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慎 烈圭種圭有
  

  
  
  

  
  
  
  
  
  清晨聖圭扶著抽痛的額醒來。
  
  『我又在哪啊…』
  
  看看周圍,一條長腿跨在他的大腿上,一隻手臂掛在他的胸膛上。
  
  『唔…又睡在他們房間了…怎麼我沒…咦?』
  
  後知後覺的聖圭現在才發現自己全身是赤裸的,身上斑斑紅痕,看起來像是新印上去的,八成是昨夜…昨夜?
  
  緊張的聖圭連忙提氣收縮下身敏感的部位,不意外地還有些溼潤,他果然昨天又…
  


  
  
  
  

  「哥怎麼醒了不叫我。」
  
  成種原本好好放在聖圭身上的手臂改成環緊他,將聖圭拉進自己溫熱的懷抱,唇貼上聖圭的額際。
  
  「哥早安~。」
  
  聖圭對於自己這樣被最小的弟弟這樣寵膩般的對待真切地不習慣,扭啊扭地想要抽離。
  
  「哥別動,你不知道早上的男人禁不起刺激嗎…」成種涼涼地警告聖圭,手也不安份地向下滑去。
  
  男人本來早上就容易晨勃,聖圭被成種的大手不停撩撥更是無法忍受,兩隻手抵在成種的胸口,想要推開他。
  
  「不要…」
  
  「哥真是奇怪,昨晚還一直說還要還要,要我們不要停呢!」
  
  聽到成種這麼說聖圭楞了一下,整張臉都漲紅了,他怎麼可能說這麼羞人的話!?後來隨即想起應該是圭圭幹的好事,難怪自己對於昨晚一點印象也無。
  
  「哥的身體…很棒呢…」
  
  「我!唔…」
  
  聖圭剛組團的時候這個弟弟還青澀羞怯地叫他哥哥,現在已經成熟足以稱之為男人了。溫暖的大手扶著聖圭的後腦杓,嘴唇貼上一下輕輕舔吻一下轉為激烈的濕吻,唾液交換的水聲似乎吵醒了另外一個人。
  
  「噎~成種你怎麼可以自己偷來啦!我是哥耶!」
  
  成烈屬於蠻淺眠的人,床上人這麼大的動作當然容易驚醒他,醒來準備開罵時卻發現弟弟居然搶先佔有圭哥,這口氣說什麼也嚥不下去。
  
  其實一開始成烈對於他們的隊長兼主唱是沒什麼興趣的。但是自從那次表演之後他總覺得他的隊長猶如脫胎換骨一般,不但唱歌變了,外型變了,連態度也變了。以往討厭與人有肢體接觸的聖圭哥居然開始可以跟他們打打鬧鬧,或是興致一起就倒在誰的腿上或是背上,若有似無的撩撥讓他們心頭癢癢。
  
  藝人的生活有時候是很枯燥的,與圈外人交往怕仙人跳,與圈內人交往更是複雜,但是與朝夕相處的成員就沒那些繁雜的問題,成烈的腦袋有時候想得就很直白很簡單。
  
  在繁忙的日程中找一些類似戀愛的快感。
  
  
  



  
  
  成種含住聖圭的乳尖,看它從柔軟變得挺立,紅腫的程度代表它的興奮,輕輕彈了一下敏感的頂端,聖圭的身體也跟著彈了一下,嘴中細微的呻吟也變為尖叫。成種非常滿意隊長這樣誠實的身體,不但白嫩彈性,嘗起來也是前所未有的美味。
  
  將手指探入帶有昨晚留下液體的穴內,不意外地能夠順暢地滑動,慢慢地將其他兩根手指一起放入,聖圭沒有皺眉也沒有喊痛,反而露出一種早該如此的表情,看起來更是淫蕩,誘人得不得了。
  
  成種用細長的手指一節一節地在穴內滑動,把皺摺一絲一絲撐開,聖圭覺得他甚至能夠感受成種彎了哪一個指頭,這種太刺激的感受,自從與圭圭簽訂契約之後他就一直有這種感受,聽覺變好了,連聲帶振動的幅度也能清楚抓住界線,當然在性事上就是感官無限放大,舒服的更舒服,刺激的更刺激,總是讓自己無法脫身,不停索求。
  
  「不…不要了…快進來…」這種程度的搔弄不過是隔靴止癢,聖圭想要更粗長的搗弄。
  
  成種如往常一般帶著如少女般的微笑,擺弄著火熱戳進了聖圭開闔的穴口,臉上還是那不明意義的笑,纖瘦的身體配上毫不相稱的猛力擺動,任誰也覺得矛盾。
  
  可是聖圭覺得很舒服,無論是成種握住他腰際的大手還是身後那正塞在他體內的粗大性器,他都很喜歡,所以他主動翹高屁股方便成種快速的進出。
  
  成烈其實知道他並不是愛他的隊長,他只是喜歡這種氛圍,他喜歡搶弟弟喜歡的東西,所以不知不覺就成為這樣的關係—他與成種與聖圭的三人行。
  抬起因為快感襲擊而掛著淚水的聖圭,將自己因為眼前淫靡景象而叫囂的欲望塞入他微啟的小嘴,太過突然還讓聖圭稍稍嗆咳了一下。
  
  聖圭沒有推拒,用手握住,柔軟的舌頭輕輕慢慢地舔了起來,把舌頭繞過莖幹上突起的青筋,青筋被舔壓時還一跳跳的,彷彿活了起來。又把舌滑過柱頭下凹陷處,環繞式地舔了一圈,又用舌面突起摩擦柱頭最敏感的地方,來回舔舐,像是在舔冰淇淋一樣。一邊舔還把頭仰起,紅通通的臉龐正對著他,一雙溼潤的狐狸眼閃爍的不知是欲望還是其他什麼,反正就是一臉不管手中的是什麼都超好吃的表情,這樣不是更引人犯罪嗎…
  
  感受到手中的欲望又更脹大了些,聖圭把它重新納入口中,和著身後強力的律動吸吮著。而成烈似乎不只想這麼簡單就放過聖圭,擺動著腰,不停地在聖圭口中戳刺,好像完全不管那是不是個適合接受這種事的器官,反正現在他只想得到快感。
  
  被頂到喉頭的感覺很不舒服,聖圭原本溼潤的眼角更是迸出大顆大顆的淚水,成烈也沒管那麼多,只覺得聖圭溼熱的口腔讓他快意直衝腦門。
  
  甬道內的敏感點多次被刺激,讓聖圭忍不住噴出白精,滴滴答答落在床單暈濕一小片,後穴連帶的收緊讓幾近高潮的成種更是忍不住低吼,大力衝刺後在腦門酥麻的感覺中釋放。
  
  依依不捨地退出甬穴牽拉出一股白濁液體,沾滿周圍恥毛,很色又很美。成烈看見成種結束了便招招手示意換人。
  
  把有些癱軟的聖圭轉成仰躺得姿勢,把腿大大分開,成烈又再次把已經脹得青紫的性器沒入甬道內,扶著骨盆就是一陣狂暴的抽插。
  成種雖然已經高潮了,但還是本著服務的精神握上聖圭再次勃立的地方上下擼動。
  
  他們就這樣互相交換,又做了好幾輪,把本來就體弱的隊長作到再次放倒,進入過度刺激後的深眠。
  
  
  
  


  
  
  等聖圭再次從深眠裡醒來,兩個兔崽子早就不見蹤影,他想著果然是最鬼靈精怪的兩個孩子,跑的跟飛的一樣。他又看看時間發現已經近乎傍晚,不下床約好的時間一定會遲到,便急忙下床洗漱。
  
  
  洗漱完,聖圭全身清爽地從浴室走出來,就碰到剛回家的明洙。
  
  「哥你起來啦,要吃晚餐嗎?」
  
  聖圭是很感謝弟弟的關心,不過他得出門,不能陪弟弟吃飯。
  
  「明洙啊你今天要自己吃了,哥有事要出去吃。」
  
  「…哥那樣還不夠飽啊…」
  
  「嗯?」
  
  「沒事,哥出門小心。」
  
  剛剛那句明洙講得很小聲,所以聖圭沒聽清楚,不過他也沒放在心上,就走回房間換衣服。
  
  


  
  
  
  明洙盯著聖圭悠然自得的背影有些氣悶,他有許多想說的話,但他說不出口。
  就算知道隊長要去找的人,是那個不懷好意的人,他也無能為力。
  
  
  失落的明洙回到房間忿忿地搥著床。
  
  
  
  『怎麼樣…才能讓你只在意我?』

 



 

………好喜歡愛搶弟弟東西的成烈(欸
也好喜歡臉孔美麗其他很MAN的成種(喂
也好喜歡這篇都沒吃到的明洙(被明洙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