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有南圭 明圭 明烈 崩壞金明洙李成烈南優賢有 請注意!!!!!!!
  
  
  
  
  
  
  
  
  明洙很少出門,也不喜歡出門,不過最近他倒是開始期待一個月一次的外出。
  
  總是在公園遇到一個人,側臉很漂亮,整個人像是會發出光芒,雖然不是大眾所認可的帥氣男子,但是他光彩炫目,連從小收情書到大的帥哥明洙都自嘆不如,明洙偷偷想著也許這人真的是天使。
  
  
  
  
  
  
  
  
  
  事情提早辦完,明洙難得心情這麼好,經過每次都會經過的公園,明洙想如果再見到那個人,他一定要跟他攀談。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近。
  
  太好了!他還在。
  
  聖圭專注著幫花朵施肥,沒發現有人靠近他。
  明洙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個美麗的男子、一隻狗,和一片花圃。
  
  一叢一叢的,像是小朵的櫻花,不是常見的淡粉色而是鮮艷的紅色,不顯眼卻很美,跟他人一樣。男子哼著歌,唱得很小聲,但是聽得出來歌聲不錯。
  
  鼓起勇氣開口。
  
  「這是什麼花?」
  
  聖圭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肩膀顫動了一下。回頭一看,是一個帶著笑的男人,長得非常帥。
  
  「喔…這是…紅色櫻草花。」
  
  就這樣兩句話,對話結束了,不知道是明洙太緊張還是聖圭太冷淡,但是明洙終於認識他了。
  
  之後在公園遇到,兩人總會微笑打個招呼。
  
  
  
  
  
  \
  
  
  
  
  
  明洙又陷入寫不出稿的地獄。
  
  沒有什麼事比職業作家出不了稿還要恐怖的事,明洙瘋狂地抓著頭,壓力讓他隨意就能抓下頭髮來。
  
  成烈剛好在這個時候進門。
  
  「怎麼?寫不出稿嗎?」
  
  成烈,是他的情人兼編輯,如果明洙的人生有什麼成功,有百分之八十是因為成烈。成烈把自己的人生寄託在明洙身上,完整地愛著他扶持著他,很專一,但也很沈重。
  


  成烈湊過來檢視明洙的稿子,裡面不通順的地方全部被他圈了起來,拿起稿子對著明洙開始一一碎念,從明洙午餐吃什麼到生活態度,連稿子也不能讓成烈滿意。
  
  雖然成烈口氣很溫和,但是明洙還是覺得很疲憊。
  
  交往了那麼久,從默默無名的小作家到了現在,雖然不能稱為熱門作家,自己的書也常在分類新書的排行榜上,可成烈從來沒有一句肯定,只有要他好還要更好。
  
  很累。
  
  
  
  
  
  
  \
  
  
  
  
  
  
  作家交流酒會明洙第一次參加,雖然穿著與身材都很完美,第一次參加這種場合說不緊張是騙人的。
  
  明洙會知道這個酒會是因為某天門縫下塞進一封信,拆開來居然是作家交流酒會邀請函,發信人是他與成烈所在的出版社。

  明洙不知道這個作家要親自參加的,以前成烈總說活動邀請函出版社會讓成烈轉交,可是這封信居然是郵差送來的,這個事件讓明洙開始思考他與成烈之間發生了什麼他沒有察覺到的事嗎?
  
  所以明洙瞞著成烈參加了,當然他也沒有略過成烈在酒會上看到他那一瞬間閃過的心虛與驚愕。
  
  這個酒會辦得很盛大,甚至還有找搖滾樂團。明洙拿著高腳杯,無趣地窩在角落。
  
  樂聲響起,一個熟悉的嗓音壟罩整個會場。
  
  往舞台看去。是他!
  
  櫻草花圃的主人,是今晚樂隊的主唱。
  

 

  聖圭專注在一曲曲激昂或抒情的歌曲裡,沒有發現台下明洙驚喜的注視。甜膩的發聲詮釋芭樂情歌,意外地適合,明洙就站在那裡,聽了一首又一首。
  
  在休息的中場,明洙興奮地跑過去攀談,什麼緊張全都拋開。
  
  「你好,還記得我嗎?」
  
  「喔,記得啊!公園碰到的。」聖圭關掉micphone,轉頭對明洙微笑著。
  
  「我是金明洙。」伸出友誼的手。
  
  「金聖圭。」握上。
  
  明洙認識了一個新朋友。
  
  
  之後明洙偶爾會在成烈沒有過來的日子跑到公園去找聖圭,有時候幫忙翻土,有時陪他養的小狗玩,有時兩個人沒做什麼事就坐在公園長椅上吹風哼歌。
  
  聖圭雖然冷淡,但是對明洙很溫柔。
  
  
  
  
  
  
  \
  
  
  
  放下手上的卷宗,優賢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好不容易家裡的事業在自己手上慢慢上了軌道,擔子終於沒有那麼重。

  這天優賢放了自己一個假,因為大學時親近的學弟邀請自己去看他們練習。
  
  大學畢業後優賢幾乎跟原本的朋友斷了聯絡,唯一有聯絡的就只有成種一人,顯赫的家世讓優賢幾乎交不到真心的朋友,每個人與他來往多少都帶些利益成份,只有成種不是。成種延續了他們學生時代的夢想,仍在音樂的路上努力,所以優賢是真心疼惜這個弟弟。
  
  
  
  
  搖滾樂團啊…好懷念…
  
  
  
  
  
  推開了練習室的門,還在替鍵盤做調整的成種抬頭看到熟悉的人,漾開笑容用力揮手。
  
  「優賢哥!這裡這裡!」
  
  成種拉起優賢的手,帶他到練習室放沙發的一角,要優賢在這邊坐著。
  
  「優賢哥,等等我們主唱就來了!他的歌聲很棒喔~哥一定會喜歡!」
  
  看著眼前一樣帶著開朗笑容的學弟,優賢寵溺地揉了揉成種的頭髮。
  
  「呀!我今天花了很多時間弄的呢!」
  
  看著嘟起小嘴的成種,優賢笑著擺擺手示意他去做準備,正事要緊。
  
  優賢撐在沙發的扶手上,看著眼前一群懷抱夢想的人覺得很羨慕。自己也曾像那樣天真,可惜最後還是迫於屈服於現實。
  
  
  
  
  
  下午兩點,練習室的大門準時地被推開。
  
  清淡的香味隨著那個人帶來的旋風卷過所有人。
  


  眼睛很小性格冷漠的人,這是優賢對聖圭的第一印象。
  
  
  
  練習開始,聖圭才唱第一句,優賢就完全把剛剛的第一印象丟掉。
  
  怎麼會有人聲音又可以輕柔甜膩,又可以狂野不羈。
  
  聖圭開了口就像變了一個人,瞇瞇小眼充滿魅力,閃閃發亮像是鑽石一般。明明身在練習室,但是優賢卻覺得自己是置身在巨星演唱會上,隨之搖擺。學生時代作主唱的優賢一直對自己的聲音很有自信,甚至可以說是自傲,但這樣的優賢完全拜倒在聖圭的魅力之下。
  
  練習結束,優賢像是個小粉絲一樣跑到聖圭身邊,但是聖圭沒有理他。
  

 

  「我還有事,先走了。」
  
  不理會在身邊講話的人,聖圭快手整好包包,丟下一句話,就如同他出現一樣,像陣旋風又走了。
  
  成種拍拍愣住的學長,像是知道優賢的心思一樣。
  
  「聖圭哥有在PUB駐唱,優賢哥要不要去看一看?」
  
  
  
  
  \
  
  
  
  
  LUV多了一個新客人。
  
  每當聖圭表演的夜晚,優賢總會揀一個僻靜的角落聆聽。

  中場休息的時候優賢有時點一杯酒送給聖圭,有時送上一束花。聖圭總是露出幾乎看不見的微笑收下,但優賢知道送的酒他沒喝過一口,花也被他插在PUB休息室裡,從來沒有帶回家。
  
  
  這樣的聖圭點燃了優賢的征服欲。他喜歡這樣有生命力的人,雖然聖圭目中無人,但是他喜歡,喜歡到想要得到他。
  
  

 

  當優賢對聖圭提出送他回家的提議,聖圭如優賢預料的拒絕,只說他自己回家就好,謝謝他的好意,幾次下來優賢換了個方式。他跟成種打聽了聖圭喜歡的東西,想盡辦法弄到聖圭喜愛的樂團的VIP座位,興沖沖地跑到聖圭跟前。
  
  「我已經跟人約了,謝謝你。」
  
  挫敗。
  優賢發誓這輩子從來沒有被拒絕過那麼多次,還是被同一個人。
  
  
  
  
  
  戴著黑色的鴨舌帽,扶了扶寬到快掉下來的墨鏡,優賢遠遠地跟著那個說跟別人有約的人。
  
  在LUV的這些日子,優賢對聖圭的歌聲愈來愈著迷,連帶聖圭他那冷淡的氣質對優賢來說都是蠱惑的毒藥,但優賢發現聖圭一點也不在意他。
  
  優賢從沒有對誰上心過,就算交往過幾個女朋友,他發現到後來女孩眼中的星星都會漸漸消失變得無味。優賢以前是個有夢想的人,所以優賢受不了那些無味的女孩,最後每段戀情都是分手作結。但現在的優賢只能活在現實,所以他更嚮往星星般的聖圭。
  

  聖圭不會因為外來的干擾而影響,只要站上舞台就是顆耀眼的恆星,絢麗奪目。
  
  
  
  聖圭並沒有去所謂的樂團演出,他拐了幾個彎走到公園,吹口哨喚來一群流浪狗,拿出乾狗糧開始餵食,時而輕摸,時而拍撫,確定每隻狗狗都健康才起身洗手準備離開。
  
  溫柔無防備的笑容,就像是個大男孩一樣。
  那樣的笑容深深打在優賢的心上,讓他怦然心動。
  
  
  為了那樣的笑容,演唱之後優賢一定偷偷跟著聖圭回家。
  
  
  
  
  
  
  最近優賢發現開始有人出現在獨來獨往的聖圭身邊。有一個男人偶爾會陪他種花逗狗,還會跟他坐在長椅上聊天哼歌。看見聖圭講話時眼中藏不住的光芒,優賢嫉妒得不得了,聖圭對他那麼溫柔,卻對自己那麼冷淡。
  
  男人甚至開始進出聖圭的住處,優賢覺得很不平衡。
  


  為什麼…為什麼他就可以?而我不行?
  我像個乞丐一般求取恆星的一絲絲光芒,而他這麼輕易就能走進你的世界。
  
  
  
  
  這天他看著那男人進了聖圭的門,也看著那男人走出來。
  
  躲在暗處的優賢握緊拳頭,下唇被咬出血絲,可優賢一點也不覺得痛,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那個冷淡高傲的金聖圭居然被吻了,不但沒有推開甚至還回應了對方,暗處的優賢沒有忽略聖圭臉上的嫣紅,該死的美麗表情,居然是對著別的男人。
  
  不能原諒。
  優賢無法忍受他的星星落到別人手中。
  
  
  
  

  
  一如既往跟著聖圭到LUV上班,取掉偽裝坐在老位子上,看起來優賢專心於表演但其實他腦袋一片混沌。
  

  下了班聖圭還是走在時常走的老路上,優賢遠遠地跟著。
  
  進了樓梯間,優賢猛然抓住聖圭的手。
  
  「你…跟別人在一起了嗎!?」
  
  聖圭回過頭,不滿取代了冷淡的表情。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這些都與你無關。」
  
  悲憤充斥了優賢的心。
  
  「我喜歡你!很喜歡很喜歡你!為什麼是他!」
  
  聖圭別過臉,不願看他。
  
  
  
  優賢不知道哪來的衝動,他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他粗暴地撕開聖圭的衣服,用皮帶束縛住對方,像狂風一樣席捲聖圭的唇還有身體。
  
  身體嬴弱的聖圭當然經不起如此狂烈的摧殘,沒多久就暈了過去。
  
  

 

  看著躺在大床上身體滿佈紅痕的聖圭,優賢掩面流淚。

  

  如果只有我愛你,是否不能稱作愛情呢?
  
  
  
  \
  
  
  
  
  
  
  明洙自從知道聖圭與自己住同棟公寓,偶爾會去叨擾。
  
  聖圭會拿出一些糕點,泡一壺茶,撐著頭靜靜地聽明洙講話。很久沒有一個人願意這樣聽他講話,所以明洙在聖圭家覺得很安心。
  
  有時聖圭會給他一些小建議,但是不會要求他一定要這麼做,聖圭尊重明洙的意思。他對明洙很溫柔,雖然總是冷冷淡淡的,可是一舉一動都看得出來他很關心明洙。
  
  明洙拜訪聖圭家從偶爾一次,變成兩天一次,只要成烈不在明洙就一定會出現在聖圭家。
  
  雖然明洙偶有類似出軌的罪惡感,但是只要他沒有愛上聖圭,就不算出軌吧。
  明洙如是想。
  
  
  
  
  
  
  又是一次激烈的爭吵。
  
  拿出邀請函,明洙只是想得個解釋,沒想到成烈不但不承認,甚至還列出一堆明洙的缺點,想為自己辯駁。明洙非常失望,這段感情裡他可以任由自己處於弱勢,因為這是對成烈的愛,所以沒關係,但是他無法忍受欺騙。
  


  「你不相信的話就算了!我走!」
  
  成烈開了門不知道又想到什麼,轉身對著門內說了幾句狠話,但明洙只記得最後一句。
  
  「你他媽的真是個沒用的男人!」
    
  呵呵,原來我努力到現在的一切,在你眼中都是沒用。
  
  


  
  
  『去找聖圭吧…』雙腳像有自我意識移動。
  
  『只有聖圭…懂我呢。』聖圭第一句話是,別難過。
  
  『聖圭的問候好溫柔,聖圭的關心好溫柔,聖圭的眼神好溫柔。』
  
  一口氣把所有怨氣傾吐出來,好舒服。聖圭不會介意自己的沒用,也不會看我的成就,只是很單純的關心自己。
  
  看著聖圭吐出關心話語的嘴唇,很誘人的樣子。明洙毫不考慮親上。
  
  「我好像喜歡上你了呢…」
  
  可以讓我再試試看嗎?
  
  
  
  
  
  
  
  簡單打上五個字,發送。
  
  『終於…結束了…』明洙看著畫面黑暗的手機這麼想。
  
  明洙從來沒有堅持過自己的看法,成烈是那麼完美,又總是為自己著想,所以明洙就算有自己的想法最後還是順從成烈。

  明洙還愛著成烈,只是他累了,不想繼續糾纏在不對等的關係當中。
  

 


  軟癱在床上,過往的記憶像走馬燈一樣不停播放。
  
  門鈴響了,明洙也不意外,再關係惡劣的情人也有默契,何況他與成烈。打開大門,把早先裝好的箱子交給成烈,裡面都是對方的東西,擺明要斷得乾淨。
  
  成烈接過箱子的時候,肩膀一顫,他哭了。成烈泣不成聲地一邊搖頭,一邊說他不要分手,他很愛明洙。
  
  明洙臉上雖然堅持著淡然的表情,但是心裡完全慌了。他是第一次看到成烈哭,交往那麼久他記得最多是成烈生氣的樣子,但是成烈從來沒有哭過,為了自己,他哭了。
  
  成烈把箱子丟一邊,用力抱住明洙,緊得他喘不過氣,嘴裡不停說著。
  
  「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外面的世界太絢麗~我不是騙你~我怕你不要我~我沒有安全感~我希望你心裡只有我一個~我愛你~有什麼過錯我會改~不要分手~」
  
  原來這是一切的答案。  成烈以愛為名,緊緊束縛了他的人生。
  
  明洙也放聲哭了出來。
  
  
  
  如果要用謊言維繫關係,是否不能稱做愛情呢?
  

 

  
  \
  
  
  
  
  
  從明洙吻了他那天開始,聖圭的世界不像原來那樣了。
  
  一個告白後消失的男人跟一個強了自己的男人。

  同時消失在他的世界裡。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

  對於明洙,聖圭是抱有一點點母愛來與之來往的,看著頹喪的人在自己身邊漸漸生氣起來,的確有些成就感。對於優賢,聖圭知道對方要的是什麼,優賢的欲望明顯而強烈所以聖圭有些懼怕,畢竟自己不再是少年了,但是不可否認他是感性的,是人都會被優賢專注的追求打動。


  
  
  
  聖圭沒有報案,也沒有張揚。
  
  從成種那邊打聽完消息,優賢既懊悔又煩躁。
  
  他很想抓住聖圭,聽聽看他的想法,可又不敢見到他,自己做了那麼壞的事。
  
  
  
  
  終究敵不了思念,優賢想念聖圭的一切,就算聖圭不對他笑,只要見到他就好。

  是夜,優賢又開始悄悄地跟著聖圭,距離更遠行蹤更隱密。
  

 

  突然間聖圭停下腳步,很快的一個迴身讓優賢來不及躲。
  
  「後面的那個大壞蛋~要不要上來喝杯茶!」

 



 

QQQQQQQQQQQQQQQQQQQQQQ
寫完這篇我腦細胞死掉一半了吧…………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