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雨是砲灰 但是他是好人 然後他不是重點……(米安……
  
  
  
  
  
  在以前的年代,溝通除了面對面,就只能寫信,所以感情很沈靜,像是釀得很香的酒一般醇厚,要細細品嚐才能了解箇中滋味。
  現在的人們有了電話、手機、通訊軟體,關係一下子被拉得很近很緊。
  情感就會像是火藥遇上火星子,一觸即發。
  
  
  優賢跟聖圭開始聯絡起來,個性不相同的兩人意外地話題都能接得上,優賢不知道是該讚嘆自己的健談還是對方的幽默。
  
  人生在世無非希望遇上一個有趣的對手,在聊天上優賢與聖圭大概就是這樣的對手,唇槍舌戰互不相讓,可是卻總是能從談話煉出醍醐味,讓人細細品味。
  
  相識的五天後,優賢承認,這個朋友他有不一樣的感覺。
  
  
  
  
  
  
  成烈跟明洙間的關係似乎愈來愈曖昧,兩個大男人想出門去約會,又不想單獨,各自叫上優賢聖圭陪行。
  
  到了KTV發現對方也來了,兩個人有點好笑又有點尷尬。
  對比成烈跟明洙的吵鬧,優賢與聖圭只是負責在那兩人玩到沒空唱歌的時候,把他們兩人落掉的部份接上,像是爸爸媽媽照顧兩個孩子一般在遠處關照著。
  
  優賢自己喜歡唱些悲傷的情歌,也適合詮釋,聖圭則是非常會駕馭小品曲風的歌曲,以往總是被自己唱得厚重的旋律,經過聖圭唱出來不失感情又多了另一種韻味。
  
  玩累的明洙成烈坐在角落低聲絮語,只剩下那兩人一首首唱著,一個人唱另一個人就負責聽,偶爾還會合唱幾首歌,氣氛很好。
  
  會後那兩個主角快速閃人不見人影,留下兩個配角站在門口,優賢覺得自己真是誤交損友,他陪著來還被丟包,只好開口邀請那個跟自己一樣可憐的人吃晚餐。
  
  不用照顧那兩隻,這頓晚餐吃得很愉快,晚餐後兩人站在街道上仍然欲罷不能地聊了近一個小時的天,甚至還訂了下次的電影之約。
  
  在各自回家的路上,優賢沒有察覺到自己一次也沒想起東雨。
  
  
  
  
  
  
  
  
  是新鮮感還是其他不可名狀的情感作祟,優賢與聖圭的聯繫愈來愈頻密,就算隔天要上班,兩人還是經常聊電話聊到深夜,他們之間有一塊漸漸變質了,優賢開始發現。
  
  他自認不那種見一個愛一個的人,可是他卻漸漸地縮短了與東雨情話綿綿的時間,加長了想起聖圭的時間。這是一種轉變,也是一個警訊。
  
  但理性還是敵不過感性,讓他赴了電影約。
  
  
  
  
  電影很好看,討論熱烈的兩人又找了間咖啡廳坐下來,話題轉了好幾個方向,優賢突然提到東雨,聖圭楞了一會,問優賢他剛剛提到的東雨是誰,優賢沒有瞞他,說是自己的情人。
  聖圭點點頭表示他知道了,話題繼續,像是剛剛沒有提過這個人。
  
  接下來幾天的互動都很正常,但優賢總覺得恐慌。
  
  照樣疲憊的下班夜晚,聖圭發來了訊息,他說他們兩個應該要先斷絕聯絡一陣子吧,他覺得他們來往地太密集了,這樣不好。
  
  「如果你覺得這樣比較好,那就這樣吧。」
  
  勉強壓下也許以後會跟金聖圭完全斷絕聯絡的恐懼感,優賢回覆了那條訊息。
  也許他的確是讓自己走偏了,應該把這段愈來愈曖昧的關係做個處理。
  
  
  
  
  
  
  
  
  
  東雨打電話來的時候,優賢正在吃飯。
  
  雖然說是在吃飯但其實根本只是拿著筷子在碗中翻攪,因為他根本沒有食慾。
  有氣無力的樣子讓電話中的東雨耳尖地發現了,溫暖的關心在優賢耳邊響起。
  
  嗯…他有像這樣的溫柔陪伴是該知足…
  
  但生活中少了那個人,優賢總覺得心裡有一塊空空的。
  
  人類的確是貪婪的動物,他魚跟熊掌都想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