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有慎 有變態

 

 

 

 

 


看著跟在男人後面鬼祟的人影,浩沅輕笑。

究竟是那男人太遲鈍,還是人影太輕巧,這麼久都沒發現。

 

 

那個住在428房的住客,是個瞇瞇眼總是病弱無力的樣子,晚上才上班,凌晨才回家。浩沅也不知道他是做什麼工作的,反正不是夜店就是什麼不正當行業吧!

喔~浩沅是誰?浩沅就是這棟出租公寓的管理員。上述那些訊息,都是他用無孔不入的監視器看到的。

不過他可沒有在房間裡裝,那就沒有美感了。

 

 

428的住客每天的行程都很固定,皆是近三點的時候走進公寓大門,然後過30秒那個跟蹤的人就也跟著進公寓,穿得一身黑衣黑褲。大晚上的帶個墨鏡口罩,讓人不注意也難。

一開始浩沅以為那人是來闖空門的,還納悶那瞇瞇眼看起來身上沒幾個錢誰會想偷他東西。

結果那人也只是默默地跟著,瞇瞇眼上二樓他在一樓半,瞇瞇眼上三樓他在二樓半,瞇瞇眼上四樓他躲在樓梯間,探出半個頭偷看。

他就看著瞇瞇眼掏鑰匙開門,脫鞋進去。等到走廊上恢復安靜,那人才躡手躡腳地趴在門前,默默地撫著門,過十分鐘後才快步離開。

真是怪人……。

 

 


就這樣過了兩個月多,正當浩沅數著日子,在日曆上劃記著符號。閉路電視中的畫面出現了轉變。


只見那人猛地攫住了瞇瞇眼的手腕,兩人似乎在爭吵。浩沅抱著手觀看兩人的互動,雖然閉路電視沒有聲音只能看到畫面,但是浩沅猜測出來這兩人是認識的。


原來不是什麼一見鍾情的痴心男子喔………(自從排除小偷的可能性,浩沅就自動把那人想成喜歡瞇瞇眼的癡心漢。)

 

 

瞇瞇眼果然瘦弱得可以,同是男身卻完全敵不過那人的力氣,雙手被牢牢鎖住。那人好像很用力地說話,瞇瞇眼則是偏過頭不想聽也不想看的模樣。

那人似乎生氣了,扯下皮帶捆綁住瞇瞇眼的雙手,瞇瞇眼還意圖要掙扎,卻被那人用嘴封住,狂亂地吻了起來,不過這樣的舉動讓瞇瞇眼很不滿,咬了那人嘴角一口,雖然閉路店是不清晰,但是那人抹著嘴角的樣子,像是發狂的野獸。

那人粗暴地將瞇瞇眼壓制在樓梯間的牆上,用力地撕開對方的襯衫,露出一片胸膛,毫不憐惜地扯開褲子,胡亂地作了擴張,便把自己給挺了進去。


而浩沅看著閉路電視,雙眼瞪直心跳快速,那是多麼令人興奮的景象,他忍不住自瀆了起來。


樓梯間裡,瞇瞇眼胸膛貼著牆壁,臀部被用力抓著,陽物在體內不斷肆虐。他緊咬牙關,不敢洩漏出一絲一毫的聲音,流著淚嗚咽。梨花帶淚的模樣,是男人都會心動。那人不斷加快自己的動作,完全不考慮身下人的感受,瞇瞇眼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如此沈重的撞擊,不一會兒就暈了過去。

 


那人完事後打橫抱起瞇瞇眼,在他身上搜出鑰匙,打開對方住處的門,進屋,關上。

夜晚又恢復寧靜。

彷彿沒有人見到剛剛發生的一切,只有昏暗搖擺的日光燈。

 

 


 

我的第一篇all cp呢!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