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有慎 但不是很激烈

  
  
  
  
  
  
  
  
  
  
  
  
  
  一開始聖圭真的很想問他到底是做什麼職業的。
  
  聖圭在一間有名的按摩會館工作,職稱是芳療師,他蠻喜歡現在的工作,很平靜很安寧,反正現在這個職業也不再是女性專屬的了。
  
  他有一個固定的客人,每次都會在週四下午兩點半的時候出現,高挺的身材穿著合身的西裝,帶著一杯美式咖啡,不論春夏,不管晴雨,時間一到,就會出現在聖圭的隔間,然後做一節全身經絡芳療。
  
  說實在的聖圭幾乎沒跟他說過話,說過最多的大概就是「先生這樣可以嗎?」「請躺這邊」「希望您有美好的一天」這類的,對方也只用微笑對答「嗯…可以」「謝謝」,聖圭覺得這種對話根本就稱不上談話。
  
  要不是那天幫忙店長整理顧客資料,金聖圭發誓他大概一輩子也不會知道那位先生的名字——李成烈。
  
  原來成烈是外商公司的業務,之前聖圭老納悶什麼樣的人可以在這種非假日也不是中午休息的時間來做芳療,而且還不是時間短的局部芳療,是起碼耗時四十分鐘的全身芳療,聖圭曾猜想不是業務就是老闆,嘿~還真給他猜對了。
  
  
  
  
  
  
  
  
  那個週四中午過後聖圭就開始準備全身經絡芳療的用品,這樣的事已經做得很習慣了,可是李成烈卻反常地沒有出現。
  
  聖圭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熟悉的客人,他有點想翻出顧客資料打電話過去問他,可是主動這種事畢竟不是金聖圭的作風,所以他站起來又坐下去,開始為李成烈找藉口,也許是公司臨時有業務要處理,還是家裡有急事,抑或是隔壁鄰居的小狗生小貓了。
  
  那天晚上以嗜睡在朋友間出名的金聖圭,居然失眠了。
  
  
  
  
  
  
  
  
  隔天,服務完一名聒噪又問題多的中年婦人,聖圭堆著笑送客人出門,轉身回來就看見李成烈坐在他的隔間裡。成烈不像平常穿著整套的西裝,他穿著很平常的POLO衫,臉上滿是鬍渣,眼神十分憔悴。
  
  看到成烈無神的模樣,聖圭嚇了一跳,他曾經猜想成烈是一個十分規律甚至也自尊心強的人,怎麼會讓自己成了這樣子。
  
  正當聖圭思考著任何可能性的時候,成烈忽地抓住聖圭的手腕,酒氣深重地對他說「我…我能不能…能不能跟你說說話?」
  
  聖圭的工作,時常聽各類客人的抱怨,從工作、家庭、感情、國家政府,內容包羅萬象,所以十分習慣,聽到成烈的要求,便點點頭表示答應了。
  
  
  
  
  
  
  
  
  「明洙…是我的情人…呵…是前任情人…呵…」成烈有些語無倫次,語氣含著濃濃的哀傷。
  
  「我們…一起五年了…他愛上…嗝…一個…花心…油膩…不誠懇…會說話…的賤男人…呵…」聖圭想著不只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沒想到連男人也不愛。
  
  「我…每天努力工作…為了給他…更好…嗚嗚~」一個身高超過180的大男人居然在他面前痛哭起來。
  
  除了出借自己的耳朵傾聽成烈的悲傷,用手撫拍那顫抖的背脊,聖圭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成烈是第一個讓他那麼上心的客人,也是第一個在他面前如此失控的客人。
  
  
  
  



  
  成烈愈講愈小聲最後完全安靜下來,兩隻烏黑的大眼直盯著聖圭,不發一語,聖圭從他眼中看到一些壓抑不可名狀的情感,他不能理解。
  
  「你們…好像…」嘶啞苦痛的嗓音。
  
  『哪裡像?』聖圭有自己是替代品的錯覺。
  
  「不愛說話…總是聽我說…卻又不表達…自己…的想法…呵…所以…才會離開吧…」成烈泛起難看的苦笑。
  
  聖圭還想說些什麼的唇忽地被攫住,濃厚酒氣漫上了眼鏡,薰暈了彼此的視線。臉頰似乎沾上冰冷的液體,是淚吧…聖圭如是想。
  
  仿日式的制服輕易地被脫除,成烈急切的手在聖圭身上胡亂撫摸,聖圭嘗試著掙扎,但是喝醉的男人力氣大得驚人,連職業芳療師都比不過。
  
  『這也是一種治療吧…』聖圭在理智消逝的那一瞬間閃過這個念頭。
  
  
  
  
  
  躺在芳療床上,上個客人選用的伊蘭伊蘭還有些殘留的餘韻,聖圭攀著成烈的肩膀承受粗暴的撞擊,悲傷中的男人不會顧及聖圭舒不舒服,更無法關心他痛不痛,聖圭就在痛感與快感交替中哭喊呻吟。不知道高潮了幾次,疲憊的聖圭終於暈了過去,進入平靜的深眠。
  
  從酸麻的感覺中醒來,聖圭發現自己衣著完整,下身很乾爽,雖然還有隱隱的疼痛,看了一眼手錶,他睡過一個小時,好險這段時間沒有客人預約指定,不然真的死定了。環顧四周,成烈的東西還有他的人都已經消失,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
  
  『走了嗎……』
  
  
  
  


  
  
  
  
  自那天後,李成烈這個名字再也沒出現在預約單上,一直到聖圭離開芳療會館,他都沒再見過成烈。
  
  
  
  
  轉行做美容品牌的業務,聖圭偶爾也會與客戶約在咖啡館見面,當他推開常去的季洋咖啡館大門,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穿著筆挺的西裝,桌上放著一杯美式咖啡,正滔滔不絕地拿著資料與另一名西裝精英說明,神采飛揚。聖圭微微笑了一聲,惦了惦手上的公事包,往櫃台走去。
  
  「您好,我要兩杯美式咖啡。」他覺得他的客戶應該也會喜歡喝吧!



 

ALL圭………終於完了TAT

 

害我想封慎一段時間
我為什麼要給自己那麼累的設定 嗚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