人連拖帶拐地拉進門,「哐」地一聲,聖圭已經在門內背靠著門。
  
  
  溫熱的氣息撲上頸側,柔軟的舌頭滑過停留在喉結上舔舐,引得聖圭有些發癢,當他想要掙扎的時候雙手卻被緊緊抓住,勒得他生痛。
  
  「歡迎回家。」東雨些微沙啞的聲音徘徊在耳邊,讓緊張自己是不是被劫色劫財的聖圭放鬆下來。
  
  東雨豐厚的雙唇沒有直接覆上聖圭的,只是先用唇瓣左右摩擦唇瓣,這是一種親暱的表示,直至聖圭受不了也伸舌與之嬉戲東雨才真正把吻加深,吻到氣息紛亂兩人才依依不捨地分開。
  
  「…呼…呼…呼…東雨你犯規…」敢情年長的哥還喘不過氣來。
  
  「不呢…今天的確是在規定內喔…哥…」
  
  聖圭聽到東雨把稱呼放在後面就感覺不妙,今天一定是逃不掉的。
  
  
  
 

 
  
  
  東雨捧著聖圭那雙白皙可比擬女人的手舔舐著,從指尖舔過指縫,從掌心到掌根,四肢末端本來就神經敏感,被東雨這麼一弄,本來就敏感徹底的聖圭發出貓一般的細吟。
  
  東雨用牙齒咬掉襯衫上名貴的袖釦,象牙材質狐狸圖案的袖釦是聖圭請老師傅手工打造的,儲藏室裡還有整整一大盒,掉這兩顆根本不必心痛,所以東雨總是喜歡咬掉它,讓聖圭線條優美的手掌及手臂露出來,這麼漂亮的地方是不該把它藏起來的。
  
  「喂喂喂!你咬掉我好幾顆了!」
  
  「哥明明還有一大盒~」
  
  「呀!縫很麻…唔!」東雨乾脆再次吻上那愛嘮叨的嘴,用滿滿情感堵塞它。
  
  趁著聖圭被吻得暈頭轉向的時候,東雨把聖圭的襯衫從西裝褲裡拉出來,有些疤痕粗糙的手掌從下襬伸進,粗糙的觸感碰到皮膚並不是特別地舒服,但是聖圭卻很喜歡。
  
  「哥,這裡對不對?哈哈」明明做過幾百次的事情東雨還是問了聖圭,讓聖圭連想回答的欲望都沒有,只是閉上眼睛感受紅纓被輕捏愛撫的酥麻,唇邊輕洩的呻吟代表了他的感受。
  東雨知道聖圭不想回答他,反正自己也是故意問的。
  
  一隻手在衣內揉捏,另一邊卻隔著襯衫舔舐,薄薄的衣料浸了唾液變得半透明,衣下透出的紅色突起看起來很情色,輕輕用牙齒刮過,聖圭禁不起這種刺激,身體突突顫抖起來。
  
  「好熱…東雨…嗯…」
  
  見情人的雙眼已經失焦,東雨拉著沒有解開的領帶把人帶回臥房,一進房就把聖圭推倒跪趴在床上。
  
  「哥穿正裝真的很好看!」東雨忍不住出聲讚美。
  
  聖圭知道自己穿正裝還不錯,但是不代表他喜歡每次都因為正裝被推倒,因為東雨有個壞習慣,每次都不幫他解開領帶,也不幫他脫掉西裝褲,讓他只是衣著半褪的狀態就被進入,弄得他有些呼吸都不順暢。
  
  「但是可不可以不要都不解開領帶,很熱我快窒息了耶!」
  
  東雨聞言覺得啼笑皆非。
  
  「哥…你也有手啊…」
  
  「我…我………你不做我要走了!哼!」
  
  被戳破的聖圭整張臉染上緋紅結結巴巴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最後索性惱羞成怒比較快。
  
  身體都還沒挺直又被壓倒在床上,東雨兩隻手環到前側替他稍稍鬆開領帶,然後再捏住乳尖磨蹭,把剛剛因對話而削減的情慾又帶上。
  
  「對不起~哥~我會讓你舒服的~當作我的賠禮~齁~」溫暖的胸膛抵上了背脊,腥羶的話語環繞在耳側,熱得讓人失去理智。
  
  聖圭其實沒有很清楚東雨在說什麼,耳朵和乳尖都是他敏感的地方,同時被刺激的感覺掩蓋了所有外來的事物。
  
  東雨隔著褲子摸上聖圭勃發的莖柱,知道他也想要舒服,打開鈕扣褪下內在衣料,讓聖圭的私密部位暴露在空氣中,手指環住莖身並沒有快速地上下滑動,只是輕輕地擼動,讓聖圭的柱口冒出絲絲水滴,像是貪吃的口水一般。
  
  聖圭跪著的雙膝間歇性地摩擦著,那是他慾火上身的表示,沾著柱口的液體東雨的手指輕緩地進入窄窒的甬道,雖然穴口些微乾澀,但是甬道內已經分泌少許地液體方便東雨進入。把手指數量漸漸增多,他們作愈多次,聖圭的甬道就愈能適應入侵,擴張完成的時間也愈花愈少。
  
  
 


 
  
  
  把手指抽出換成自己等待許久的欲望抵住洞口。
  
  「哥,我要進去囉!」
  
  「…嗯!」連平常愛講的廢話少說四個字都懶得說,可見聖圭真的是等很久。
  
  東雨抱著有些抱歉的心理把自己狠狠埋入,緊窒的甬道像是渴望很久一般緊緊地夾著他,讓東雨忍不住滿足的喟嘆。
  
  「哇喔~哥也夾太緊了!」
  
  「…閉…嘴…」這幾個字簡直就是從牙縫中迸出來的。
  
  東雨嘴邊掛著如平常般的傻氣笑容,下半身卻做著與表情完全不符合的快速動作。
  寬圓的前端摩擦著體內前列腺附近的敏感處,撞得聖圭直呻吟。
  
  「啊…啊…東雨…慢點…慢點慢點…」
  
  「好的!哥。」
  
  東雨居然就這麼聽話地放慢了動作,一下一下緩慢抽送,雖然很深但是也很輕很慢。他從背後抱緊聖圭,像是得到全世界最珍貴的寶物一般。
  
  「哥說什麼就是什麼,因為全世界就我最疼哥了。」
  
  因為他們是互相了解不可分的個體,沒有人可以拆散他與聖圭,就算是死神也不能,東雨是個雖然樂觀但是也很執著的人。
  
  抓緊並沒有因職業病而鬆垮的腰身,像是在探索一般把甬道整整撐開,由外往內摩擦整個敏感帶,再反方向抽回,聖圭被這種折磨人的摩擦整得眼眶發紅,彷彿下一秒淚水就會滴下。可是這種折磨不但沒有結束,敏感的地方被鎖定,巨碩的陽物頂撞上癮,但這種把人吊在懸崖邊緣不讓人死得痛快的感覺讓聖圭無法忍受。
  
  「嗯哈…快、快一點…嗯…」
  
  「哥真的很任性耶哈哈。」
  
  可是自己就是喜歡對方那樣善變的個性,明明心裡不是那樣想,但講出的話就變了個意思,就像當初對方救了自己,明明是那麼擔心,卻總是在嘴邊說著什麼早知道不要救你之類的廢話,不過沒關係,他很愛。
  
  就連少數的好友浩沅都說自己是金聖圭的腦殘粉絲,現在想想還真的是。
  
  
  


  
  
  東雨發揮平時訓練的身手,在攻擊目標上管用的體力,用在攻擊聖圭上同樣管用。
  捨不得情人漂亮的膝蓋跪太久,抱起聖圭讓他的頭可以靠在枕頭上仰躺著,再褪去還沒脫去的長褲,讓聖圭的白皙長腿盡收自己眼簾。
  
  提起聖圭的長腿環住自己的腰際,總是帶著天真爛漫的眼現在直盯盯地看著聖圭。
  
  「哥~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從激情中稍微清醒的聖圭把認真神情的東雨通通斂進自己的眼中,心中。
  
  修長的手指攀上東雨並不壯碩卻有線條的臂膀,聖圭點頭,縱使那點頭的角度太過微小東雨還是看到了。
  炙熱的軀體再次緊貼。
  
  
  


  
  
  綺旎的氣氛為平凡的夜晚蓋上薄紗。
  
  現在他們只要活在當下。

 



 

其實原本後面還有一段不是肉的,因為肉爆字數…(掩面)

 

所以我只好留待下次分曉(咦)

 


我最近才發現張東雨大概是全團最肉慾的,超愛搓別人胸(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