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章比較偏明圭些
  
  
  
  
  
  
  
  
  
  
  成種睜開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雙美麗的眼睛,裝滿了溫柔與光芒。
  因為太過深刻,以至於他現在閉上眼睛腦海裡徘徊的都是那雙眼眸。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只知道身子發軟全身虛弱。
  
  清了清喉嚨,他發現自己發不出任何聲音,就算使盡全力大叫,也只有乾鎖的喉頭與氣聲。
  難道自己啞了?
  
  恍然瞥見房內擺設,窗明几淨,看起來像間病房。
  
  我到底…在哪?
  
  
  
  
  
  
  
  
  明洙剛見到這個病人的時候其實他一點也不想收。
  
  其原因有很多,但重要的就只有兩點:第一他的情況非常嚴重,第二他是李浩沅送來的。
  他第一個想法就是想到眼線,但他又立刻推翻自己的想法,這麼重的傷勢怎麼當一個眼線。
  
  作為一個醫者,他不能也不忍去拒絕這樣的病人,這就是為何他會成為一個醫生。
  他的心太軟,見不得世上的苦痛。
  這個病人傷得太慘太重,讓他想到那一天的金聖圭。
  
  
  
  
  
  當年離鄉背井與聖圭走的時候,他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沒有錢沒有能力什麼都沒有,生活所需花費就算降到最低標準,他們還是需要錢。
  
  
  那一天聖圭突然失蹤了。
  當天早上他急得連鞋也沒穿衝出家門尋找,赤著腳在秋末的地上卻感覺不到寒冷,沒有了他的哥其餘都不再重要。
  
  
  好險隔天黃昏聖圭回來了。
  但是也只是人回來了,卻一點也不安好。
  
  聖圭帶著滿皮箱的錢蹣跚著步履進門,一進門就正面倒下,渾身傷痕,明洙想攙扶卻發現滿手的血。
  
  
  現在想起來都還覺得是場惡夢。
  
  
  
  
  
  那時候他不知道聖圭做了什麼讓他們有錢用,隨著年齡漸增他也漸漸瞭解。
  
  如果可以他希望可以跟著聖圭天涯海角地跑,也勝過綁在這小小的水車屋數著日子。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等著聖圭回到這裡,從少年等到青年。
  
  不是沒有跟聖圭提過,可每次提聖圭總是握著他的手,堅定地告訴他,要他在這裡等,外面的世界聖圭自己去面對就可以了。
  
  
  但是他很想跟聖圭說哥…不是這樣就不用面對啊……
  
  沒有金聖圭的每一天才是他最痛苦的時候。
  
  
  
  
  
  那次面對的是垂危的金聖圭,那下次呢?
  
  他不要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