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雨圭 慎入
  
  
  
  
  
  
  
  南優賢的新專輯指定要跟Pipedreamer合作,因為總是走情歌深情苦情路線的他,這次想要轉型成為深情Rocker,在新聞稿之前,南優賢還特別在推特上打上一些類似要轉換風格還是什麼的文字,讓他的粉絲們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聖圭對這件事的想法就是『這下好了!他不但入侵自己的專輯,還把他們也使喚過去當樂隊了!真XX的!』
  
  可是老話一句,木已成舟。
  人家是大前輩,自己的經紀公司那麼小,給人家舔鞋子人家願意給你舔就很不錯了,還想有什麼怨言?不可能。
  
  東雨對這件事還是嘻嘻哈哈地看不出他真正的心情,成家兄弟對於這種事情是開心大於質疑,成烈還說什麼要找南優賢簽名之類的蠢話。
  
  最令人擔心的是明洙。
  從演唱會回來明洙沒有跟聖圭講過一句話。
  
  
  
  


  
  
  
  
  
  平凡人的一天是二十四個小時,而大勢團體的一天應該就有四十八個小時。
  
  拍照、訪問、節目、打歌、練習、海外、巡演,一點一滴吃掉他們的健康與時間。
  剛從歌手跨足演員的南優賢應該與他們同樣忙碌,卻總是有時間來打擾他們。
  
  當然,打擾這個詞是聖圭用的。
  
  看著經紀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進來的南優賢,聖圭也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是拿槍射殺他。
  以前宿舍是個舒服休息的地方,現在再也不是了,連個能透口氣的地方也沒有。
  
  明洙難得地不在,可能又拎著相機不知道去哪裡取景了,浪漫的孩子。東雨跟成家兄弟正吃著南先生帶來的零食咖啡,開心地圍成一圈聽那人講後台八卦。
  
  「圭哥!一起來啊!」
  
  看吧!自來熟的人不但自以為兩人很熟,還擅自幫自己取了暱稱。
  
  
  不要這樣就評斷一個人嘛!—圭圭
  可是他很油很煩!—聖圭
  不然你希望他很冷酷地對待你們嗎?也許他人不錯。—圭圭
  嗯.............。—聖圭
  
  
  
  一段時間的相處,讓聖圭偶爾會跟圭圭討論一些生活工作上的大小事。
  
  圭圭個性開朗不拘束,精靈的特質讓他也不在意人類世界的道德觀;但聖圭與圭圭截然不同,聖圭是個很保守很多規矩的人。
  以前Pipedreamer會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一方面是公司因素,另一方面也是隊長太不會作公關,fanservice的方式又古板,大男人主義的他也不想作些被自己定義為娘氣的動作。
  
  但圭圭反而覺得做些可愛的動作並不會消減男子氣概,那些動作是武器。
  
  自從與圭圭一起生活後,有時出席一些公演場合還是簽名會,聖圭會聽取圭圭的意見跟歌迷揮手或比些彆扭的愛心。
  
  要是那天他大爺不爽不想作,圭圭就會自動取代他的位置。
  
  圭圭主事的那天歌迷必定快門按個不停。
  無論什麼媚眼、燦笑,還是愛心、與成員勾肩搭背通通免費大放送。
  然後論壇又會有一群歌迷哀嚎聖圭是不是開外掛啦如此性感。
  
  殊不知他真是有個外掛。
  
  現在他的外掛要他過去跟南優賢混熟,聖圭想他最好要去,不然依照圭圭的個性,下一次可能又是兩人赤裸的情況了。
  
  深有經驗的聖圭只好硬著頭皮上。
  
  『唉唉…真累…』
  
  
  
  
  
  


  
  
  
  
  
  難得的海外公演,雖然身體很疲憊,但是聖圭的心情很是很愉快的。
  
  第一是可以跟海外歌迷接觸,而且讓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在海外的人氣非常高;第二是終於可以擺脫韓國的南優賢跟李浩沅。
  
  連兩天的演唱會讓聖圭幸福到心臟快要爆裂,歌迷還學會了拋心給他,讓聖圭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是不是跟那個不速之客學的。
  
  近午夜回到下榻的飯店,經紀公司難得大手筆包下全部的大型套房,兩兩一間,老人LINE當然爾一起睡。
  平時聖圭跟東雨就很親,同樣對音樂很熱愛,東雨隱藏在溫和個性下的是堅毅不拔的韌性,這點跟聖圭很像,所以兩人比較有話聊。
  
  
  踏進房間聖圭只有四個字能夠形容—金碧輝煌。
  
  尤其浴缸大到可比愛情旅館,但是疲憊的兩人根本管不了那麼多,只想要好好泡個澡洗去一天的疲累。
  這個城市是個溫泉城,所以城裡有名的旅館都有溫泉,他們下榻的這個飯店當然也有。
  
  
  
  
  
  
  斜躺在溫泉水裡,與體己人喝幾杯清酒的確是種放鬆。
  
  「哥我幫你按摩吧,這幾天你累慘了。」
  
  「嗯。」
  
  過高的水溫,冉冉蒸氣些許遮掩了聖圭櫻瓣般泛紅的肌膚,碳酸鹽質的泉水加上特產的溫泉浴粉,乳白的水竟讓東雨有美人浸浴華清池的錯覺。
  
  聖圭上半身微傾靠在浴缸邊,兩臂交疊,將頭枕在手臂上,被蒸氣薰得溼潤小眼微瞇。
  
  手指搭上聖圭的肩輕捏重按,也許是連天開唱帶來的疲憊,頸筋之僵硬讓東雨驚訝,肌肉也非常緊繃。
  帶著不捨的心情按摩搥敲著肩頸,聖圭舒服地發出喟嘆聲,細膩迷人的嗓音讓東雨下腹一熱。
  
  糟糕,他起反應了。
  
  在如此疲憊的日子,他應該要忍住。
  
  手指只稍稍暫停一會又繼續往下按捏,東雨想他那隨處皆可躺隨地都能睡的哥,背筋酸疼也是應該的。
  兩隻拇指並行下按。
  
  「嗯啊~」壓到重點穴道時聖圭輕輕地嗯了一聲。
  
  在空曠迷濛的空間裡,粉白的身軀與曖昧的氣氛,加上勾引的輕吟。
  
  慘了,這下子不能忍了。
  
   東雨把自己的身體移得遠一些,不想被發現自己的異狀,沒想到這樣細微的小動作卻被聖圭抓到了。
  
  「怎麼了?」
  
  聖圭直起他那受盡各式折騰的腰,回頭卻看到一張漲紅的臉,深邃的眼眸閃著情慾的光芒。
  
  聖圭怎麼會不知道東雨的心思。
  舉起漂亮的手,探入水中,撫摸那勃發的部位。
  
  當被摸上的瞬間,東雨臉孔有那麼一秒的扭曲。
  
  是呢,就算是再忙再累也終究是個男人啊…
  
  用下巴示意東雨起身,要他坐到浴池邊緣。
  東雨站起的動作有些倉促,濕漉漉的水珠沿著肩線一直滑落,順著肌理直到滴進水面,雖然外表看起來瘦弱,但是東雨的肌肉其實十分結實。
  
  看著那因為欲望而緊縮的小腹,因為渴望而起伏的鼻息。
  
  圭圭懂。
  
  
  
  


  
  
  纖長的手指。
  雖然用纖長來形容一個男人的手很奇怪,但是用在聖圭身上一點也無違和,因為那的確是雙罪惡的手。
  當東雨看到那雙美麗的手沿著自己的大腿內側往股間集中時,那是一種視覺上的享受,亦是煎熬。
  
  平常握著麥克風的手就像是很嫻熟般握上東雨的炙熱,東雨受刺激地顫抖了一下。
  
  擼動還不夠,聖圭微微俯下身,打算手口並用。
  因為聖圭有咬嘴唇的壞習慣,所以聖圭的嘴唇一直都像花瓣般嫣紅,對著東雨漲得青紫的性器,竟也不驚慌,只是吐出紅潤小舌,仔仔細細地舔著,甚至含住頂端,收縮著喉頭吸吮。
  
  低著頭看著平時總是帶著一身傲氣的隊長降尊紆貴地服侍他,東雨有種奇妙的感覺。
  
  嫻熟地搓動柱身,吞吐間還不忘照顧最底下的囊袋。
  這對男人來說顯然是種極大的刺激,聖圭還要分神去扶東雨的腰,以防他太過激動不小心掉下去。
  
  其實東雨跟聖圭一樣是個工作狂,看著那硬挺的程度就知道很久沒解決了,圭圭泛出邪惡的微笑,更加媚惑地取悅他的夥伴。
  東雨根本沒有辦法抵抗這麼強烈的刺激,只能緊緊抓住浴缸邊緣承受。
  
  尤其是自己的傢伙被那溼潤的雙唇含住,迷離的狐狸眼還向上看著自己,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讓他差點忍不住想要壓上那披蓋著柔順髮絲的頭顱,讓自己能夠再深入。
  
  


  
  
  東雨的欲望一跳一跳地,是即將爆發的徵兆,圭圭想到那濃郁的白精會從鼓脹的囊袋沿著精管噴發,他就掩不住興奮。
  
  帶著微笑,他大力地吸了一口柱頭,果然大量的白濁顫顫地吐了出來,噴得聖圭嘴邊都是。
  
  高潮過後的東雨,反應遲鈍地看著聖圭沒有生氣反而用一種欣喜的微笑把那些濃精一點一滴舔完,更是震撼的畫面。
  聖圭舔食完畢露出令人熟悉的狐狸笑,拉起東雨去淋浴,把自己跟東雨上上下下洗了乾淨後,又幫他擦乾穿上浴袍。
  
  心理生理的雙重折騰讓東雨在聖圭幫他吹頭髮吹到一半的時候就睡著了,小心地確認沒有一根髮絲是濕的,聖圭把東雨移個舒服的位置,幫他蓋上被子。
  
  很好吃。這是圭圭的心聲。
  
  
  
  
  
  
  
  當聖圭想再次拿起吹風機準備幫自己打理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緩步走去開了門,是明洙。




東雨看起來就很好吃啊…你們不覺得嗎………(住手


文章標籤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