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著對方的手機訊息,金聖圭苦笑。
  
  『什麼時候金聖圭變成這種人了。』
  
  
  
  
  早上五點半,金聖圭準時醒來,無論晴雨,不管冷暖,他都會迅速換好制服,躡手躡腳地溜出門,踏著腳踏車往南優賢的家全速前進。
  
  南媽媽早就在等候,看到金聖圭滿頭大汗的出現,才放下懸著的心。
  
  「聖圭今天比較早喔!」
  
  「南媽媽好~」對於長輩金聖圭一向都很有禮貌。
  
  
  
  
  
  只有這個時候才能擁有完全的他,看著熟睡的南優賢,金聖圭如是想。
  
  金聖圭在每個上學日都會親自來叫南優賢起床。

  每個上學日都比南優賢早一個小時起床,都是金聖圭幫南優賢整理的書包,都是金聖圭幫賴床的南優賢著衣,都是金聖圭把百般不願意的南優賢推進浴室盥洗,都是先送南優賢到他的學校,然後金聖圭自己再默默地遲到,從來沒有跟南優賢抱怨過。
  
  
  
  
  
  
  往學校的路南媽媽的車上,有時候金聖圭跟南優賢會並肩坐在後座,但大部分時間都是金聖圭以補眠為由躺在南優賢的腿上,這是一整天他最期待的時刻。
  
  
  南優賢只有在這個時候會全心全意的看著他,會用那雙溫柔的手撫摸他的臉頰,偶爾握握金聖圭的手掌,與之十指交扣。
  
  
  躺在南優賢的腿上仰望著,世界彷彿只有南優賢一個,他的溫度、他制服上傳來的味道、他的撫觸,還有他那空洞虛無的笑容。
  
  

  為了這樣看著他的南優賢,金聖圭什麼都願意。

  就算每次整理書包總是看到女生寫給南優賢的信,還有南優賢尚未寄出的回信,他還是願意那麼做。
  
  就算每次都在南優賢的手機裡看到與幾個女生互傳的曖昧簡訊,他還是願意那麼做。
  
  就算每次按下床頭電話的重播鍵,都是那個總是鬼魅般營繞著他們生活的女生手機號碼,他還是願意那麼做。
  
  就算每一天只有那三十分鐘的溫柔,金聖圭還是很願意,很願意天天這麼做的。
  
  
  
  
  
  金聖圭覺得早晨三十分鐘只有自己獨有的南優賢——就是人生的一切,其他的,都沒有關係,他可以接受的。
  
  
  可以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