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一度的金隊長來惹
  
  
  
  
  
  
  
  日巡到一半,金隊長就被緊急CALL回韓國,留下六個孩子在日本,雖然不是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可是金聖圭是他們的頭,是他們的精神領袖。
  
  以前哪個弟弟去拍戲去上節目,家裡都有個隊長坐鎮,心裡上多少都有安全感。
  縱使他不愛做家事又愛碎念,可是每個弟弟都還是抱持一種孺慕尊敬的心思對待聖圭。
  
  優賢看著手機,不肯放過他隊長的任何一點動態。雖然聖圭到哪個地點都會用聊天軟體告訴他動向,但是他多麼希望自己也能跟著回去。
  
  嘆了一口氣,才離開一天就開始想個不停,他真的快得相思病了。
  
  
  
  
  
  
  
  躺在飯店的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明明少了一個人就可以兩兩睡一間,可是優賢依然任性地賴在他與聖圭的房間,不讓經紀人退房。
  誰都知道南優賢發作起來任性得徹底所以也由著他。
  
  明明韓國跟日本沒有時差,優賢等待已久的晚安CALL卻一直沒有響起,滑開手機鎖楞楞地看著他與聖圭的自拍,然後再看著螢幕暗下。
  要打過去?不打過去?兩個完全不同方向的想法困擾著他。
  
  就在優賢決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撥了再說時,螢幕亮了起來。
  
  是聖圭。
  
  
  
  
  
  
  
  「優賢…」跟記憶中一樣軟軟黏黏的鼻音,可是稍微有些不同的地方,好像是哽咽。
  
  「哥怎麼了?不舒服嗎?有什麼事跟我說好嗎??」
  
  「社長他……」聽起來快哭快哭得樣子。
  
  「哥!我馬上請經紀人哥幫我買機票,你等我!我馬上回去!」
  
  「不、不用了…優賢我可以的…嗚…」
  
  「哥別哭別哭…你有我…有我啊…」
  
  「想你…好想你…優賢…」獨自一個人的聖圭遇上一個月一次的情緒低落真的是讓優賢心疼不已。
  
  
  
  
  
  不知道為什麼,聽著那每日每夜在自己耳畔叨念呢喃的嗓音,隔著電話反而聽起來更加細膩迷人,讓同樣孤單的優賢感到喉頭灼熱下腹收緊。
  
  「優賢…?優賢啊…」
  
  「嗯?哥,怎麼了?」
  
  「想念你的體溫…想念你的懷抱…」
  
  難得坦率的話語是高劑量的催情藥,明明知道對方處於脆弱的狀態,優賢卻無法控制地勃起了。
  
  本來無所節制的小鬼,平時總是順著欲望走,折騰自家愛人一整夜也是常有的事,除了拍戲工作,兩人沒有分離那麼遠那麼多天過,原來真是距離才有美感。
  
  如果現在聖圭在身邊的話,聽到這番話的優賢絕對是不可能壓抑的。
  
  「唔…?優賢?」
  
  「哥我在。」
  
  「不喜歡跟我說話嗎…」
  
  「我只是在幻想哥現在的樣子。」一定是包在棉被裡露出一顆紫萌頭顱,像隻可愛誘人的狐狸。
  
  「……」
  
  「我全身都很想哥喔~包括小優賢。」
  
  「呀!南優賢你精蟲上腦不會去看片子!」
  
  「要看也是看我們的啊!女角是你,男角是我,片名就叫做『我的操人男友』。」
  
  「南優賢你很變態!」雖然是疲弱的斥責,但是還是可以從話筒中感受滿滿的愛。
  
  「哥不就喜歡我變態嗎…」
  
  「…」
  
  「不說話?那我就當哥默認囉…」
  
  明明知道他的哥現在必定是面紅耳赤,但是優賢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嘴,想要欺負他挑逗他。
  
  「哥準備睡了嗎?」
  
  「嗯…」軟軟的鼻音聽起來煞是可愛。
  
  「裸睡的感覺好嗎?」
  
  「你怎麼會知道!?」
  
  「因為我是你最親愛的啊~聖圭~」
  
  「嗯…」在寂寞的夜晚聽到愛人的輕喚是種太過分的刺激。
  
  「哥想我嗎?」
  
  「沒有…」
  
  「嗚…哥說想我嘛!說嘛說嘛說嘛~我很想哥耶!小優賢也完全想哥。」
  
  「…嗯…」
  
  「哥?」沒有反駁也沒有同意的回應讓優賢覺得疑惑。
  
  「我…也是…」
  
  「也是什麼?」
  
  「…很想…小優賢…」
  
  被棉被緊緊裹住的人兒,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渴望,心底的話就自然脫口而出。
  午夜夢迴單獨一人時,他才會承認自己是真的很需要很需要南優賢。
  
  
  
  
  
  
  
  後來優賢說了什麼話語他不太記得,他只知道自己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順從對方,即便見不到那個人。
  
  「啊…哈…優賢…唔嗯…」想著對方熱燙的手掌撫摸自己全身,在每個敏感處放火。
  
  「真的好喜歡哥的小穴,把我夾得好緊…呼…」優賢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從電話的那一邊傳過來,搔刮他的耳膜,震動他的心弦。
  
  「嗯啊啊…不行了…哈…哈…」
  
  「哥…一起…嗯…」
  
  真的太愛對方,只聽著對方淫靡的話語,上下套弄就得到極大的快感,見不到面反而更加激情,一起攀上快感的頂峰。
  
  
  
  
  
  
  
  「哥…我愛你…」
  
  「我也愛你…」
  
  長期疲憊的兩人終於能睡個好覺。
  
  
  
  
  
  
  
  
  
  
  
  
  看著熟悉的人從保母車上下來,優賢忍不住心中的激動,急切地張開雙臂抱住愛人。
  聖圭不安地扭動,他還是不習慣在公眾場合做這麼親暱的動作。瞭解隊長想法的優賢鬆開懷抱,改搭住肩,詢問近況。
  
  「哥,到底社長怎麼了?」他真的非常擔心。
  
  「社長……說我還是太胖減得不夠多…」
  
  聽到這番話的優賢沉默了一下,又突然歡快地說。
  
  「……那我們多做點運動幫助減肥吧♥」
  
  「嗯…」
  
  聖圭沒有忽略優賢眼中滿滿的驚喜,他偷笑。

 



 

為何我會想寫電○來虐待自己!!!!

 

然後看到小夜說要寫○○○ 我就也想寫○○○
不過我實在下不了手 所以只好來個假的○○○惹

 

然後還讓兒子潮~爽~抖~

 

金聖圭一定會懷疑我是不是他的飯(我真的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