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亞的話
我是哎亞,鮮網/百度id皆為哎亞。
  架空






  早餐,是炫植一天中最重視的一餐。
  暖洋洋的陽光還有戀人暖洋洋的手。
  面對面坐著,連吃飯都左手牽著右手不分離的樣子雖然看起來似乎有些矯情。
  但這樣的一心一意去愛的兩人生活帶給他們滿滿的幸福。


  撥撥因為洗臉而被濺濕的額髮,滴著水的側臉有幸福的光澤。
  縱使昌燮睏到不行,還是會撐著起床陪炫植吃早餐。
  看見戴著隔熱手套端著醬湯從廚房出來的炫植,漿得筆挺的西裝,領帶卻是歪的。不管對方手上是不是拿著危險物品,昌燮伸了手就拉了炫植的領帶整理起來。
  炫植苦笑著,盡其所能地讓湯鍋閃躲昌燮的動作,就怕一個不小心溫馨變驚心。

  「好了。」拍拍炫植厚實的胸口,有型的領帶結整齊地環著炫植男性氣質的脖頸上,更加帥氣了。

  炫植對上昌燮的眼睛,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這樣的會心一笑帶給他們自然的幸福。




  一開始提出要同居的提議是炫植。

  因為已經發生太多次因為昌燮陷入深眠而連絡不上的情況,所以他才想要昌燮搬來跟自己住。
  他不是覺得年長戀人是出去外遇,而是想要貼近戀人的生活,想要照顧對方的意念愈來愈深,很怕昌燮會出什麼意外。
  跟幾個親近朋友提到想要嘗試同居,朋友們一個個都是激烈地反對,甚至恐嚇他會分手。
  但同居近三個月,若是問炫植感覺是什麼?
  他的感覺是好極了!甚至後悔自己沒有早點做這件事。

  把手邊的紙巾丟給吃大醬湯沾了滿臉的年長戀人。
  炫植擦了擦手,準備要上班了。
  昌燮提著手提包,跟在炫植後頭到玄關,把鞋拔子遞給正在穿皮鞋的炫植。
  每天早晨都不希望炫植去上班,雖然他一直覺得這樣的行為就像個小媳婦,一點也不是自己的風格。
  可炫植似乎不懂他的心情,總是笑得沒心肝的樣子。
  其實昌燮嘟嘟囔囔以及苦著臉的表情全被炫植看在眼底,也許就是喜歡看哥哥困擾的表情他才堅持每天要去公司的。

  「哥,我要出門囉~」炫植閉上眼嘟著嘴,示意昌燮如果沒有給他打氣之吻他就要耗時間直到遲到為止。

  雖然嘴上說著討厭炫植上班,但昌燮心底很驕傲有這樣一個有才華的弟弟兼伴侶,他希望炫植走到哪都是正面評價,當然不能讓對方遲到。
  即使主動獻吻非常令人害羞,昌燮還是湊上去,在那期待的唇上啾了一下。

  看見昌燮口嫌體正直的樣子,炫植笑得像要裂開似的,燦爛的白牙閃得昌燮眼睛都痛。

  「你快去!」推了一下還在得意的壞心弟弟,昌燮搧了搧紅得發燒的臉。

  把大門仔細鎖好,昌燮跑到陽台上,見炫植發動了汽車走人,才甘心走回屋裡。





  對著螢幕上的和弦還有音符發呆,空虛的沒有昌燮的時間過得特別慢。
  愈到中午炫植愈焦躁,今天昌燮是沒有行程的,要約著一起吃午飯還是自己一個人買了吃,炫植拿不定主意。
  明明早上還見面的,但炫植卻克制不住自己的想念。

  「喂~昌燮哥。一起吃午餐好嗎?」還是忍不住撥了電話。

  「嗯?已經中午啦?」拼裝著模型的昌燮用脖子夾著電話接聽,手上的模型根本還沒塗裝到三分之一。

  「對,已經想哥了呢。」

  「貧嘴,才剛剛分開呢。」即使已經交往了不短的時間,昌燮對於炫植的熱情偶爾還是不能適應。



  一個人的午餐太孤獨了,跟年長戀人共進週間的午餐讓炫植心情很好,就連上班的疲憊都消弭一半。

  有時候炫植創作遇到瓶頸的時候會趁著這個時候跟這個創意不亞於自己的哥哥交換意見,但更多的時間兩個愛吃鬼只是在討論晚餐的菜單。
  同居的生活公約一開始就訂定起來,要上班的炫植負責早餐,愛賴床的昌燮負責晚餐。
  有時候炫植下了班會有些應酬場合,但為了回家品嚐戀人的手藝,炫植時常草草乾了酒就衝回家。
  即便昌燮不要炫植這麼拚命,偶爾他也能自己一個人晚餐,但還是阻止不了固執的炫植。


  一個大男人提著購物籃在超市裡穿梭,十分稀奇,周圍的婆婆媽媽們都投以好奇的眼光,但是昌燮一點也不在意。
  他正在為晚上煮什麼湯做什麼菜苦惱。

  最近的應酬太多了,炫植不是容易醉的體質,所以總是幫忙公司前輩們擋酒,沒吃到什麼東西倒是灌了很多酒,令人擔心。
  回到家問了他想吃些什麼,炫植也只是看著餐桌上已經煮好的大醬湯說吃這個就行了。
  昌燮苦苦思索著,好不容易才想起來有一次炫植難得醉酒時嘴上碎念的煎沙篸。
  再順便買個鮑魚好了,偶爾奢侈一下。




  廚房裡只有蒸氣推起鍋蓋噗噗的聲音,門口按密碼的聲音變得很清晰,昌燮放下湯杓快步走向大門。
  到達門前剛好電子鎖響起歡迎的音樂,炫植一推門就與昌燮四目相對。

  「歡迎光臨寒舍,請進,當自己家啊!」昌燮很自然地說了一句玩笑。

  「啊,那我就不客氣了。」炫植也毫不尷尬接了下去。

  語畢兩個人便瘋狂大笑了起來,笑到兩個人都癱坐在地上,炫植大手一撈把想了一整天的人帶進懷中,汲取熟悉的味道,發現年長戀人身上的味道不像平常總是帶著豆瓣的辛香氣味。

  「今天不是大醬湯?」昌燮真佩服炫植跟狗一樣靈的鼻子,這樣他也能發現。

  把人帶到廚房,指指鍋上燉的鮑魚粥,還有已經洗淨準備處理的沙篸,昌燮嘟囔著今天就吃這樣,家用不能花太多,要不是得給你補氣,這些真的很貴。
  炫植開心地合不攏嘴,把下巴靠在昌燮肩上當個大型障礙物妨礙大廚做事。
  昌燮趕了幾次都未果,只好放任興奮的年下戀人繼續黏在身上。


  淺木頭色的餐桌上擺了煎沙篸、鮑魚粥,還有兩樣他們常吃的小菜,雖然簡單,但都是平時見不到的菜。
  炫植換了家居服,坐在昌燮對面,瞪著眼看著昌燮佈置餐具。

  「哥,煎沙篸?哥你不怎麼喜歡的呀。」

  「突然想起你上次說要吃的。」

  分針追著時針,晚餐溫馨的時刻。
  兩個人一面打鬧聊天一面吃飯,
  炫植挖了一大匙沙篸配飯吃,不管鮑魚粥還燙著也唏哩呼嚕吞下肚。
  平時兩人在外面總是嚴謹安靜的炫植,比昌燮這個哥哥還像哥哥。但是在餐桌上吃得很香的那個炫植,才是昌燮最認識的炫植,像個孩子一樣可愛,並且單純地愛著自己。




  收拾完杯盤狼藉的餐廳,昌燮倒了兩杯冰涼的麥茶,應該在看電視的年下戀人卻滑著手機。

  「哥,你聽。」今天在公司混音過的旋律從手機裡緩緩地流淌出來。

  是之前某次昌燮被炫植煩得受不了錄下的一小段歌曲,當時炫植說一直想不到Part.3的旋律,要擁有美好音色的年長戀人幫自己唱導曲,一定能夠幫助自己的創作。
  因為兩人簽約在不同的公司,所以昌燮總是拒絕幫炫植唱導曲的提議,但那次是炫植舉起手發誓絕對不外流,昌燮才勉強答應的。

  帶一點磨過輕砂紙的喉音,還有黏軟卻清脆的鼻腔音,音符像是在蜂蜜上滑過一般,被昌燮唱過的曲子都有昌燮個人慵懶的風格。
  Part.3的段子開始便沒有昌燮的聲音,但是旋律非常吸引人,昌燮福至心靈,有歌詞衝口而出的預感。

  「這首歌是要送給哥的,哥可以自由填詞喔!」炫植想盡辦法睜大眼睛,想要讓哥哥看見自己眼裡的真摯。

  「啊,這樣,那我可以填上任炫植是大色狼嗎?」用壞嘴掩飾太過驚喜的心情。

  「哥說我是我就是囉~」

  窗外的圓月並沒有看見屋裡發生的事情,戀人間的溫柔絮語還是留給他們自己。



這是看到韓網某一篇文 延伸出來的

甜文什麼的我真的很苦手啊orz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天馬行空♥KUMA
  • 所以...星期天還沒到(被打死
    所以...這是誰寫的呢(夠了你

    甜但是不會甜到手腳捲曲
    一種很像每日日記隨手記錄的感覺
    有一種淡淡的甜更多的是一種溫暖~
    被治癒了(#
  • 為什麼明天不是禮拜天_(;_ 」∠)_

    我一邊寫也覺得自己好像寫日記喔 流水帳
    這種流水帳式的寫法真沒嘗試過
    有治癒到就好QQ

    哎亞♬ 於 2015/10/09 12:13 回覆

  • 我是訪客哦ˊωˋ)//
  • 哦~終於等到你更新了ˊˇˋ
    他們這樣甜滋滋的,要生螞蟻了啦(#
    雖然這樣的清新小甜文很讚!
    但肉文好像也不錯(掩面////
    總之超愛大大的文的啦~
  • 我也覺得肉文比較好(x

    我也覺得太甜了(給任炫植嫉妒的一拳

    謝謝你喜歡~

    哎亞♬ 於 2015/10/09 17:5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