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翻譯出來的題目 實在太喜歡就寫了這篇
  全慎…不喜請離開囉TAT
  
  
  
 
  
  
  
  
  
  
  全身赤裸的金聖圭雙手被領帶束縛在床頭,身體跪趴著,臀部翹起雙腿大開地被南優賢玩弄著。
  
  
  南優賢毫不憐惜地將手指深入穴中,擁擠的行程讓本來就緊窒的器官更加緊縮,但是他不急不徐地摳弄讓後庭漸漸放鬆下來,甚至分泌出液體,滋滋作響的水聲迴盪在不算空曠的房間,染上淫靡的氣息。
  
  
  「哥果然是名器啊…才一根手指呢!就那麼濕…」
  
  
  「呼…哈…快點放開…嗯…」金聖圭拼命扭動自己的身軀,趕快逃離是他唯一想法。
  
  
  帶著游刃有餘的微笑塞進兩根手指,激烈的擴張動作讓受痛的金聖圭反射性縮緊甬道。
  
  
  「哥好急呢…夾得那麼用力…」
  
  
  「啊…不要…不要…好痛……嗚…」如此羞恥的動作。
  
  
  「哥騙人…都濕到滴下來…」
  
  
  抽出手指,體液滴滴答答地從指尖流下,把屬於身下人兒的液體盡數塗抹在那圓潤的臀瓣,美麗又暴露的景象,讓人喉頭灼熱。
  
  




  把充血過度的硬挺一次沒入,充滿皺摺的摩擦包覆讓南優賢滿足地低吼,裡面的溫度很熱很燙,像是可以融化任何東西,包括他。
  
  
  不讓金聖圭有適應的時間,抓住腰窩奮力地抽插著,讓金聖圭被撞得身體直往前傾,又被抓回更深的貫穿。撞擊的節奏只有更快沒有更慢,每當金聖圭有任何疑似逃離的動作,下場就是更重的懲罰。
  
  
  「哈啊哈啊哈呵…優…優賢…不要…我…不行了…」麻癢的感覺讓金聖圭快要崩潰。
  
  
  「哥說什麼……?我沒聽到。」
  
  
  南優賢每次挺進都頂到金聖圭最敏感的地方,一下比一下更重,一下比一下更快,穴內愈來愈濕,讓南優賢每次推進更加深入。金聖圭全身泛出薄汗,快感已經讓他的雙眼失去焦距,臉色紅得像是要滲出血來,口中還吐著不成句的呻吟。
  
  
  
  弓起的身子、拔高的呻吟,穴內激烈的痙孿是金聖圭要高潮的前兆。
  
  哭叫一聲,沒有前面的刺激,光是搗弄甬穴就讓金聖圭顫抖著射在床單上。
  
  
  



  
  
  
  高潮後的金聖圭意識朦朧,理智迷亂,後穴填塞的是南優賢脹大的欲望,刺激他已經快感過度的神經。
  
  
  南優賢扯下捆綁住金聖圭的領帶,用力將金聖圭的頭轉過來與自己同樣乾澀的唇瓣相濡以沫,舌頭激烈糾纏。瘋狂的吻瘋狂的撞擊,剝奪金聖圭殘存的理智。
  
  
  「嗯阿…哈…賢…賢…我愛你…嗯…」分開了唇,金聖圭喘息著輕喃。
  
  
  



  
  南優賢霎時像被雷打中般,一股熱流自後腦沿著脊背穿過,他射了
  
  
  只因聽到了一句我愛你。
  
  
  


  
  
  
  輕柔地撥開金聖圭汗溼的瀏海。
  
  「哥,你那倔強的嘴才是真正的名器。」

 



 

好吧……我只是想表示…金聖圭的嘴超厲害的(勿想歪XD)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