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慎
  
  
  
  
  
  
  
  
  昨夜激情過後兩人相依而眠,當晨光撥開窗簾輕輕撒在臉上的時候,浩沅就醒來了,擁著懷裡熟睡的人,他懂了什麼叫幸福。
  

  人說失而復得最難割捨,浩沅緊鎖著東雨一刻也不想放開。
  

  擁抱是親密的體溫交流,而對方的體溫一向比較高,讓肌膚跟肌膚碰觸的接面彷彿在發燙,但是很舒服,一滴汗也不會流,浩沅抱著磨蹭幾下,情慾又滾滾而上。
  
  
  對於東雨,浩沅是怎麼要都不夠。
  
  
  
  
  
  
  
  
  
  
  溫暖的陽光照進室內,但是纏綿的人們不管現在還是初春天氣,貼緊情人汲取溫暖。
  

  東雨背脊緊貼落地窗玻璃,勻稱的雙腿環住浩沅的腰身,兩人親密的部位相接,發出滋滋的水聲。
  

  「浩…浩沅我…我不行了…我好累…嗯…」
  

  「好嘛哥…今天我要值一天班,再一次就好。」
  

  前晚睡前草草套上的睡衣早已變得凌亂,胸前的鈕扣不牢靠地扣著,微敞的領口還看得到斑斑紅痕,東雨背部白皙的肌膚因為下身猛烈的頂撞,上下擠壓著玻璃,微痛的觸感讓東雨稍稍皺起眉頭,但敏感點不斷被摩擦的舒暢快感一下子又蓋過痛感,被交替刺激的神經一抽一抽地,意識好像在很遠的地方,身體的感覺又好像很近,跌入一團迷霧。

  他不記得以前的浩沅佔有慾有這麼強,體力有這麼好啊…
  
  浩沅把臉龐整個埋進東雨細嫩的頸項,讓鼻腔充滿情人身上淡淡的香味,不濃郁但是很催情。伸出舌頭輕輕舔著東雨圓潤的下巴,不意外地聽到些微的喘息。
  
  「浩…浩沅…嗯…哈…」
  
  東雨緊緊勾住浩沅的脖子,胸前的果實時不時被舔舐玩弄著,酥麻的感覺讓他想逃,可是又抵不住快感的誘惑,不停把羞恥的部位往浩沅的湊去,感受狂烈的律動。
  
  浩沅或輕或重的深入又抽出,將甬道內的皺摺都一一撐開,刺激著東雨最敏感的一處,摩擦抽捻,把累積的快感推向最高峰。


  「啊—————」
  
  東雨拔高了呻吟,指甲掐進浩沅的肩頭,弓緊脊線,兩人下腹一片濡濕,他又高潮了。
  
  浩沅看著因為高潮而酡紅的臉蛋,羞怯性感的表情讓浩沅忍不住大力提起對方的雙臀,高高舉起再深深埋入,因為對方已經釋放所以不需忍耐,戳刺幾下便把自己全數注入深處。
  
  
  
  
  
  
  
  
  東雨低下頭與浩沅額抵著額,平復彼此的呼吸,帶著笑意的眼對上浩沅深情的雙眸,又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睫。
  
  浩沅把東雨可愛的舉動通通收進眼裡,他想把情人的所有表情都折疊收藏在記憶的寶箱,珍惜的。
  
  輕輕放下情事過後渴睡的人兒,坐在床邊拍拍他的背,嘴角微彎,大手伸進被窩與對方十指緊扣。
  
  滿足。
  
  他的光回來了。
  
  
  
  
  
  
  
  
  
  
  浩沅跟東雨並肩坐在往京畿道的車上,看著身旁睡到脖子歪的人,小心翼翼地把對方的頭從窗櫺移到自己的肩膀。
  
  他們要一起面對過去。
  
  但是有東雨,他不怕。
  
  
  
  
  
  
  
  
  
  
  拜別東雨的媽媽,意外地沒有受到刁難。看到張媽媽聽到他們事情一瞬間蒼老的模樣,浩沅有些愧疚,但是張媽媽揮揮手說東雨幸福就好,理解的眼神讓他又嚥下抱歉的話語。
  
  
  站在張爸爸的墓前,浩沅心中有許多想法,他曾經怨懟也曾經咒罵,但是現在想起他則是充滿感激,感謝他們為世界帶來這一個孩子,成為他的光。
  

  握緊東雨的手,浩沅心想。
  

  「爸爸,把東雨交給我吧!我會永遠照顧他、陪伴他、生生世世愛著他。」
  

  一陣強風吹過青青的山坡,刮得東雨的髮絲跟著隨風揚起美麗的弧度,浩沅笑笑地拉過東雨意圖馴服頭毛的手。
  

  「走吧!」
  
  
  
  
  
  
  用盡心力才盼回你,永遠.不放手。




 

不要問我我在寫什麼喔…(這好像是老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