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5

 

 

   
    
    
    
    
    
    
    
    
    
    
    
    
    如果問無限的門面兼眼神擔當金明洙覺得誰的眼神比他更強烈?
    他一定毫不猶豫地說隊長金聖圭。
    
    原因? 他不能說!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優賢跟東雨有綜藝行程,浩沅要拍戲,宿舍剩下悲催的老小LINE要照顧他們感冒的隊長。
    
    不知道是誰提議猜拳最輸的那個要留下來全權負責,反正最後成烈跟成種開心地出門逛街,留下可憐的門面一個人負責房間躺的那個人的食衣住行!
    
    
    「哥,起來吃點東西。」無奈地推了推昏睡的隊長。
    
    「嗯……再五分鐘……」細細軟軟帶點鼻音。
    
    「哥……我是叫你吃東西吃藥…不是有日程啦!」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再三分鐘…三分鐘就好………」這是在哪個次元啊……
    
    「哥…你再不起來我就要親你了喔!」
    結果軟弱的威脅對生病的隊長毫無作用,是不是這句太常用了啊……?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呼出一口氣,活絡一下筋骨,甚至還做了幾下伏地挺身,然後一鼓作氣把金聖圭從床上拔起來。
    
    把枕頭重新調整之後,讓隊長上半身靠在上面,方便自己可以完成餵食的大業。而且這麼大的動作,居然還是叫不醒金聖圭隊長。
    
    
    「哥……醒醒吃粥!」用湯匙裝好一口量的粥,細心地吹涼,靠向聖圭的嘴邊。
    
    他的哥牙關像是用強力膠黏的一樣緊,不論怎麼做就是不乖乖張開嘴。
    
    「唉………………」他覺得好像把一輩子的嘆氣都嘆完了。
    
    明洙是一個很固執的人,他如果打定主意一定要讓隊長乖乖吃飯乖乖吃藥,就一定要作到。都已經不能出門去玩了,要是其他人回來發現自己連這種事都沒做好,肯定會被笑死。
  
    他.才.不.要!門面可不是只有臉好看而已!
    
    所以明洙決定用超狗血的方法!(但是沒想過後果)
    
    
    
    吻上對方白皙的脖子,輕輕地啃著對方的喉結。他一直很喜歡對方唱歌時顫動的喉結,很性感,很美。
    
    沒辦法,他的哥身體很敏感,而且只對這種的動作有反應。果不其然細微如貓叫的輕吟從唇邊流洩,牙關當然地鬆開讓明洙驚訝『他們的油膩擔當偶爾也是會說實話的!』
  
  迅速地把湯匙靠上對方的嘴唇,對方果然不負期待乖乖喝下,看著喉結上下移動,明洙高興地不得了。
    
    舔著耳垂,一口粥。
    吻著眼皮,一口粥。
    輕啃鎖骨,一口粥。
    撫摸背脊,一口粥。
    
    看著一碗粥快見底,他的哥喘息聲愈來愈大,臉頰愈來愈紅,一直緊閉的雙眼也有張開的趨勢。
  看著覺得自己似乎也發燒了,有點暈暈的,呼吸也有點急促,也開始有口乾舌燥的感覺。
    
    後來的事情明洙自己也不太記得,從他不可自抑地吻上那兩片溼潤的唇開始,他只記得光滑的肌膚、緊窒的內壁、悅耳的呻吟、衝擊的快感,還有迷離的眼神。
    
    對!就是那個眼神…對方在過程中張開又瞇上的迷離眼神,讓自己無法抽離,終於懂得為什麼幾個哥哥對隊長總有一些開不了口的堅持。
    
    
    
    激情過後,明洙疲憊地倒躺在床上,他旁邊那位病人則是完全醒了。對方躺在他旁邊緩緩地轉過頭,宛如慢動作播放。沒有開口斥責他,但是那個眼神震懾了他,他只知道似乎不是責怪,可是他不完全懂。
    
    後來才知道那時候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因為在那天之後換自己感冒發燒到40度,消化日程完全無意欲,要死要活的樣子讓感冒痊癒的隊長非常不高興,掃過他的眼神帶著怒火與警告,讓他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從此之後他開始偷偷觀察隊長大人的眼神,默默地達成對方的要求,無論是開心、疲憊還是生理需求。現在他敢得意地說他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這天是Weekly Idol錄製,主持人要隊長聖圭用眼神領導成員,聖圭一個個看過,達到許多綜藝效果。換到明洙的時候,明洙清清楚楚地看到隊長眼神裡惡意的指令。
    
    他哭笑不得只好照做,沒辦法誰叫自己有把柄被人家握住。
    
    『飯一定都以為是我衝康哥,可是明明就是我被衝康!!我……………嗚嗚嗚……(噴哭)』

 




 

我們門面大人也知道圭隊長的美好(?)了(欸
要當個乖弟弟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