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

 

 

  
  
  
  
  
  告別舞台之後,社長難得放七個孩子一個長假,讓他們回去看看家人等等,還帶孩子們去濟州島渡假(事實上是去拍MV的),雖然放假時間還是要工作,但是優賢還是覺得很感謝社長的。
  
  
  畢竟優賢一直承諾隊長說要帶他出遠門去玩,可是工作行程滿檔,這個承諾一直沒有作到。
  
  
  現在總算是把自家隊長帶出門去,雖然不完全是自己的功勞,不過優賢自滿地覺得自己應該也有一大部份吧!
  
  
  一整天的拍攝都在海邊,孩子們蹦蹦跳跳,抱著衝浪板衝進海裡又馬上被沖上岸的樣子,特別滑稽。完全看不出是在拍MV的樣子。
  
  
  優賢開心地在海邊滑水,與團員們打鬧,但是聖圭卻一直在坐在陽傘下不肯出來,彷彿曬太陽會要了他的命一般。優賢覺得很不滿,來海邊就是要玩水,不玩水就枉費了這趟旅程。
  
  
  他試圖拉對著紙塗塗畫畫的聖圭下水,卻被聖圭一把甩開,還有冷冰冰別於周遭溫度的眼神瞪他,看得優賢心都發寒。
  
  
  雖然開口想講些什麼,話到咽喉又吞回去了,現在在拍MV嘛,還是開心點好。於是把這件事拋諸腦後,快樂玩耍去啦。
  
  
  
  



  
  
  前一天玩瘋的一行人,到隔天早上都還深埋在棉被裡爬不起來。一向早起的優賢發現他那愛賴床的室友愛人居然不在床上,急得發慌。
  
  
  優賢心想圭哥很嗜睡,連錄製節目的時候都曾經睡著過,這樣的人怎麼會早起?
  
  
  拿起手機撥給聖圭,結果對方的手機丟在房間,優賢只好親自在飯店繞了一圈,還是不見愛人的身影。
  
  
  結果飯店工作人員跑過來拍拍這個著急小伙子的肩膀說。
  
  
  「我們飯店工作人員說沙灘上有一個人喔!要不要去看看?」
  
  
  優賢聽到連忙鞠躬道謝,禮節之重連工作人員都覺得不好意思,與他擺擺手要他趕快去找。
  
  
  




  
  
  走到撒滿清晨薄光的沙灘上,徐徐海風吹拂,地平線一端的天空金色白色與藍紫的夜色交疊在一塊,真是美景。
  
  
  聖圭就在沙灘的另一端,抱著腿望著地平線發呆。
  
  
  輕步走到愛人的身邊,優賢坐下來,與聖圭並肩。
  
  
  「哥怎麼這麼早起?吹風會感冒的。」
  
  
  「………」
  
  
  「哥在擔心演唱會?我們會好好做的!」
  
  
  「………」
  
  
  「哥不要不講話嘛~~」
  
  
  「………」
  
  
  氣悶的優賢憤然站起,拉起聖圭的雙手,用力地把隊長大人從地上拔起來。然後拉著聖圭開始走,愈走愈快,最後走快還不夠甚至跑了起來。
  
  
  聖圭就這樣楞楞地被拉著跑,優賢有一秒覺得,這樣跑一輩子也沒關係。
  
  
  優賢拉著聖圭跑進了岸邊的石洞裡,扳過臉就是一陣激吻。聖圭不能反應過來,愣著被吃豆腐。
  
  
  溼潤的舌趁機深入對方微開的雙唇,吸吮對方甜美的舌頭,還惡意地輕咬了一下。聖圭低叫了一聲,皺起眉瞇起小眼看向咬他的兇手,對方只是掛著不羈的微笑接著吻上他的臉頰。
  
  
  「優賢不要…今天還要拍…」
  
  
  優賢也不回答他,只把吻咬的落點改成他的耳朵。
  
  
  先是在他耳邊呼氣,又是舔舐他的耳垂,身體反應本來就比較敏感的聖圭,一下子就癱軟在優賢的懷裡。
  
  
  今天的聖圭比較反常,以往優賢與他親吻,這位哥還會推拖,現在除了偶爾發發牢騷,其他卻任他予取予求,甚至主動抱住他的腰,優賢都開心死了。
  
  
  聖圭還拉著優賢的手探進自己的衣襬內,臉上滿是害羞的表情,優賢看到忍不住心裡偷笑『我的哥真是太可愛了!』
  
  
  偷笑的同時手也沒閒著,輕輕捏弄不安份的果實,果不其然聖圭冒出受到刺激的喘息聲。
  
  



  
  
  前段時間忙著回歸、節目等等,優賢已經很久沒碰聖圭了,在這麼好的天氣這麼漂亮的地點,他很想跟聖圭留下點回憶。
  
  
  單手拉開聖圭的褲腰,想要褪下他的褲子,卻被聖圭按住手。優賢就看著聖圭自己拉開拉鍊,半褪下內褲,裸露出光潤的臀部。
  
  
  優賢被眼前的光景震懾了,他現在很想捏捏看自己的臉,是否在做夢?他的哥一直都是傲嬌害羞保守抵死不從的人,現在面前這位是誰?!
  
  
  正當他還在呆滯的時候,聖圭拉著自己的手往臀上湊。
  
  
  「優賢…想要……幫我…」
  
  
  聽到叫喚優賢才反應過來,他伸手要握住聖圭的敏感卻被阻止。
  
  
  「想要…後面……」
  
  
  這句話對優賢彷彿是轟天一雷,令他不敢置信,可是看到聖圭臉上撩人卻堅定的神情,他知道對方是認真的。
  
  
  
  
  既然有美味的早餐可以享用,優賢怎麼會放過。
  
  
  




  
  聖圭的手抵著堅硬的岩石,身後是優賢大力的衝刺。優賢的手時不時還逗弄聖圭紅嫩的乳尖,細密的喘息瀰漫了整個石洞。
  
  
  迷亂地承受優賢所有入侵,聖圭長長的睫毛上掛著快感逼出的淚水,分身也因為身後狂暴的攻城掠地滴滴答答淌著液體,完全一副無可抵抗的樣子。
  
  
  優賢從背後可以清楚地看到聖圭紅透的耳根,想必也是滿臉潮紅眼淚汪汪的樣子。光想到聖圭因快感而完全變樣的表情,他又更加膨脹。


  『哥好性感……』
  

  回想起剛剛聖圭兩腳大開,頭抵著石壁看著他,害羞地扳開自己的臀瓣,求自己進來的樣子。
  
  
  
  該死的誘人。
  
  
  
  抓住合手的腰窩,優賢將自己深深撞進再用力抽出,然後更奮力地直衝到底。就這樣來回反覆。
  
  
  「優…賢……不…啊啊…」
  
  
  很久沒有接受侵入的緊窒原本就已經讓優賢窒礙難行,現在又接受如此狂亂的撞擊,愈縮愈緊,穴口肌肉輕輕地顫抖。
  
  
  「不行了…賢…哈…啊啊…嗯…」
  
  
  被摩擦刺激的內壁緊緊咬著優賢不放,優賢忍受得連青筋都爆出來。可是他捨不得,捨不得離開,總是在抽出之後,又思念地深入,不停刺激聖圭最敏感的一點。
  
  
  聖圭體內深處狂暴地攪著他,喘息聲轉變為嘶啞的叫喊,優賢知道對方即將到達頂點。
  
  
  「哥,一起喔~」
  
  
  伸手握住對方跳動的敏感,優賢與聖圭一同解放出來。
  
  
  
  


  
  
  
  
  清理完彼此,他們又回到沙灘上。伴著金色的陽光,就像一對恩愛的情侶。突然優賢想到什麼事,轉頭看著聖圭就問。
  
  
  「哥到底在煩什麼!?」
  
  
  聖圭被他一問也愣住。
  
  
  「嗯…沒有啊…只是在想,好像在渡蜜月喔…什麼時候才能有真的蜜月假期呢…」
  
  
  聽到聖圭一席話優賢瞪大了眼,隨即咧開嘴,漾出大大的微笑,那微笑看起來還有點欠扁。
  
  
  他俯到聖圭耳邊嘰哩呱啦地講了什麼話。
  
  
  聖圭馬上搖身一變成為炸毛的貓咪,是臉紅炸毛的貓咪,追著優賢打。
  
  
  
  
  
  
  「老婆~我們真正渡蜜月的時候,我想天天吃這麼好吃的早餐~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