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早晨,抓緊倉促日程中的短暫時間,大部分的團員是想要補個眠上個網什麼的,優賢也是這麼覺得,但是現在卻被他親愛的隊長愛人拖到廚房來做什麼餅乾。
  
  他想說,去他媽的餅乾啊!!
  
  
  
  
  
  
  
  
  稍早…
  
  「優賢~優賢起來了~優賢啊~」
  
  一早睜眼就看到可愛的狐狸笑聽到愛人的聲音,原本是個享受,還想繼續沉入夢鄉假寐再多聽聽那悅耳的叫喚,一聲一聲優賢優賢,聽得他是渾身酥麻,多美好啊…
  
  人生當然是沒有優賢想得那麼美好,沒有耐心的隊長怎麼可以忍受有人完全不理他的呼喚,從輕柔的「優賢~」變成炸毛的「呀!南優賢!你再不起來我就讓你知道我鞋子穿幾號!」,這位脾氣不甚好的隊長也真的身體力行把優賢從床上踹下來。
  
  摀著後腦優賢非常悲催地想著,一般人起床都會想要來個早安吻或是窩在愛人的懷抱裡纏綿一下,結果他不但沒有,還被大腳一踢滾下床,滾下床啊!他是日程爆滿的IDOL呀!不是什麼做粗工的,身上要是有瘀青什麼的,他的粉絲們會心疼的!
  
  他的愛人居然這樣一點都不心疼的把他踢下床,還連個早晨親親都不給,有沒有人性啊!?
  
  
  
  


  
  
  雖然有滿腹牢騷他也只敢在心裡碎念,因為頭頂上的愛人臉已經黑一半了,要是他再繼續裝死,他就要好幾個月睡客廳了………並不想。
  
  只好帶著愛人去超市買做餅乾要用的器具與材料,用膝蓋想也知道,忙碌的偶像團體宿舍裡不會有什麼低筋麵粉、花花壓模還是大鋼盆之類的。況且他親愛的愛人是以懶惰無氣力出名的,這種小事什麼時候輪得到他!?
  
  
  因為南優賢的事就是金聖圭的事,金聖圭的事就是南優賢的事,所以他必須非常配合地來幫對方做餅乾。
  
  而一開始聖圭說是要優賢幫忙,其實金隊長根本就是抱著手站在旁邊耍耍嘴皮子罷了,什麼事都沒做。
  
  
  
  


  
  
  在廚房忙了許久,蓬頭垢面地完成看起來色香味俱全的小西點,優賢覺得自己放進的心力讓他可以在餅乾上寫上「南優賢製」,可是為了避免被趕出房間的可能,他還是必恭必敬地向他的愛人殿下獻上貢品。
  
  看著自家隊長兼愛人興沖沖地接過餅乾,放進超大的禮物盒跟其他禮物放在一起,優賢的心愈來愈沉。
  連自己默默地嘟起嘴來都不知道。
  
  這太過分了!分明是偏心!
  
  
  
  
  
  
  
  掛在牆上的時鐘愈來愈靠近午夜十二點,聖圭也愈來愈坐立難安,在房間裡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來走去讓優賢頭都開始暈了起來。
  
  離9/3還有兩分鐘,聖圭打開自己房門走到成種房門前,敲了幾下房門,沒反應,又再敲幾下,還是沒反應。將手搭上門把準備打開時,卻被另一隻熟悉的手擋下。
  
  「好了哥,把禮物放這裡就好了。」
  
  「呀!南…唔…」
  
  被摀住嘴的聖圭被強行拖回房間,完全沒有抗議的餘地。
  
  
  
  
  
  
  
  
  
  
  
  
  「哥…不可以開電腦…上次我生日你也沒有第一個給我推特祝賀…」
  
  「哥…不可以瞪我…你忘了餅乾誰做的嗎…」
  
  
  
  
  
  
  「哥…不可以亂動…這樣會留下痕跡的…」
  
  「哥…你只能把我放在第一位,其他人都不行…」
  
  「哥…真希望你眼裡只有我…」
  
  雙手及右腳都被捆綁在床上,被情慾主宰的聖圭仰著頭接受規律的撞擊,快感讓他連呻吟都吐不出來,只能直盯著上方喘著氣滴著汗水的人。
  
  看著愛人眼中映滿自己。
  這時候的優賢就會心甘情願承認他就是又小氣又吝嗇又愛嫉妒。
  
  
  
  
  
  在情事過後精疲力盡睡去的聖圭耳邊,優賢輕聲的說。
  
  「你是我的。」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