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廢話很多很長的肉TAT
  
  
  
  
  
  
  
  
  
  
  
  看著從更衣室出來的人兒,優賢心情好得不得了。
  
  他們做了一個約定,今天聖圭一整天只能聽話照做,不能反抗。所以優賢提了一個自從與聖圭交往之後就一直躍躍欲試的要求。
  
  雖然聖圭聽到要求的內容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拔面前人的皮喝他的血,可是想到自己一時的放肆被對方抓住了小辮子,只能乖乖吞下眼淚,任人魚肉。
  
  
  
  
  
  
  
  
  聖圭現在身著日本漫畫裡常見的女僕裝,黑白配色,蕾絲頭箍,歐式方形領口,荷葉滾邊蓬蓬裙,彆扭地掛在聖圭勻稱的骨架上。原本穿起來是很可愛氣質的感覺,穿在聖圭身上不知道為何總有一種禁欲的情色感。
  
  聖圭走出更衣室時對衣服東拉西扯的,裙子太短太蓬讓他覺得很羞赧,裙下筆直修長的腿瑟瑟發抖,整張臉都紅透了,白皙的前胸也漫延撲撲的粉紅,整個人像是剛摘下的蘋果,發出青澀甜美的芳香。
  
  優賢高興極了,但是他沒有像平常一樣,嘩地圍到愛人身邊使盡油膩本事,他不打算太快就享受完今天的女僕圭,他想看看愛人的更多面向。
  
  聖圭看優賢直盯著他卻不說話,心裡有些急了開口便說「優…優賢…?」
  
  優賢向沙發後躺去,揚起邪佞的微笑。
  
  「聖圭,不能叫優賢,要叫我優賢主人。」
  
  聽到這句話聖圭瞇起雙眸狠瞪了優賢一眼,但是看到優賢好整以暇的可惡笑容,他只好乖乖照做。
  
  「優…優賢主人…。」
  
  優賢聽了之後非常滿意,唰地站了起來,揮了揮褲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
  
  「聖圭,我餓了,我想吃義大利肉醬麵。」
  
  
  
  
  
  


  
  
  廚房裡聖圭不熟練地操作廚具,優賢側身靠在廚房門邊看著。時不時還出聲指示操作步驟。
  
  「聖圭,那個洋蔥要先炒香!」
  
  「……」
  
  「聖圭聽到不會回答嗎?嗯?」
  
  「是…優賢主人…」
  
  看著背對著自己的纖弱身影,肩膀有點僵硬,優賢心裡偷笑,自己在對方心中一定是被罵翻了,如果可以聖圭可能還想給他幾腳。
  
  
  


  
  
  
  
  
  優賢端坐在餐桌旁望著聖圭忙進忙出,一下鋪桌一下擺盤,一下端餐一下倒酒,忙得不可開交。而優賢只是像個少爺坐在那邊,令聖圭為之氣結,明明平常這些事都是優賢在做的,自己偶爾幫忙,才不像現在的優賢,手都斷掉了腳也斷掉了,動也不動。
  
  氣悶的聖圭放下湯碗時手勁重了些,哐噹一聲,湯翻在優賢手指上。
  
  「啊!優賢!快去沖水!」
  
  抓著優賢的手腕就要帶著他去水槽沖洗,可是優賢卻一動也不動。
  
  「不用,舔一舔就好了。還有,我不是要你叫我主人。」
  
  說完還把手指往聖圭的嘴邊湊。
  
  聖圭只能硬著頭皮捧起優賢的手,小心翼翼地舔舐燙傷的地方。他原本只覺得濃湯鹹鹹的,後來舔著舔著發現這是一個引人遐想的動作,他又臉紅了。
  
  優賢瞥見聖圭掩飾害羞的樣子,可愛得不得了,想要捉弄他。
  
  「聖圭我手很痛,你餵我。」
  
  說罷還用下巴指了指盤子。
  
  
  
  
  
  
  
  


  
  不知道為什麼優賢明明剛剛在吃義大利麵,現在自己卻變成主餐,這是聖圭意識還清醒時的想法。
  
  被吻上的一霎那,聖圭還想推開面前的色狼,可是想到約定手又放了下來。下巴被用力捏住,牙關被硬生生撬開,舌頭長驅直入。
  
  所有的空氣與聲音都被奪去,只能被動地接受熱切的吻,等到嘴唇都變得水潤紅腫,優賢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氣息凌亂眼眶溼潤,接吻後微嘟的嘴唇讓聖圭看起來十分可口。
  
  幾乎是不用思考就把聖圭整個人打橫抱起,往新添購的大床上放。
  
  因為聖圭太瞭解南優賢,所以他早就知道有這樣的結果,,當他準備褪下身上的服裝時卻被優賢按下。
  
  「聖圭穿這樣很好看,我很喜歡喔!」
  
  馬的,這時候就那麼真摯,害他臉紅了。
  
  
  
  
  


  
  
  
  
  「聖圭拉好…不然叫你用嘴咬喔…」
  
  聖圭羞恥的極限今天一直不斷被優賢挑戰,一開始就要聖圭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後拉開領口埋頭吸吮他敏感的蓓蕾,舔得他全身酥癢,現在還要他把裙襬掀起方便優賢玩弄,雖然很不想,但是他還是照做了,沒辦法他身不由己。
  
  優賢上下擼動聖圭的青芽,可愛的裙襬下藏著已經腫燙的男性象徵,有種矛盾的美感,看起來很情色。想到這裡,優賢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真的很想趕快吃掉這隻女僕圭。
  
  不屬於自己的手的觸感很奇妙,比自己來還舒服,聖圭頭向後仰起,發出像是嗚咽一般的喉鳴。原本抓著衣服的手指抓得更緊,指節泛白。快感攻頂聖圭完全堅持不了,不一會兒就解放出來,糊得優賢一手溼黏。
  
  優賢的手繞到背後,藉著聖圭自己的液體進入甬道,潤滑緊澀的蜜穴,也順便找尋最舒服的那一點。靈活的手指悠遊在溫熱的膜道,異樣的感覺使聖圭皺起眉頭。為了讓對方感到輕鬆,優賢啃上他誘人的鎖骨,成功移轉他的注意力。
  
  「嗯…嗚…嗚嗚嗚…嗯…」該死的傲嬌金聖圭,就是不肯放聲呻吟。
  
  聖圭不知道,愈壓抑就愈讓人想要弄壞他,所以優賢想到了一個新玩法。
  
  
  
  
  
  
  
  
  
  
  
  
  現在優賢斜躺在床上,帶著饒富興味的眼神看著聖圭。
  
  聖圭用漂亮的膝蓋抵著床,蹲坐在他的胯間,原本穿得好好的女僕裝拉鍊已經一半被拉開,露出光裸的肩膀線條。脖子喉結鎖骨斑斑痕跡,像是美麗的桃花瓣印在雪白的肌膚上。
  
  他正在嘗試把優賢火熱的堅挺放入自己體內。
  
  聖圭從來沒有做過這種事,他撐著身體找尋最適當的角度,額頭滲出薄汗,喬來喬去弄了老半天還是做不到,怨恨的眼神往優賢掃了過去。
  
  優賢知道聖圭想說什麼,可是他故意不開口也不動作,他想要看看平時傲嬌的聖圭會怎麼辦。
  
  「優賢!」看到像沒事人一般的優賢,聖圭有些氣急敗壞。
  
  「怎麼了聖圭?有事拜託人可不是這種口氣喔~」
  
  「…………………………優賢主人…拜託你…」聖圭真的覺得很丟臉,居然會想要優賢想要到開口請求,一張臉紅得要滴出血來。
  
  「親愛的聖圭,你要拜託我什麼要說清楚,不然我不懂呢~」
  
  「…優賢主人…我…想要…」聖圭已經害羞到話都說不清楚,愈說愈小聲。
  
  不等聖圭說完,優賢抓住聖圭的腰部,漲得紅紫的火熱對準洞口一個挺身便戳刺進去,一下就頂到最深處。
  
  「哈啊————」
  
  膜道內的皺摺被完全撐開,前端腫大的部份摩擦著最敏感的地方,有時輕輕頂撞,有時大力抽插,聖圭跨坐著上下擺動,光潤的臀微微翹起,迎合優賢狂野的律動。
  
  現在的聖圭已經不管什麼矜持,快感佔領了他的腦袋,理智全都丟到一旁,只能遵照著原始本能攀登快樂的高峰。
  
  「主人…主人…優賢…主人…啊啊…爽…嗯哈……」
  
  聽到聖圭在神智不清的時候叫自己主人,優賢比平時還要興奮,下身更加腫脹,滿腦子只想更加寵愛身上的這個人。
  
  聖圭不知道優賢的心思,他雙手改抵著優賢的腹肌,賣力地把自己拔起又坐下,引導優賢碰撞自己的敏感點,爽得呻吟連連。
  
  沒有哪個男人抵擋得住主動的情人,尤其這還是面色潮紅含淚浪叫的小女僕。
  
  雖然視覺上非常享受,但是優賢還是想搶回主導權,而且也不會讓他最愛的情人太累。抱起近乎失神的聖圭,把自己迅速撤出,翻身,又進入那溼潤的小穴。
  
  「唔——」
  
  把聖圭的雙腿抬到自己的肩上,這是最深入的姿勢,每次都能讓聖圭欲仙欲死,是優賢很是喜歡。跟聖圭打個招呼,表示自己要開始衝刺了。
  
  狂暴的撞擊一下下都頂到最深處,快感從下身蔓延到四肢,腦袋昏昏沉沉,只能環著優賢的脖子,迎合承歡。
  
  「啊啊啊———主人…不要……哈啊…嗯嗯………」
  
  經過長時間的刺激,聖圭的敏感早就又高高翹起,滲出透明的黏液,已經瀕臨邊緣。幾十下的衝撞過後,後穴的肌肉猛然收緊,聖圭快要到了,優賢強力地擺動腰部,累積最後的高峰,然後與聖圭一同噴射出來。
  
  
  .
  .
  .
  .
  .
  .
  .
  .
  .
  .
  .
  .
  .
  .
  
  
  
  優賢滿意地看著自己的作品,才貼到FANFICTION網站不到幾分鐘,就已經有好幾個回覆。
  
  『聖圭oppa太性感了!我都噴鼻血了!!!』
  『優賢oppa不要讓聖圭oppa太累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女僕圭!!』
  ……
  ……
  ……
  
  
  哼,創作能力他南優賢也不會比INSPIRIT差,而且他更瞭解圭哥呢!
  
  沈浸在虛榮心裡的人被喊聲打斷。
  
  
  「優賢~~~我換好了~~」
  
  
  回頭大喊。
  
  
  「哥我來了~♥♥♥

 



 

這個就是妹斗圭啦~~~
小夜的妹斗圭設定太善良了我寫不出來(喂)

 

哎亞的習慣是…午餐吃很飽 早餐吃很好 晚餐吃很少 不吃宵夜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