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短 微微微微慎(有看過我文的就知道這真的微微微微)
  
  
  
  
  
  
  男人,大部分都很重。
  
  喝醉的男人,則是,超級重。
  
  
  
  
  起光有點喘地把那個腳步不穩的室友扛到床上,才想要幫對方弄掉鞋子就聽到對方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俊亨啊俊亨,起來喝點水。」
  
  床頭燈的暈黃光芒照在醉酒人士的嫣紅臉龐,泛著光暈的樣子讓人看呆了。
  
  半張的眼睛濕漉漉地,平常會讓人想嘲笑沒睡飽的臥蠶真正性感了起來,魅惑的面容卻講著令人感覺啼笑皆非的話。
  
  「為什麼你們都那麼好…有人回推特…我都沒有」
  
  起光楞了,一開始腦筋還轉不過來,無法把俊亨的醉話轉譯誠自己能懂的語言。
  等到床上的人捲起棉被準備埋頭自己療傷的時候,起光才想到,似乎是Omarion回自己推特的事情,明明他們都有提到LA。
  
  沒想到看起來很冷淡的人會在意這種邊角小事。
  
  起光幾乎要偷笑了。
  
  
  
  
  
  「咦,俊亨也想要被回推嗎?」
  
  明知故問好像很好玩,尤其看著棉被團愈裹愈緊,棉被裡蝦子幾乎快要煮熟了,蜷成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
  
  翻開露出一點棕色髮絲的棉被上緣,醉態盡顯的臉上寫滿了彆扭,起光輕輕地笑了,在微熱的額頭上留了一個吻。
  就像他的嘴脣一樣,軟綿綿地帶著糖果香。
  
  「是嗎?我們俊亨?」
  
  那雙眼睛閉得更緊了,脣順著鼻樑向下,貼住同樣翹嘟的豐脣。
  
  舌尖順勢而入,酒精微刺的感受與糖果甜蜜的香氣混合,像是LA光燦的夜晚滋味。
  呼吸也跟著混亂,本來就不多的衣料件件剝離,暈紅的肌膚上被印了朵朵紅花。
  俊亨是讓他恣意揮灑的畫布,好喜歡。
  
  他不用特別提帶點鼻音的呻吟吧!?
  那是團員都喜歡與俊亨嬉鬧的原因。
  
  
  
  
  
  「俊亨下次我們一起跟Omarion吃飯吧!」
  
  「才…才不要!」
  
  躺在情事過後最混亂的現場,喘息都尚未平復。
  起光又說了很白目的話。
  
  
  這是什麼故意的問題!!??
  雖然醉了,但是俊亨還是有分辨自己是不是被耍著玩的能力。

 

 


 

藥草再讓我醞釀一下XDD


在LA俊亨跟賢勝都喝醉了………真好呢………(好屁

室友一定要好好照顧他們呀(笑


起光估扶著俊亨感覺好棒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