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南南圭無誤(欸

 

 

 

 

 

  
   
  
   
  
   
  
   
  
  他是很希望很希望南優賢可以回到他身邊。
  
  可是,可不可以不要一次來兩個啊!?
  
  
  
   
  
  
  下著雨的那天,黑傘黑衣黑壓壓的人群。
  其實牧師在說什麼金聖圭真的不太記得,他只是眼睜睜地看著那副櫻桃木方盒子,裡面躺著他一生最心愛的人,孤零零地淋著雨。
  
  『不知道優賢會不會冷…』
  
  平常這種時候,都是南優賢關心著自己會不會冷幫自己撐著傘,想到自己曾經不顧身體跟別人聊天聊得太開心,那雙溫暖的手幫自己披上外套,摀在自己肩頭的力道也讓他感覺幸福,雖然事後還是因為沒照顧好自己而被「懲罰」了,想起來仍然是溫馨的回憶。
  
  現在已經沒有那個人了,如果那個人還在那該有多好…
  
  微微抬頭,隱去眼角淚滴,已經說過了再見就不能哭。
  
  
  
  
  
  跟平常一樣,上班、教書、吃飯、教書、下班、睡覺。
  
  這樣的日子過了三個月,金聖圭都以為他將要適應沒有南優賢的生活,他又再一次把菜炒焦了。
  低著頭看著粘著鍋底的年糕,想到南優賢總會油膩著聲音說著『圭哥真是笨手笨腳,可是我好愛。』,然後就會被他亂拳揮打,但最後他還是會敗在南優賢深情的吻還有廚藝之下。
  
  他真的好想南優賢。
  
  「圭哥還是一樣笨手笨腳啊!但也一樣的可愛。」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溫度,背後貼緊的懷抱是熟悉的感覺,誰來了!?
  
  急忙轉過身,看見每晚都會夢到的微笑,眉眼間都是寵溺。
  金聖圭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想要揉揉眼確定這不是幻覺,雙手卻被拉住扯進對方懷裡。
  
  南優賢身上有雨水浸過的泥土味還有青草味,雖然不習慣,可是不討厭。
  
  
  
  
  
  吃過南優賢親手做的炒年糕,也許是長期累積的身心疲憊,也許是他打從心裡覺得是幻覺,反正金聖圭又敵不過瞌睡蟲的召喚,倒在南優賢懷裡就睡著了。
  
  夢裡他又站在南優賢的墓前,看著墓碑上依然溫暖的笑容,可是墓卻空了。
  金聖圭很慌,周圍沒有一個人,他想要喊叫卻喊不出聲,天空霎時轉黑,一道長雷打到他的面前,把他嚇倒在地。
  
   
  
  那道雷讓金聖圭滿身大汗地驚醒。
  
  
  小心翼翼地睜開雙眼,看見看了多年的睡臉就在自己正前方。
  太好了,他還在。
  金聖圭放心了。
  
  再小心翼翼地移開環在自己肚子上的手。
  環在自己肚子上的手?
  
  南優賢不是在自己正前方嗎?
  別過頭一看。
  不看還好,看了金聖圭差點尖叫出來。
  
  他正面睡了一個南優賢,背後也睡了一個南優賢,有鬼啊!

 


 

 

圭哥,他死了又回來本來就是鬼了好嗎!!(跟誰說

不要問我為何有如此詭異的靈感 我不知道(抱頭逃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