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結束一天日程回到宿舍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
  
  
  看著昏暗的客廳嘆了一口氣,主唱的位置真是不好當,撒嬌主唱南優賢更是。多少次回到宿舍面對的都是空蕩的宿舍,大家都早已進入夢鄉,只留下他一個人。
  
  


  
  
  拖著沈重的步伐打開自己房間的門,原已做好準備,要輕手輕腳地放下一身的行裝,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進浴室。
  
  
  沒想到才一打開房門,馬上就被一雙急切的手臂抱得死緊,橘紅的頭順勢靠在他的肩膀上。
  
  
  「優賢……」低沉軟膩的嗓音,是圭哥。
  
  
  平時的聖圭自尊心強,再加上團隊裡又擔任隊長的職務,讓他一直都必須撐著自己嚴肅的面孔,不輕易流露軟弱的一面。
  
  
  就算是私底下被弟弟們抱怨捉弄,聖圭還是不會拉下臉來,最多就是裝作生氣不說話,看誰先撐不住就先道歉。通常都是弟弟們先來向聖圭賠不是,因為他們知道隊長通常只是嘴巴壞,但是心裡都是為他們好,是標準刀子嘴豆腐心的濫好人。
  
  
  
  這樣壞嘴的哥只會跟一個人撒嬌,那就是他的愛人南優賢。
  
  
  優賢時常納悶,他的哥又不是女人,可是怎麼就有個每月一次的壞毛病。每個月只要時間差不多,聖圭就會變得壞脾氣、愛撒嬌。今天就是那樣的日子。
  
  
  「優賢好晚喔……好累想睡了……」聖圭一邊說還一邊用臉頰蹭著他的肩膀。
  
  
  「哥對不起,今天太忙了,明天我會早點回來。」優賢一下又一下順著聖圭的頭髮。
  
  
  「唔……真的嗎?不能騙我!」聖圭把頭抬起來,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盯著優賢看。
  
  
  「真的囉~哥這樣好可愛,像貓咪。」用力抱住聖圭,愛人那眼神像是被拋棄的小貓咪,讓他憐惜得不得了。
  
  
  「嗯…才沒有!我哪裡像貓了!」聽到對方說自己像小動物,聖圭覺得有點委屈,就只是想他了嘛!
  
  
  「好~~我知道,哥不要那麼晚睡,我會擔心啊…」看著正在用臉頰磨蹭自己手掌的人,嘴邊的笑帶些無奈又帶些寵溺。
  
  
  「嗯…想你了……優賢的手好溫暖……舒服…」眼看這位哥似乎準備睡在自己的手掌上。
  
  
  「哥快去躺著,我去洗個澡馬上就好!」看著愛人疲憊想睡的樣子,恨不得自己能有洗戰鬥澡的能力。
  
  
  「嗯…不要…這樣就看不到優賢了…」優賢聽到這句話腦袋裡就像被放了煙火一樣,這個哥平時不撒嬌的,一出手絕對是死傷遍野。
  
  
  「哥,我保證等等一定陪著你的,明早你一睜眼就會看到我,好嗎?」現在他只想趕快洗澡,趕快回來抱著他心愛的哥。
  
  
  「嗯……要快點喔!」聖圭像小孩子一樣重重點頭的萌樣差點又讓優賢心花朵朵開。
  
  
  
  


  
  
  全身暖烘烘的優賢快手快腳地鑽進愛人的被窩,已經近乎彌留狀態的人兒一感受到優賢的體溫,立刻埋入他的懷裡。
  
  
  盯著蹭著自己胸口的橘毛,優賢暗暗下了一個決定。
  
  
  每月的這個時候,就算被罵,他也要早點回家跟緊金聖圭,以防哪天這位哥想到會去跟別人撒嬌。
  
  
  他可是吝嗇南優賢!

 



&︿$&*(()%(崩潰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