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圓的屁股坐在南優賢的大腿上,兩隻白嫩的手臂掛在他的肩膀上。
  這麼親密的動作,讓人忍不住懷疑這裡是寢宮。
  但這裡不是寢宮,是南優賢處理政事的書房。
  
  「優賢哥哥…呼…呼……再來…」
  
  熱血少年真不是一時半刻容易解決的。
  
  南優賢現在很後悔說要教聖圭什麼接吻之類的。
  
  每次聖圭被自己吻到面紅耳赤喘不過氣來的時候,他就會想入非非,然後想到對方是天使他又覺得有點過意不去,於是他就放開那讓他捨不得離開的紅唇。
  
  聖圭就會覺得南優賢是在看不起自己,喊著要再來一次。
  
  南優賢就這樣被挑起慾火然後又要勉強自己壓下邪念,簡直就是被凌遲加上沖鹽水,不不不,這搞不好是比凌遲加上沖鹽水還要毒的懲罰。
  
  
  
  
  聖圭去上魔法課的時候,是南優賢唯一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他可以認真地處理政事編列預算等等。
  距離聖圭下課的時間還有一段,他得加緊腳步,而且不能花太多體力,因為晚點他還拿這些體力去克制他自己。
  
  唉…魔王居然如此難當。
  
  
  正當他想在那浮濫的預算表上用紅墨劃個大叉的時候,又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咚!」
  「哎唷!」
  
  扶著額,南優賢很頭痛,第一是想說這孩子怎麼說不聽,第二是他這正事也不用處理了。
  
  果不其然那個溫熱的身子又靠了上來。
  
  「優賢哥哥親親~」
  
  今天瑟美到底幫聖圭上的是什麼課,聖圭身上怎麼這麼香!?喔~不行了,光是聞到聖圭的味道他就有點受不了,這好像是一種禁斷症狀。
  
  優賢原本清澈的雙眼變得血紅,把聖圭整個人捧到身上,緊緊圈住,甚至也沒有顧到聖圭容易受傷的羽翼,壓得聖圭好痛。
  
  「好痛!」
  
  欲望已經達到頂點準備大開殺戒的南魔王,聽到聖圭特有的軟軟嗓音一喊,頓時回復神智。發現自己已經捏痛聖圭,連忙放開握緊的雙手。
  
  
  
  
  
  掛著滴滴珠淚的兔子雙眼,還有因為受痛而嘟起的翹脣,在在都考驗南魔王的理智。
  
  別過頭,勉強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想,咬著牙說。
  「聖圭,你這樣不可以。」
  
  聖圭頓時傻了,眼淚掛在眼角滴不下來。
  
  「優賢哥哥?」
  
  「聖圭啊…親親不是在玩,親親是跟喜歡的人才能做的事。」南優賢沈痛地說著。
  
  聖圭聽到完全不能理解他的優賢哥哥在說什麼,臉上滿是疑問。
  
  「可是…瑟美姐姐說,被聖圭親親的人都會很開心啊…像明洙哥哥浩沅哥哥也…」
  
  聽到明洙跟浩沅的名字,南優賢腦裡像是被炸彈炸過一樣,頓時失了理智,抓住聖圭的肩頭大吼。
  
  「你說什麼!!??明洙跟浩沅!!??你也跟他們親了!!??」
  
  發怒的魔王非常可怕,就算是平時再溫文儒雅的南優賢在憤怒之下也是不折不扣的惡魔像。
  不講話也會嚇哭小孩。
  
  聖圭雖然不是小孩,但是眼淚也被嚇得像是水龍頭一樣嘩啦啦地掉。
  
  
  
  
  
  看見那不用錢的眼淚,南優賢馬上回復神智。
  
  『我在幹什麼…』
  
  在心裡嘆了一口氣,他覺得他應該跟聖圭講清楚。
  他放鬆手上的力道,輕輕扶著聖圭的肩膀。
  
  「聖圭,親親不是跟誰都可以親的。如果你遇到一個你很喜歡,想要靠近想要跟他永遠在一起的人才可以。」忍住心中隱隱作痛的感覺,南優賢說著。
  
  聖圭歪著頭,手指點著脣思考,南優賢不知道聖圭在想什麼,可是總覺得不安。
  
  像是過了一萬年那麼久,聖圭終於開口了。
  
  
  「所以…優賢哥哥是…喜歡我嗎?」

 


 

這孩子不笨 他只是偶爾蠢了一點 他還是很聰明的!!!
(到底在跟誰喊話

這篇整整卡了有一個禮拜那麼久吧窩得舔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