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慎(完全是廢話)

 

 

 

 

  
  蓬車旁燒火的男人女人或坐或站,有的愉快地談著天,有的只是拿著往不遠處樹幹丟著小刀,看也不看聊得快樂的人群。
  
  結實的身材,粗曠但不失有型的臉孔,今晚的獵物就決定是他了。
  
  那人拍拍身上的灰塵,收起小刀,並沒有走回火旁,只是繞到猛獸籠前,一一看顧。
  
  在強烈的飢餓感驅使之下,南優賢興奮地連眼睛都紅了。
  
  悄悄地走近男人身後,南優賢預備要施術。
  
  
  
  
  
  
  「嗨~」
  
  那結實的男人只是抬頭看了南優賢一眼,沒有回話。
  
  非常奇怪,一般來說術已經開始產生效用了,可是那人卻沒反應,南優賢憑著非人的直覺感到不妙。
  
  果不其然,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那人把猛獸籠的門閂打開,然後走過來,突然抱緊南優賢。
  正當南優賢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動彈不得,誰施的定身術?
  
  
  
  
  
  
  一匹狼緩緩地漫步到南優賢的面前,幻化成一個非常熟悉的身影。
  
  怎麼又是他!
  
  「李浩沅,放開我!」南優賢在那人與老虎獅子的大掌壓制下,只剩下嘴巴可以活動。
  
  「我上天下地才找到你呢!怎麼可能放開你。況且,你躺著很好看啊!」
  
  聽到令人為之氣結的話語,南優賢卻只能躺著瞪那個明顯心情很好的傢伙。
  
  李浩沅一手伸出,像是有隱形的線綁著,南優賢竟像木偶一般騰空被提了起來。接下來李浩沅手一揮,方才那些壓制南優賢的人與猛獸全都應聲消失,原來全是李浩沅的術法傀儡。
  
  「你又想幹嘛?」 掙扎了不少時間,南優賢有點脫力。
  
  記得上次與對方見面的場景,南優賢還是覺得他逃跑是正確的決定。
  
  那真的是恥辱的一天,他被綁在床上施了定身術動彈不得,李浩沅壓著他,而自己只能任對方予取予求,他自認自己非人類,體力不錯,可是李浩沅卻把自己做到昏過去五次又被做醒四次,他還以為自己會死在那張床上灰飛煙滅。
  
  『就算再好吃,他南優賢也不要填鴨式的吃法!』
  
  還以為躲了那麼多天不會被找到,沒想到行蹤早就被掌握,甚至還自投羅網。
  
  
  
  
  
  
  
  這個夜晚一點也不明亮,昏暗的雲影遮蓋了底下發生的事情。
  
  吸血鬼不會感受到寒冷,可是南優賢卻有骨子裡發出來的寒。他正被李浩沅彎折著身子雙手抵著樹幹,身後的粗長性器不停進出逞凶。
  
  「餓不餓?」
  
  南優賢很想叫李浩沅閉上他的嘴,不要問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可惜他只能被動地承受猛烈如大浪般的撞擊。
  
  「這邊嗎?」
  
  李浩沅好像找到了南優賢最敏感的柔軟地方,往那處一頂,南優賢立刻發出李浩沅所聽過最媚的叫聲。
  
  「挺好聽的嘛!」
  
  把南優賢的臀提得高高的,方才射入的白精早就從穴口旁流出,隨著莖柱擠入的動作而溢出,經過好幾輪的操幹,南優賢的雙腿早就無力酸軟站都站不直,腦袋裡是髒話與快感交雜,每當李浩沅稍歇停,他感受到全身都快散架時他就很想罵人,可是當李浩沅又劇烈運動起來,他又被後穴充實摩擦的快感給淹沒,就如此反覆。
  
  
  
  
  
  
  
  
  雲開見月明,皎潔的月光撒下,暴露了連接的兩人。
  
  南優賢感覺不對,原本緊錮自己的腰部的雙手變得有點毛茸茸的,身後的那人似乎也長高了,力氣很大甚至能讓自己騰空,穴內的兇器脹得更大更粗,他深深地感到不妙。
  
  不回頭還好,回頭一看他差點沒被嚇死。
  
  是狼,是狼人!
  
  化為狼人的李浩沅用兩隻粗壯的手臂緊緊抱著南優賢,仰天長嘯了一聲,跳上樹梢就開始狂奔。
  
  越過樹林與屋頂,李浩沅從後門竄進南優賢躲藏的小屋。
  
  把南優賢壓在屬於他自己的床上,把脹大一倍不只的性器又插入那穴肉早已被翻出的甬道。
  轉了身不用站著,躺在床上應該是舒服的,南優賢卻得承受更刺激的衝擊。
  
  今天是滿月,狼變的狼人獸性最盛,人性沉睡在潛意識底下,南優賢中了加強的定身術,一根手指也動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那種身體被硬生生地撐開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一般人類一定是受不了的,這時候南優賢就很怨歎自己是非人,他不但能承受,還能從中得到快感,非常悲哀。
  
  
  
  
  
  
  
  佈滿青紫筋路的性器十分可怕,頂進南優賢身體中他有種快吐的錯覺,頂端冠狀突起大力地摩擦他的敏感點,引起他陣陣顫慄,原本還能夠呻吟的現在卻只能喘息,李浩沅快速律動時他連一口氣都吸不到,喘得滿臉通紅。
  
  長長的舌頭劃過南優賢的腹肌,向上環繞紅纓兩點,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連甬道也不自覺地收縮吸附,讓李浩沅更加興奮,因為興奮所以他擺動的速度加快了,穴內內壁也更加緊窒,緊窒又讓李浩沅更加受不了,形成一種恐怖循環。
  
  數不清這是李浩沅第幾次射出,但是對方的昂揚一點也沒有軟頹下來,依然橫衝直撞。南優賢肚子裡滿是對方留下的液體,漲得可以。
  
  平常這樣的話,他早就已經吃飽了,可是他現在是吃飽了卻還是被硬塞食物到嘴裡的感覺,太不舒服了。
  
  抱著對李浩沅的滿腹抱怨(還有滿腹液體),南優賢又昏了過去,所以他不知道他就這樣被操弄到太陽升起月亮落下才結束。
  
  
  
  
  
  
  
  「有我這個大餐吃不要,跑去外面找那些垃圾食物,你真的很笨。」
  
  定身術早就失效了,南優賢是因為太過疲憊又腰痛屁股痛所以連講話都覺得累,沒吐槽李浩沅。
  
  『就算是大餐我也不想吃到吐啊!』南優賢想來想去,給李浩沅一個白眼是最省力又最能表達他心情的回應,不過他應該沒想到白眼的威力是蠻小的。
  
  一邊幫南優賢受盡摧殘的後穴上藥,李浩沅心情很樂的說「我血也很多,你如果沒吃飽的話,吸我血也是可以的。」
  
  『謝謝喔,但是我就是討厭吸血。』依然給了李浩沅一個白眼。
  
  『嗚嗚嗚…讓我離開…』南優賢心底悲鳴。
  
  
  
  
  
  
  
  
  
  
  後日談
  
  
  李浩沅終於學會什麼叫做吃飯要吃八分飽的道理,南優賢完事之後終於還有講話的能力。
  
  「喂,吸血鬼都是吸血,為何你是…吸精啊?」
  
  南優賢依然保持他一貫的風格,先白了李浩沅一眼然後才開口回答。
  
  「我討厭血的味道。」南優賢停頓了一下。「而且一滴精不是等於十滴血嘛!」
  
  什麼歪理。
  李浩沅覺得這傢伙的確就是欠幹沒錯。



 


結束啦(撒花)
開這篇讓我腦汁都乾了!!!!!

吃飽飽的南優賢我也生出來了(躺下

但是不得不說 可以任人搓圓捏扁的南花真有趣(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