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鮭魚…其實我自己也不能定義他是鮭魚還是南圭。
  因為沒有慎,連肉渣都沒有。
  要說他是南圭也行,可是在我心裡它像鮭魚。
  
  
  
  
  
  
  
  
  我的生命一直都歪歪斜斜,直到遇見你,我才真正走偏了。
  
  
  
  
  雖然自己其實在私底下比較喜歡安靜,可是優賢還是答應了成烈的邀約。
  成烈這個朋友,雖然不是自小穿同條內褲長大的那種麻吉,可是也是優賢朋友圈裡最知心的死黨。
  
  俗話有說,死黨有難,當赴湯蹈火。
  何況只是去參加個聚會而已。
  
  那個平時穿衣服只求有就好,總是那幾件換搭著穿的成烈,為了這個聚會特地去買了新衣,甚至還拜託朋友幫自己上妝。
  陪著去添購衣裳的優賢不免俗也替自己買了件體面的西裝外套與單寧色的襯衫,穿上一看,還頗人模人樣的。既然穿得體面臉上也不能遜色,所以他也跟著上了點BB霜。
  
  
  
  兩人風塵僕僕到了會場。
  
  當優賢看見來接待的人,是個眉目清秀臉孔雕刻的美男子時,他突然有一點瞭解為何成烈這次這麼注重打扮。
  畢竟在這種美男級的人類前,不能稱勝,至少也要齊驅嘛。
  
  排隊拿餐點的時候,成烈一直跟那個邀約他們來的男子明洙聊天,一點也不理他個捨命陪君子的,優賢覺得有點無聊。
  優賢打了第三個呵欠之後,明洙注意到優賢的異狀,正想著怎麼處理這個拖油瓶的時候,剛好一個人走過他們身邊。
  
  明洙立刻喊了那個人。
  
  「聖圭!」
  
  那個叫聖圭的人回過頭來,很狐疑地看著他們。
  
  
  
  
  長得不算特別帥氣可是卻吸引人的男人。
  帶有淡漠的氣息,有些距離感。
  這是優賢對聖圭的第一印象。
  
  
  
  
  「這是…呃…」
  
  「我叫南優賢。」
  
  「喔!這是優賢,成烈的朋友。聖圭你能幫我招待他嗎?」
  
  那個一直掛著親切微笑的人露出一瞬間的為難表情,雖然很快,但是優賢還是看到了。
  自尊心讓優賢想要開口說不用了他自己找地方待就好。
  但是在他還沒把那些話說出之前,一句話搶先了他。
  
  「好啊!」
  
  看向那個明明就覺得困擾的人,有點懷疑對方為何要答應。
  但是畢竟是第一次見面,他總不能直接說你明明就不想幹嘛答應老子自己一個人也可以活得很好之類的話。
  
  算了,就當作沒看到吧!開心地玩!
  反正他也不能老是當人電燈泡。
  
  
  
  
  
  
  跟著聖圭到了另張桌子上,這聚會裡面沒有優賢認識的人,除了成烈明洙,已經剛剛才認識的聖圭。
  南優賢並不是個不識相的人,他嘗試找些話題跟聖圭攀談,意外發現聖圭並不是像優賢印象那樣不好親近。
  聖圭有問必答,對話內容整體來講稱得上是風趣幽默,他們聊到興趣時還意外發現彼此都非常喜歡音樂,聊到幾個喜愛的歌手,還不少重疊。
  第一次見面的兩人,這樣的對話質量算是十分高的。
  
  聖圭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漫不經心,不過看到優賢聊天聊到似乎有些口渴,杯中的飲料也已經見底,便站起來說著自己很渴,拿了優賢的杯子就走了,回來的時候帶了兩杯滿滿的飲料。
  
  
  
  聖圭偶爾會跟旁邊經過的朋友們打招呼,優賢也漸漸熟悉環境,可能是有點累了,他跟聖圭說他去忙自己的事吧,他自己這樣OK的。
  聖圭沒說什麼,只說吃的你都知道在哪吧,就離開座位了。
  
  人影交錯,偶爾優賢會看到成烈明洙在某處與別人聊天,偶爾會看到聖圭牽隻狗在會場晃來晃去,最後優賢還是回到自己的食物上。
  
  嗯…還不錯吃。
  
  
  
  
  
  
  
  
  
  舞台上的吉他開始調音,鼓手也在測試,似乎等等會有表演。
  優賢拍拍手上的屑屑,想說在表演開始之前先去解放一下,省得影響觀賞的興致。
  
  等到他從廣場那一邊的洗手間出來,廣場上已經微微聽得到歌聲,而且有點像某個人。
  好像…好像剛剛對方有提到他會表演,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傻傻地跑去洗手間。
  一邊暗罵自己蠢,一面快步跑回會場。
  
  上天對優賢還是蠻眷顧的,他還趕得及聽最後兩段。
  
  全場的燈光被調到十分昏暗,螢藍的燈閃爍,不是很亮的投射燈照著台上的聖圭。
  跟剛剛穿得像個好學生一般的人不同,聖圭鬆開了領帶,打開了胸前兩顆釦子,領帶隨著身體搖擺,尖端晃來晃去,也像是在搔著優賢的心。
  
  
  우린 닿아있어 언제까지나 이어질 수 있을 거라고 (하지만 우리의 맘은)
  우린 서로의 마지막이라고 항상 함께일 거라고 (항상 같을 수 없음을)
  
  속삭였던 약속과 맹세는 자꾸 켜졌다가 꺼져 (How you feel right now)
  그래도 우리는 마지막 이라고 이젠 영원할거라고 (How you feel right now)
  
  沒聽過的歌。
  
  但是身為喜歡唱歌的人,優賢覺得他又要在這個新朋友的記錄簿上寫下新的心得,他真的很會唱,默默在心底升起莫名崇拜的心理。
  
  表演結束,優賢拍手拍得很大聲。
  
  
  
  
  
  
  
  散場的時候,許多人拿到了花,優賢想著果然是非常用心的主辦人,連這種小地方都設想週到。
  
  聖圭從遠方走過來,遞給優賢一支桔梗,藍紫色的桔梗看起來很有生氣。
  
  「給你。原本每個人都有的,不過我沒有邀伴來,所以沒想到要送花。向日葵沒了,這桔梗給你吧。」
  
  第一次從男人手上拿到花,優賢覺得有點新奇。
  
  
  
  
  回到家,優賢先打了電話給聖圭,謝謝對方今日的招待。
  聖圭似乎有些意外優賢打電話給他,不過兩人聊了幾句,最後都是帶著好心情掛了線。
  
  
  滑過螢幕上各個人名,找到那個佔滿通話紀錄的人名,撥出。
  
  「喂?」
  
  「東雨,我回到家了。」
  
  「那有想我嗎?哈哈哈哈哈哈—」

 



41일是我第一耳就喜歡的歌 看了歌詞更是有感觸
當時馬上腦裡就出現了這個故事~

會跟我平時的故事不太一樣
不過愛情中的各種樣貌一直是我想傳達的
所以…就請各位看文愉快囉~

另外…原來我愈來愈突破我自己的極限了…
我原本以為我只能寫圭受的,不過人都可以成長的嘛(成長?)

對了 桔梗的花語有興趣可以去查查看…


替SOLO出道的耀燮與聖圭加油~
也為最近情緒不穩的我加油~
如果可以 留個言給我 讓我知道有人在看或是有人喜歡我的文章
是我平凡生活的動力 謝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