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圭 慎
  
  


  
  
  雖然Pipedreamer不是沒有開過演唱會,可是這次演唱會的計畫他們作的是戰戰兢兢。
  畢竟是小公司,開開小演唱會或是粉絲見面會倒是不成問題,但這次要登上的可是蠶室體育館,那就不同凡響了。
  
  要籌備演唱會又要趕著在演唱會前做出一首能夠發表的新歌,弄得團員們是焦頭爛額。東雨每天下了日程下了練習,又趕忙窩進工作室創作,常常掛個黑眼圈出來。團員們看東雨這樣很是心疼,要他不要壓力太大放鬆一點,可是東雨很是固執不肯聽,就算聽了也當耳邊風。
  
  於是聖圭也義不容辭地跟著窩進了工作室,幾天繁忙的日程加上壓力的轟炸,每個團員都是面有菜色,而他們親愛的主唱與貝斯則是關在工作室直到天現魚肚白才回宿舍。
  因為都是熱愛音樂,有心裡的話想要告訴大家,想讓大家聽到自己的聲音,所以才會奮不顧身地投入,所以就算掉落低谷也不曾放棄。
  
  『明明已經瀕臨極限,為何還要這樣繼續呢?笨蛋人類…』
  
  在圭圭的心裡,這明明是一個簡單的事,只要找個能幫忙的人就好了。
  例如李浩沅。
  
  但是浩沅與東雨從那次之後似乎就非常少聯絡,就連偶爾在應酬場合上遇見也是禮貌性地打個招呼,並沒有更多的交集。
  可是圭圭總有種直覺,李浩沅沒那麼簡單就放棄,絕對。
  
  
  他思考了一會兒,像是決定了什麼事,便悄悄地掐住聖圭的意識。
  當緊皺的眉頭鬆開,緊閉的雙眼再次睜開,美瞳隱隱透出的紅光表示了什麼。
  
  
  聖圭拿起手機,滑動螢幕找到那個人的電話。
  
  「喂…我是金聖圭…」
  
  
  
  
  
  
  
  
  聖圭獨自搭著車到了一個大樓底,按下對講機講了幾句話大門就打開,他被允許上去。
  
  到了屋子門前按了門鈴很快就有解開門鎖的聲音,還花了一些時間才打開隔在兩人之間的重門。
  
  『真是疑心病的人…』聖圭看著門上道道重鎖自顧想著。
  
  踏進屋子聖圭環顧四周,不大的空間卻有著舞蹈室與工作室,果然不是一般人思考,有著很強的排外感,牆壁是象牙白色與紫色為主的室內佈置相輝映,有些冷色調讓這個只有一個人住的空間感覺更加孤獨了。
  
  
  


  
  
  浩沅倒了一杯溫開水給聖圭,倒溫開水這件事對於有繁忙行程的樂團主唱是很體貼的行動,因為他們並不是什麼溫馨的關係所以聖圭有些驚豔。
  
  把客廳桌面稍微整理一下,浩沅繞過茶几坐在另一張雙人沙發上。
  
  「哥怎麼突然來找我?有什麼事讓您特地上門。」
  
  「我想請你幫我們作一首歌,演唱會上要發表的,很急。」聖圭想說也不用多廢話,單刀直入地說了。
  
  「為什麼?排隊拿高價要我寫歌的人那麼多,你憑什麼?你有什麼可以給我的嗎?」浩沅覺得被作這種要求有些生氣,連敬語都省略。
  
  
  「我…」
  
  聖圭沒說下去只把襯衫釦子一顆顆解開,露出白皙的胸膛。胸口跟鎖骨都有如花瓣般的點點粉色痕跡,怎麼看都像是剛印上去的,浩沅看著有些發懵。
  
  「這是東雨留下的痕跡喔…」聖圭淡淡地開口。
  
  浩沅空白了一秒,瞳孔同時劇烈地收縮,雙眼暴出血絲,胸口因發怒劇烈起伏。突然他猛地壓制住聖圭,大力地攫住他紅豔的薄唇,不想再聽到任何一句話從這唇中吐出。在狂亂之間浩沅突然想起東雨那豐厚的唇瓣,在腦裡多少次幻想親吻它的感覺,但他只能在聖圭的薄唇上尋找餘溫。
  這種模樣竟然讓聖圭感覺有點開心,雖然團員們對他也有需求,但是不得不說這種粗魯不留情的對待他也蠻喜歡的。
  
  浩沅一面撚吻聖圭的唇雙手一面胡亂地撥開聖圭身上的衣衫,聖圭原本就微敞的襯衫領口已經被褪到背後,露出整個香肩,上面滿是吻痕,有深櫻色的也有淡粉色的,暗示前人的激情。
  
  雖然聖圭已經有作這檔事的準備,可是對上浩沅那深邃看不見底的黑瞳,還是不免有些害怕,顫抖的身子被浩沅一把抱住,充滿男子氣的臉龐靠上他的頸窩,用鼻尖輕搔鎖骨,嗅聞聖圭的味道。聖圭肌膚上浮貼著溫醇的木質香味,就跟東雨的一樣。
  
  想到這裡,浩沅忍不住張口狠咬住那泛著光澤的肩頭。
  
  「啊———」聖圭吃痛地尖叫。
  
  聽到聖圭呼痛浩沅反而有一絲絲快感,不但沒放開反而咬得更緊,直到隱隱滲出血絲才罷休。離開聖圭的肩頭用眼睛去確認,看到那吻痕的周圍留下了自己的齒痕,浩沅在心裡默默冷笑,這是你的代價。
  
  因為剛剛的暴行發洩了浩沅一些情緒,現在的浩沅反而神智很清明很理智。他冷酷地捏住聖圭滲出薄汗的下巴,拉近自己重新吻上那因痛而泛白的薄唇,這次不是直接狂暴性掠奪而是像是對待獵物一樣抱持著警戒小心翼翼地啄吻,感受到聖圭緊繃的身體漸漸放鬆下來浩沅才加重這個吻,讓它變得綿密而悠長,看著聖圭的臉從蒼白染上一點緋色,浩沅居然莫名有成就感。
  
  
  
  



  
  浩沅一手緊緊抓住聖圭的手腕讓他不能逃脫,一手拉起茶几上蜿蜒的電話線,把聖圭的雙手綁起高舉過頭,他的襯衫釦子已經沒有一顆是在它該在的位置,細緻的腰線讓聖圭的魅惑表露無遺,小腹很平滑,沒有什麼明顯的肌肉,摸起來卻很緊實有手感,有些低腰的卡其褲讓髖骨上緣露出,明明是偏骨感的身材,但是浩沅卻覺得有張叫情慾的網緊緊地網住了自己,口乾舌燥。
  
  把聖圭按壓在沙發上,舌頭貼著臍眼上方凹陷處緩緩往上,聖圭弓起身子承受刺激,那感覺既舒服又酸癢,不能形容的感覺。舌頭經過心窩處繞圈打轉,把心窩處弄得濡濕,唾液接觸到空氣變得些冰冷,聖圭開始不安地掙扎,浩沅將大掌撫在聖圭的胸前,溫溫熱熱的感覺撫慰了不安的人兒,浩沅用拇指食指輕輕揉捏因冷而挺立的乳蕾,讓它在自己手中綻放。
  
  「啊…哈……」乳尖受到浩沅輕搓慢捏,那種酥酥麻麻的快感從頂端一直傳到肩窩,沿著頸筋一路往上,一跳跳地戳刺腦中的快感神經,引起聖圭的歎息。因為身體過於敏感的關係,原本嫩白的肌膚整個蒙上一層淡粉,溼潤的眼睛微微閃著奇異的光芒,看起來既魅惑又誘人,哼哼的鼻息像是在拒絕又像是在邀請。
  
  一面舔舐紅腫的乳珠,浩沅一面用有些粗糙的大掌掌心摩擦另一邊的,高熱與胸口肌膚隔著極少的距離,讓聖圭體內的渴望更加上升,挺起身子想要觸碰熱源,浩沅卻故意將手掌向上移開,如此反覆幾次,聖圭整個身體已經離開沙發直立起來。
  
  『喔~還真是淫蕩的哥啊!』
  
  手臂繞到背後箍住,舌頭還不放過聖圭,不停地在兩朵乳蕾間吸吮徘徊,聖圭被挑逗得身體像魚一般不停扭動,下身也不安分地翹起,挺出一個曖昧的帳篷。
  
  浩沅一面舔著聖圭的耳垂,溫熱的鼻息不停呼著,讓聖圭臉頰更紅了,浩沅手不停歇繼續往下解開褲頭鈕扣,手伸進臀側撫摸聖圭緊實的翹臀,一面摸一面褪下褲子,而他手掌經過的地方都像火燒一樣炙熱。
  
  跟團員們不同的地方,浩沅身上有很濃重的男性荷爾蒙,竄進鼻腔就連性冷感的人都會感到灼熱,聖圭感到自己有前所未有的欲望,想要被浩沅擁抱,緊緊地。
  
  浩沅看著聖圭已經光裸的下半身,果然連白晰的大腿內側也是滿滿的粉色印痕,像是洩恨般握住那已經直立的柱身,舌頭伸出舔舐下方敏感的小球,手也沒閒著上下搓動。感受到聖圭即將要釋放浩沅卻狠心地停下,將粗硬的手指向後伸進了幽秘的小穴。
  
  進入的過程沒有浩沅想像中那麼困難,理應乾澀的甬道卻充滿水潤,手指推進還能感到潤滑的包覆,膜道自動地吸吮他的手指,不難想像如果換成自己的欲望進入會是怎麼樣舒爽的感受。沒考慮對方的感受,強硬地伸進第二指,勉強撐開甬道,旋轉手指摳搔尋找著敏感點。
  
  聖圭突然身體整個彈跳了一下,驚喘連連,浩沅知道似乎是這個地方便又故意去摳弄那處,原本黏膩的呻吟變成高亢的驚叫,嘴唇微微發抖,眼眸完全失焦。浩沅趁機將第三指放入擴張,不然要是換成自己的進入,不但對方會受傷自己也不好受。
  
  
  



  
  
  等到把整個甬道都摳摸到周圍濕軟,水亮的淫液溢流到手掌,沾得浩沅整手都是。飛快地解開褲頭,把自己燙熱的欲望掏出,對準溼黏微微開嘴的穴口猛然推進。
  
  「哼嗯———」巨大的陽物就這樣全部進入,整個甬道被塞得滿滿的,原本這樣粗魯的動作是會讓聖圭脆弱的器官受傷的,但是幸虧前戲已經把聖圭撩撥地幾近高潮邊緣,擴張也作得足夠,所以聖圭僅僅只是覺得開始有些適應不過來,但是疼痛馬上就被渴望淹過,發紅的眼眶可以表示他現在的激動。
  
  狐狸化的聖圭真的不平凡,炙熱的甬道開始緊緊吸住浩沅的巨碩不放,收縮吸吮讓浩沅沒動就能感受向上天堂一般的快感,讓在過程中一直很安靜的浩沅爽得忍不住低吼,抓緊聖圭的腰肉就是一頓猛撞。
  
  浩沅雖然不是那種特別粗大的,但是前端特別腫大,長度也非常人的尺寸,每次都是退到幾近穴口又全部推入,敏感點就這樣被粗魯的摩擦,引出了聖圭的吟叫。
  
  「不…不行…太…太舒服了…嗯啊———」
  
  也許是聖圭蕩漾著春情的臉龐抑或是甜膩嬌嬈的呻吟,浩沅覺得欲望不但沒因進入而稍稍緩解,反而更加膨脹,讓他加快腰部的動作,一下一下都快狠準地頂到聖圭的敏感點。
  
  聖圭身上的春潮被浩沅頂了上來,快感累積得很快,眉頭也因此緊鎖,理智隨著身上的汗水一點一點蒸發,浩沅的每次頂撞都能引起甬道裡輕微的痙孿,甬道收得更緊密,衝撞就更放肆。酸麻的快感尚未消退,下一波的衝擊又接上來,讓聖圭喘得透不過氣。
  
  「嗚…拜…拜託…不要頂…不…嗯啊啊啊——」聖圭的聲音已經不像是呻吟而像是嗚咽。
  
  浩沅哪有那麼容易放過他,是聖圭自己來求人的,那他就讓他求個過癮。抓起原本還在自己腰上的雙腿往聖圭胸前壓,股間接合的地方大開,可以清楚地看到穴口周圍沿流的水液,把自己更用力埋進,這個姿勢更能輕易頂到聖圭最脆弱的弱點。抵著聖圭的膝蓋浩沅像打樁一樣強硬而且規律地把自己深深撞入再退出。
  
  「不要了…不要了…嗚…嗯阿…拜託…」聖圭大聲地呻吟,身體不停地扭動掙扎,快感把他逼進崩潰的懸崖,彷彿下一秒就會死去般,除了嗚咽呻吟求饒之外,他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看到聖圭在自己身下求饒的樣子讓浩沅充滿征服的成就感,『東雨喜歡你,你卻在這裡跟我上床,我們這樣詭異的關係,你怎麼想?』瞳孔因為毀滅性的快感而燃燒,浩沅覺得自己跟聖圭都已經入魔了,在性愛中。
  
  因為過於頻密的撞擊,兩人都瀕臨爆發,聖圭覺得小腹的肌肉開始抽跳,後穴也瘋狂地絞吮著浩沅,浩沅被夾得太緊快感衝上頂峰,一股熱流就這樣噴泄在深處,聖圭也嘶啞著喊聲高潮。
  
  


  
  
  
  
  浩沅看著高潮過大汗淋漓的聖圭,全身不但沒有出汗難聞的味道,反而有股像花又像蜜一般的香味,繚繞他的四周,明明才剛消下去的欲望竟又悄悄地站立。接下來的動作幾乎沒有思考,浩沅鬆開聖圭的雙手,攔腰抱起聖圭往臥房走去。
  
  把脫力的聖圭放在大床上,呈現俯趴的姿勢,拉高有點微翹的臀又把自己深埋進去,就這樣不顧聖圭的意願自顧自地抽撞了起來。
  剛高潮一次的男人更不容易射出,這次的過程足足拉到一個小時,聖圭被快感衝擊到昏去,又被快感刺激到驚醒,不停重複這樣的過程,浩沅在聖圭股下墊了枕頭方便自己頂撞,聖圭只能一下嬌喘一下低吟,更多的時候是低聲的嗚咽,好不可憐。
  
  就這樣整整做了一夜都沒有停歇,直到浩沅再一次低吼中噴出稀如水的體液,兩人才獲得休息。
  
  
  
  
  
  
  


  
  
  
  
  早晨在有另個人的體溫中醒來的感覺很奇特,浩沅茫然地看著床上昏睡的人,昏沉的腦袋像是生鏽的齒輪一樣一點點拼湊昨夜的過程。
  
  李浩沅喜歡張東雨,張東雨喜歡金聖圭,金聖圭跟李浩沅上床。
  
  霎那間有滿滿的水氣襲上了他的眼眶,被靈感與感傷衝擊的腦袋跳出滿滿的音符,浩沅眨了眨眼睛把水氣關回眼眶,他深吸一口氣提筆。
  
  
  
  
  
  
  
  過了兩天,經紀公司收到一首新歌,來自於李浩沅所屬的公司。
  
  對於Pipedreamer是嶄新的曲風,但卻意外地合適。
  
  名字叫Only Tears,只餘眼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