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上篇 R18
  
  
  
  
  
  
  
  
  
  
  
  
  
  他們在一起之前旼赫時常在幻想那發出好聽聲音的唇吻起來到底是什麼感覺,總是摸著自己的唇看著什麼都不知道的隊長恩光發呆,看得恩光一愣一愣以為自己做了什麼事讓旼赫用想要吃掉自己的眼神看著。
  
  可以讓那麼可愛的門面用那麼可怕的眼神看著,任誰都感到膽寒啊!
  
  不過等到之後恩光瞭解是怎麼一回事了,有時候他倒希望自己不要知道。
  
  
  
  年輕男人的欲望真不是一時半刻打得住的啊!!
  
  
  
  
  
  
  
  
  寬鬆的針織衫早就被扯得更加寬鬆,完全沒有遮蔽軀體的功能,秋天帶有涼意的早晨,接觸到空氣的每個毛孔都感到冰涼,只有那雙欲求的手觸碰到的地方才有暖意,恩光忍不住往溫熱的地方靠去。
  
  旼赫很滿意情人的依賴,不但稱了他的心也滿足自己內心深處埋藏的大男人主義。
  
  「恩光…喜歡我這樣摸嗎?」
  
  溫熱的手掌沿著脊線向下撫至腰臀交界,恩光靠在他的肩上發出嚶嚶囈語聽不出是舒服還是難過。輾轉悱惻挑起恩光的感官,低低的喘息聲代表他的渴望。
  
  或重或輕在戰慄的上身留下吻痕,惡意避開胸前敏感的兩點,餟吻向下碰到被挑逗起來的欲望,旼赫用舌尖舔吻一圈卻不觸碰最敏感的頂端,這樣的隔靴搔癢讓恩光的雙腿不自覺地顫抖起來。
  
  「旼赫…旼赫…我....」
  
  恩光的手已經不可自抑往下,想搓揉自己的欲望,卻被旼赫一把抓住。
  
  「我們恩光很不乖喔.....」
  
  俯下頭將那不安份的柱體一口含進嘴裡,這個舉動完全懲罰了他敏感的情人,因為太過刺激的吞吐讓他陷入要射不射的天人交戰。
  
  『如果真的出來了不知道會遭受什麼更嚴重的處罰…』恩光欲哭無淚。
  
  旼赫看到他親愛的情人居然還可以分神想其他的事,一個不滿就施予強烈的刺激,恩光根本沒辦法抵抗,只能眼眶發紅地射出。

  「呼—呼—」
  
  看著眼角有點點水光的情人,旼赫突然有些罪惡感,他是有些過份了,可是隊長大人不好好睡覺一早起來就誘惑他,他也沒有辦法。
  
  伸出舌頭輕輕舔著恩光的唇瓣,誘使他也與自己相濡以沫,嘖嘖水聲迴盪在不大的空間更顯淫靡。旼赫趁著恩光還陶醉在接吻中手伸進睡褲中開始擴張。
  
  雖然不是很痛,但是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恩光發出了忍耐的聲音,旼赫很感謝恩光的體諒,密密麻麻的吻落在恩光的臉頰脖頸上,轉移他的焦點。
  恩光緊皺的眉才微微鬆開。
  
  
  
  
  
  
  
  
  
  
  「旼赫不要,他們會發現…」
  
  旼赫原本想要把隊長大人壓在門板上,但是平時都很聽話的恩光在這點上一步也不退,他只好放棄。把自己的衣服交疊在地板上,就怕一不小心嗑傷了心愛的人。
  
  把恩光輕輕放在噗得鬆軟的衣服堆,抬起一隻腿把自己脹大的欲望慢慢地推了進去。
  進去之後旼赫並沒有急著動作,只是搓揉著恩光有點突起的紅纓挑起對方的欲望,也讓對方適應自己。
  


  「嗯唔…旼赫…動一動…拜託…」
  
  被上下交攻的恩光根本抵抗不住這種挑逗,身體很熱很癢,喉嚨很乾渴,甬道被滿滿填塞撐開但是那個壞傢伙卻動也不動,需求無法紓解他急得扭動。
  
  旼赫俯下身給了恩光一個輕吻。「我們恩光真的很急呢…就給你…」
  
  說完就開始了幾乎沒有間斷的運動,時深時淺時快時慢,恩光被撞得不能撐住自己身體,只能緊緊攀著旼赫的背,任對方予取予求。
  
  「嗯哈…啊啊—那裡很舒服…唔—」
  
  旼赫當然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讓情人<b>更舒服</b>的機會,便往那處猛頂。
  
  「不行不行—太、啊———」
  
  「你喜歡啊…」在這種時候旼赫還能露出他獨有可愛笑容。
  
  這樣誰也無法拒絕他啊…
  
  「嗯啊啊——呼—唔…舒服…」
  
  
  太沈溺於歡愛的兩人根本不知道這房子的隔板有多薄,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我好想叫他們快一點,我要出門啊!」鎰勳把耳朵從更衣室的門板上拔起來,原本可愛的臉苦得皺成一團。
  
  「如果你不想被旼赫哥踢死的話,你就敲吧!」星材在旁邊冷冷地開口,連敬語都沒有說,這團果然是老小ON TOP。
  
  
  
  
  其實最重要的重點不是要不要敲門,而是千萬不能讓隊長知道他們在外面聽到了,不然以後的日子就難過了。

 

 

文章標籤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