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最重的止痛藥,明洙還不能確定是否能夠起作用,畢竟這個男孩已經對各種截斷神經的藥物都有了抗性。
  明洙希望對方能不痛,又希望對方能痛,希望能不痛是出於憐憫,希望能痛則是出於專業。
  
  他受過那麼慘痛的摧殘。
  
  
  
  剛看到對方的時候,就看到他青腫的眼眶跟處處瘀青的臉頰,還有一看就是粗魯穿過的耳洞,耳洞那時正在發炎流膿,而且還穿著破舊的圓環。
  
  材質雖然是銀的,但是那個圓環鐵定不乾淨,才會發炎成如此令人怵目驚心。
  
  這只是第一眼印象,明洙原本也以為就是這樣而已,沒想到更慘烈的還在後面。
  
  身後的新傷舊傷就不講了,男孩的乳首、肚臍都有刺傷的痕跡,明洙仔細觸診還發現有斷在傷口中包在肉裡的殘片,紅腫青紫的患處用刀劃開,血膿泊泊流出。
  
  幾乎要掉下淚來了,明洙雖然對待傷者總是很無情,甚至會不屑那些因為小傷小痛就哇哇大叫的黑道份子,可是其實他的心很柔軟,總是用許多的表象去掩蓋真實的他。
  
  強撐住精神,用最輕柔的動作去一一找出那些隱傷然後仔細地縫合。
  成種雖然陷入昏迷,但是這麼龐大的治療也讓他滲出豆大的冷汗,明洙看到了用手巾細細地拭去了汗珠。
  望著濡濕的手巾,明洙也顫抖著擦去了自己的熱汗。
  
  真的…很希望對方能夠活下來。
  
  
  
  
  
  初見到明洙的成種顯得很害怕。
  
  不明的地點,不明的時間,以及陌生的人。
  想要大叫卻又無法,想要逃跑也沒力氣。
  
  看著嘶啞著喉嚨卻只能乾嘔的男孩,明洙嘆了一口氣。
  
  「別擔心,你安全了,我是醫生。」
  
  真摯又美麗的雙眼盈滿了陽光般的溫暖,跟那些人眼中的黑暗不同,成種鎮靜下來。
  
  「你叫什麼名字?」在空白冊子上寫上這句話遞給病床上的人。
  
  明白成種無法說話但應該有一籮筐的問題想問他,為了不讓病人與自己有落差感,明洙與成種開始筆談。
  
  有著帥氣雕刻外貌的醫生,字卻像是少女一樣可愛,成種一看到那樣的字就忍不住微笑了,他想,有著這樣字體的人應該不是壞人吧,漸漸放下了心防。
  
  
  
  
  
  大致外表看得出來的傷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可是最難的地方就是在身後的狼藉與受到多種藥害的身體還有刻意被毒啞的喉嚨。
  
  成種平均一天要高燒個兩次,這些都是殘留下來的傷害。
  
  明洙很想做個完整的治療,可是每次當他提出要成種翻過身去讓他作治療的時候,對方眼中的恐懼與陰影又那麼深刻。
  
  
  他真的很於心不忍。

 


 

這一章好溫馨喔(拭淚(你騙誰

我希望可以一步一腳印地把我的坑填完
如果有什麼對劇情啊還是有何心得
真的很希望可以來跟我說說

總之~非常歡迎來坐坐~

也謝謝陪我走過這些日子的朋友們 我會繼續加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