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也很不懂我在寫啥
  
  
  
  
  
  
  
  當聖圭看見東雨遞過來的紙條,就算上面只有一串電話號碼他也馬上認出來那是誰的號碼。
  原來記憶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被洗掉的。
  
  聖圭完全沒有預料到還會再次知道關於這個人的消息,難怪昨夜的東雨這麼反常。
  
  開口,又閉起,又張開,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東雨忍不住直接告訴聖圭他想知道的事情。
  
  「打電話吧哥,我的下一筆生意。」
  
  強烈的抗拒感讓聖圭有拔腿就跑的衝動,可是看到東雨帶點悲傷的眼神,他又不忍心,畢竟兩人都有共識才會這麼互相搭配。
  
  嗯…他是為了對方的家人才這麼做,絕對不是為了對方!
  
  
  
  
  
  
  
  打電話過去的過程比想像中還要順利,對方的聲音就像他記憶中那樣溫醇迷人,不過比起以前總是為這聲音感到心動,現在他可以站在理智的一方思考。
  
  不只聲音,對方的的確確就是個充滿魅力的人。
  
  對於聖圭見面的要求對方只遲疑了一下就答應了,雖然不像以往會講些輕浮的話,可是看對方處之泰然的樣子,聖圭還是有些不滿,像是一點也不在意。
  
  好像把他們兩個曾經有過的感情當成從來沒發生過。
  
  
  
  
  
  
  
  
  站在南優賢的家門外,聖圭覺得焦慮,緊握的手心甚至滲出了汗。
  這是第一次,他帶著東雨去拜訪他們的客戶,而這次的客戶更是不同。
  
  
  舊情人,南優賢。
  
  
  走進南優賢的房子,與自己記憶中張揚的風格不同,櫃子上總是琳瑯滿目的相框也沒有了,整間房子佈置非常簡單,簡單到可以稱之為空曠。
  
  優賢倒了兩杯溫水過來,看到東雨站在聖圭旁邊,他用很深的眼神看著對方,然後歉然一笑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說聲我再去倒一杯。
  
  東雨有點緊張,他知道南優賢這個人,可是對他的一切除了資料上的那些,其餘的很少,他是有聽過聖圭提過他,不過只是簡單的幾個字帶過,擺明不想東雨繼續問下去。
  
  一開始大家只是簡單的寒暄,聖圭介紹東雨時說是自己的下屬,優賢嘴邊帶著奇異的微笑,沒有多問。
  
  就在各種話題都已經幾乎講到乾了之後,優賢收了神色斂起笑容,沈定地問了一句話。
  
  「哥,我之前跟你買的單子,我死了可以賠多少?」
  
  聖圭懵了,完全不知道怎麼話題會轉到這裡來。
  他們早已斷絕聯絡,對方總是用銀行自動扣款,誰也見不到誰。
  
  趕忙打開平板電腦,鍵入許久沒打的名字。
  
  把那個數字告訴優賢之後的事情,其實聖圭不是真的那麼有印象,甚至懷疑自己在做夢。
  什麼兩人明明才分手一年半但是對方卻已經罹癌兩年,還是什麼對方完全沒有去治療只吃止痛藥度日,還有什麼有那些錢家人可以安穩一生等等的渾話,都對他來講太衝擊了。
  
  聖圭甚至也記不得自己是怎麼離開那幢屋子,也不記得自己是開車還是搭車回到家的。
  
  他有很多複雜的情緒,難過、生氣、後悔、悲痛等等,癱坐在他努力賺錢好不容易買來的高級沙發,神情空洞。
  
  東雨沒說一句話,只是陪著他,偶爾遞杯水給他,幫他蓋上毯子。
  提供他所有他能給的支持。
  
  東雨沒有去完成這筆單子。
  
  
  
  
  
  
  
  
  沒有多久日子聖圭接到電話,是醫院來的電話。
  
  優賢身後事辦得很順利,他留下了一封內容不長不短的信,裡面沒有什麼煽情的字句,只是謝謝聖圭並且祝福他。
  
  東雨陪著聖圭到南家送支票,兩人默默地陪著老人家流眼淚,感性的東雨握著南媽媽的手聽著她述說關於優賢的枝枝節節。
  近黃昏的時候南媽媽想要留兩人吃晚飯,被聖圭以還有行程為由拒絕了。
  
  離開南家時天空滴滴答答下了毛毛雨,兩個人並著肩跑到轎車旁,迅速地上了車。
  
  
  
  
  
  汽車行駛在有點積水的路面,有漂移的感覺。
  
  聖圭雙掌捂著眼睛開了口。
  
  「東雨啊…你覺得人生痛苦嗎?」
  
  忙著開車的東雨看了一眼那個正在逃避現實的人。
  
  「我覺得人生就是有苦有甜,活起來才有滋有味呢!」
  
  副駕駛座上那顫抖的紅唇拉起了弧線。



唔…糟糕我覺得我有愈來愈虐的趨勢了…誰快來拉住我啊!!!!!!!!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