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優賢你看你看~~好好玩~哈哈哈~~」
  
  
  優賢扶著額,看著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好友兼主子東雨很愉快地在花園裡追著蝴蝶玩。
  
  
  『真不知道你是白痴還是天才……』優賢撇撇嘴覺得老天爺真不公平。
  
  
  張東雨,今年二十一歲,現任武林盟主。出生時即被長老看出身懷奇骨,未來必是武林頂尖高手。自小練武,不到十歲便領悟五大派七大門精髓,並且在十二歲當上武林盟主,現已近十年沒再換過盟主。
  
  但是東雨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不是他鞏固的盟主地位,而是他………………那開朗單純到萃取不出一點武林盟主因子的氣質。
  
  
  譬如說現在,他正在花園撲蝴蝶。前一天,則是經過有名的深潭(以陰森而有名的),我們盟主大人居然衣服一脫跳進去玩水。
  
  最有名的事件則是,他在上屆武林比試大會上,因為與他比試的對手跌倒的樣子太好笑,盟主大人他整整笑了一個時辰,讓在場人士面面相覷,無不汗顏,他的侍衛兼親信南優賢覺得丟臉都丟到南海去了,連忙衝上台去摀住他的嘴阻止他。
  
  (之後還有一首關於盟主大人的歌謠流傳,歌詞裡都是什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叫做大笑之歌?)
  
  雖然張盟主東雨時常讓走闖武林的人覺得很丟臉,但是他們還是願意擁戴東雨,讓東雨統領武林。原因除了東雨是武林數一數二的高手以外,他還是個大善人!
  
  身為盟主時常需要調解各門派之間的紛爭,維持武林秩序,但像造橋捐款、捕捉逃犯等等善行他也是不遺餘力。人際方面,東雨對長輩謙虛有禮,對平輩誠義相待,對晚輩大方不藏私。這麼正直的盟主,當然地就是一些鼠輩的眼中釘。

 

 


  
  
  又到四年一度的武林比試大會,每一次都會聚集上萬人,參加者好事者商人觀眾都會不辭千里而來,把會場擠得水洩不通,是個龍蛇雜處的大型市集。
  
  雖然應該高手對決最精彩,但是觀眾們一致票選是會前會最值得期待,因為可以見識到許多小門小派與盟主叫板,每次都看那些大門派,招式都看膩了。
  
  在這個年代,雖然資訊流通還不是很發達,但是已經有個小門派發行一種玉簡,專門報導武林各大門派的大小事,上面紀錄許多資訊,甚至還有門派掌門的分析與根據地附近美食介紹。金聖圭就是這個紐思派的新進弟子,會進這個門派除了他自己天生的八卦基因以外,另外還有個原因就是他是盟主東雨的崇拜者。進了這個門派不但可以滿足自己的欲望,又可以靠近盟主近一些。所以當掌門問誰有那個意願當貼身特派記錄員,聖圭毫不考慮立即搶下這個任務,但是他並沒有考慮其中的有多少困難與危險。
  
  貼身特派記錄員不但要紀錄各種新出頭的門派招式、掌門高手之姓名,還要紀錄盟主的一舉一動,所以此門派特別注重潛行技巧與輕功(為的就是可以當個稱職的狗仔),如果還能有好的畫工,在門派裡階級會升得更快。像聖圭雖然是新進弟子,可是因為自小喜歡塗塗畫畫,一入門就獲得重用。
  
  現在,聖圭就躲在東雨背後的人群中,一面讚嘆盟主的招式翻花如蝶,一面低頭塗畫草圖,還要分神去看對手的招式。那是一個新出頭的門派,招式多半為旋踢及踩踏為主,可是輕功又還不到火候,沒幾招就落入劣勢,不過聽說此門派在外羞辱不少人,畢竟沒幾個人受得了被人從臉上踏下去。
  
  噹~!鐘聲響起,比試結束了!
  
  東雨一腳踏在對手的臉上,帶著抱歉的微笑抽回腳,伸手把對方拉起,還順道理了理對方的衣領,但對方似乎不是很領情,悻悻然地下場了。東雨聳了聳肩表示沒關係,每次比試大會結束都會有不服氣的人。
  
  




  
  深夜東雨一個人身影輕巧地穿梭在光影交雜的樹林間,聖圭與東雨保持一段距離輕聲地跟著,突然間幾個大漢從樹上跳了下來、擋在東雨前頭。聖圭正想釐清情況好準備紀錄的時候,就被人由後一抓,身子一輕便到了兩派人馬中間。
  
  「頭子,這小子在後面鬼鬼祟祟地,不知道是不是想對我們不利!」那個抓著聖圭的大漢嚷嚷著。
  
  「他跟我無關,我不認識他!你們有何貴事,衝著我來便是了!勿將無辜之人連累進來!」東雨認出那是今年大會開始每場都會跟著他的男子,因為聖圭並沒有惡意,所以東雨也就任他跟隨。
  
  
  「哈哈~盟主大人果然如傳言一樣正直不阿~可惜我輩並非什麼正人君子,你若束手就擒,我就放了這小子你看怎樣啊?」那個斜眉歪眼滿臉橫肉被稱作頭子的人開口了。
  
  東雨聞言便十分生氣,身為盟主樹敵是家常便飯,每次自己與優賢搭配也都輕鬆解決,這次牽扯上了路人,優賢又不在,該怎麼辦呢!?
  
  這群大漢來自某個輸得很難看的門派,除了參加比試者,其他人都沒見過武林盟主,其中一名滿臉淫笑的男子,見盟主居然是身板瘦小,白皙可口的美少年,心裡便起了邪念,俯身與那名頭子說了些悄悄話,兩個人一同不懷好意的凝視著東雨。
  
  「既然盟主大人下不了決定,那就由我們來做決定吧~看招!」說完便拿出不知名的小瓶,想往東雨身上潑去。
  
  聖圭被敵方牽制住之後一直還理不清頭緒,直到他聽到那聲「看招!」之後,身體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往東雨身上撲去,待聖圭反應過來他已經被潑了一身。被聖圭撲倒的東雨一開始還有點愣住,但盟主的本能讓他隨即清醒,將聖圭護在身後,運起氣來,敵方眾人看見人質逃脫,便奮力朝東雨衝過來。
  
  他們不知道,這個盟主可不是隨隨便便就當上的,所以當東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捏碎了所有人的喉嚨時,全部的人都突瞪著雙眼,一臉不可置信。說是所有人,其實不是所有人,因為現在東雨正按住那頭子的喉嚨,逼問他那個瓶子裡裝得是什麼。
  
  「你們是誰派來的我不關心,我只想問那個瓶子裡裝得是什麼。」東雨雲淡風輕的語氣卻讓那個頭子覺得自己的耳朵彷彿要結凍。
  
  「那……那個問我也沒有用,我沒…沒有解藥!」牙齒都打顫了。
  
  「沒有解藥啊…那你也沒什麼用了耶……」
  「啊…」短且嘶啞的聲音表示聲音的主人再也沒法發出聲了。
  
  背起全身顫抖的聖圭,東雨腳步如流星般飛快,輕點樹梢便能飛越幾十丈,而他心裡念得是不知道這個男人會不會因他而受傷…或者是…

 


 

東雨真的是大天使……無論在哪裡都是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