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光打開貨運車後門時看到了一個滿身傷痕的人,他看起來奄奄一息讓恩光手忙腳亂地不知道該怎麼辦。
  旼赫湊過來看認出那個黑衣黑褲的人是老闆浩沅的朋友。其實是不是朋友他們也說不上來,他們知道這個人常出現在公司,只要他出現之後那天公司裡的氣氛就會莫名地變得很差。
  
  是有聽說過別的同事也碰過他啦…但換成自己還是會被嚇一跳。
  
  「…載我一程吧!」
  
  那人沒抬頭,只是繼續蜷縮著發出了聲音,很好聽的聲音。
  
  
  
  
  
  
  
  
  
  不知道是自己平時形象做得好還是李浩沅的員工們太笨,這麼一句話就輕易地載了自己一程。
  
  罷也,反正金聖圭根本也不在意。
  
  
  在一望無際的荒蕪草原上,除了風的呼嘯與車體起伏的隆隆聲,其實是很安靜的。他有足夠的感官去計算時間,他可以清楚地辨別出這一段是B城鎮的青石地,那一段是絕望公路有名的大坑。
  
  明洙應該還是在那個水車小屋吧。
  
  
  再次閉上眼吧,這是一段再熟悉不過的旅程。
  
  
  
  
  
  
  
  
  
  
  在這草木不生的貧瘠地方,居然能有座水車小屋,更不用說環繞房子的扶疏樹木,這些都是明洙靠自己的本事找到的。
  當然聖圭不會去問什麼方法,反正問了他也不會講。
  
  
  伸手敲了那扇看起來有些灰暗的門,聖圭默默嘀咕著這麼暗色很難看云云,殊不知明洙為了聖圭已經極力隱忍想要把門漆成黑色的欲望。
  
  「哥!」開門看見熟悉的人,明洙的面無表情瞬間像開了花。
  
  「怎麼光會叫我,不讓我進去,不歡迎?」
  
  明明知道明洙不是這麼想,有時候聖圭就會想在嘴上稱快,因為在其他地方他還真是一點便宜都佔不得。
  
  
  
  
  「哥這次要待多久?」
  
  明洙不是那種想要什麼就會說出來的人,但是聖圭跟他相處太久太久了,他可以看到他眼中的期待,閃閃的,在那雙幽暗的眼眸。
  
  
  他這個弟弟雖然跟著自己那麼久,陪著自己淪落流浪,卻沒有沾上一點灰塵,聖圭是既羨慕又嫉妒,但是更多的是慶幸。
  
  
  「會比上次還久喔…」
  
  
  
  
  看著那雙亮起來的美麗雙眸,聖圭暗暗想著。
  
  罪惡,我一個人承受就夠了。

 



 

接下來的章節幾乎都會講他們四個人的故事
南圭算是番外了吧~
有機會我會跳去闡述一下南圭
但是我很想很想說明圭浩種之間的故事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