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鎮好像一直都是霧茫茫的。

梁耀燮每天早晨醒來這樣喃喃自語著。

 


臨近絕望公路旁的邊陲小鎮只有零星的旅客,他們會在漫長的旅程中,在這裡稍做停留或是休憩。

這裡真的不適合居住。

沙漠、仙人掌,還有缺乏的物資。

想喝上一杯龍舌蘭酒都不容易,因為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

這裡的人粗俗又純樸,喜歡的就搶,不喜歡的棄如敝屣,每個人都靠難吃的薯餅,淡如水的低劣酒精,沒牌子的雜牌香煙過活。

可是梁耀燮還是喜歡住在這,
因為有張賢勝。

 

 

 

房間的窗子沒有關,輕微的風沙鑽進房裡撲滿了地板。

梁耀燮並不關心這一切,只是直挺挺地躺在空曠的雙人床上。

這個時候的他覺得潔白床單上躺的似乎不是他,而是一具屍體。

沒有張賢勝的每一刻他都不覺得自己活著。
現在就是。


這幢房子又窄又小,樓下是他與張賢勝共同經營的小小修車店,雖然鎮小需求少生意不好,但是偶爾敲過客一筆就可以讓他們一個月喝得上龍舌蘭,雖然不好喝但是那是他們慶祝的方法。


梁耀燮不用下樓也知道張賢勝在樓下東摸西擣,弄著他們共有的那台小白。
悄悄地嘟起嘴生氣,張賢勝居然為了小白不理他,讓他迎接身旁無溫度的清晨。

但是他居然完全忘了昨夜他們大吵一架。
想起這件事的梁耀燮被自己愈來愈健忘的記性打敗。

不過…他們是為了什麼吵架…?

想不起來。

梁耀燮想來想去想不出個結果,索性坐起身子,習慣性地望向牆上的日曆。

九月十五日。

『對了…九月了…』

最近是不是已經到了冷淡期,他梁耀燮居然忘記這麼大的事。

 

 


梁耀燮與張賢勝初相遇就是在這個小鎮,他是跟著家族經商流浪行經這帶,被拐帶到這個小鎮,那時的張賢勝見梁耀燮瑟縮害怕的樣子,一時好心帶著他逃跑。

梁耀燮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個乾乾瘦瘦卻有雙清澈大眼的男孩拉著自己狂奔的樣子。

如果可以,他想跟張賢勝這樣繼續跑下去,永遠都不要停。

 

 


再一次見面已是經年之後,家業衰落借酒消愁的梁耀燮在酒吧遇見當舞者的張賢勝。

張賢勝又再一次救了他,應該說扶持他。
之後他們又一起經歷了很多事,包括張賢勝的爸爸再這個小鎮被仇家謀害,魂歸天際。


這次換梁耀燮陪著張賢勝走過最苦痛的時期。

從此以後他們再也沒有離開這個小鎮,即使這裡有的只有他們不好的回憶。

 

 


920

還有五天,梁耀燮默默數著日子。

『唉………』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男人雖然膝下有黃金,但是愛人比黃金重要太多了。

 

 


轉過身邁步下樓,老舊的木頭樓梯發出嘎吱聲響,引得人心煩。

偏頭一看,張賢勝果然對著小白生悶氣,手上的力道沒個輕重,梁耀燮默默為小白感到可憐。


從背後環住張賢勝的腰,小臉貼在熟悉的背上。
這個角度讓他看不到張賢勝的臉,這時候梁耀燮開始埋怨張賢勝長太高而不是自己長得太矮。

被環著腰的人怔了一下,開始扭動掙扎,無奈梁耀燮雖然個頭小但力氣可不小,箝住張賢勝讓他哪也去不了。

 

「賢勝啊…我愛你…」

 

梁耀燮跟張賢勝交往以來幾乎沒說過這三個字,當然比他還傲嬌的張賢勝更是沒說過,突然間梁耀燮說出這句話讓張賢勝愣住放棄掙扎。


把張賢勝轉個向面對著自己,踮起腳將唇送了上去。
兩人糾纏許久才依依不捨放開。

 

「會一直陪我嗎?直到死去那天?」抱緊懷中瘦小的身體,有些發抖的說。

 

「會…就算死了我也要跟著你…」很淡然,卻很堅定的語氣。

 


我們同死,共生。

 

 


 

看到Midnight日版mv的賢勝突然發起的靈感…

喜歡草藥的很少啊…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