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著小曲,那些他們曾一起做過的曲子,昌燮今天心情很好。

  在拌好的蛋奶調料裡加一點德式香腸、一點香料、少許海鹽,最後再鋪上最近盛產的切片鮮紅番茄。

  

  只要再放進烤箱就大功告成了,昌燮輕輕地抹去鼻頭上的汗珠。

  在沒有炫植的日子裡他真的學了很多呢。

  

  

  

  「如果你是女孩子,要幫我生孩子嗎?」

  

  「啊?搞笑嗎?那麼累,要也是你生啊。」

  

  「可是我是肌肉擔當呀!我大肚子沒有哥好看啦,哥怎麼樣都是很可愛的。」

  

  「呀!別揉我的頭,也別說我可愛,我可是哥呀!」

  

  假日的午後,豐盛的午餐讓他們四肢發懶。

  

  若不想出門練習就賴在宿舍混一個下午,有時看個電影,有時則趁哥哥弟弟不在的時候做點成人的事情。

  雖然宿舍又破又小,但情事過後一起趴在木地板浸淫著午後兩點的陽光,窩在愛人懷裡吃零食,不用去想明天的那種時刻最棒了。

 

  

  昌燮會唱歌,會打撞球,會滑板,不過生活技能就低能了些。除了起晚睡晚以外,東西亂丟也是被團員們唾棄的。

  有心軟的隊長,有可靠的二哥,有好玩的忙內,更有一個萬能的情人。根本不需昌燮自己學習什麼生活技能。

  

  其實炫植不用昌燮去特別為他改變或是學會什麼,只要做好自己就好。

  所以昌燮走到哪,都有忠犬的服侍。雖然不是那種無微不至的照顧,但是那種有人懂得的感覺很好。

 

  歌手的壓力不足為外人道,更不足與自己人道,他們都已經太懂其中的酸甜苦辣了,他們是在這樣艱辛的訓練生涯中萌生了情愫,更加貼近彼此。

 

  

  昌燮在生活技能上拿得出手的除了開車,應該就是煮咖啡了吧。

 

  每天要從瘦弱的身體榨出無限的精力應付繁忙的日程,即使隊長每天嘮嘮叨叨成員們記得吃掉自己那一份的綜合維生素,但昌燮還是遠遠地覺得不夠。

  三杯、四杯的咖啡份量,一點一點增加。

  但首爾的咖啡實在是太貴了,能省一點是一點,昌燮開始學著自己煮。

  

  剛學的時候總會失敗幾次。

  咖啡豆不便宜,但是太多的份量他也喝不完,端給成員們,那些崽子們喝了一次就不再幫他喝了,看到昌燮拿出咖啡壺總會一哄而散,最後只剩下恩光哥或炫植幫忙。

  

  炫植會皺著眉頭,瞇著笑眼一骨碌喝下,一句怨言也沒有,甚至還會提出實質的建議。

  面對昌燮的感謝與歉疚,炫植要他不要放在心上,不過就是喝了一杯失敗的咖啡,不是什麼大事。

  偶爾還會拿出私藏的零食塞昌燮的嘴。

  看著苦惱的哥哥因為美味的甜點而開懷,炫植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無論是咖啡還是甜點,最終的目的只要讓那個傻哥哥打起精神就好了。

  

  後來他們反而很享受兩個人待在廚房檯面前,被成員們忽略的coffee time。



  

  

  「昌燮哥吃吃看。」

  

  「這個跟咖啡不搭啦!我要吃奶油餅乾。」

  

  「就吃一個嘛~」

  

  不曉得是受到昌燮練習的啟發,還是炫植開發了新的興趣。

  光顧了幾次小區附近的甜點店,炫植跟裡面的店長小哥好像很聊得來,還教了他店裡招牌焦糖布丁的作法。

  交朋友的迅速程度昌燮是還滿讚嘆的,若是他自己就做不來。

  當然生手練習時多少會有失敗品,作為咖啡實驗品回收機的回報,昌燮當然會捧場吃一兩個。

 

  

  不好吃的時候會皺著眉頭,好吃的時候眼睛笑得升天,昌燮哥就是這麼容易看穿情緒的人。炫植覺得這樣很好。

  天天都處在一個屋簷下的彼此,還需要帶著面具過生活那就太累人了。

  他喜歡昌燮的情緒,也喜歡昌燮的情緒化。

  昌燮哥不太會用言語表達,每次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支支吾吾說不出所以然,最後總會放棄溝通,扁著嘴苦著臉的樣子,煞是可愛。 對,是可愛。



  看著昌燮把幾杯布丁連同自己剛煮好的咖啡端上托盤,蹦蹦跳跳地拿去分給哥哥弟弟,讓成員們也能跟他們一起享受下午茶時光。

  

  端起那杯香醇濃郁的褐色,炫植輕輕啜飲了一口。

  遠方昌燮跟星材吵鬧了起來,看著熱鬧的家裡,炫植認為,這就是幸福的模樣。

 

  你和我,就這樣,一輩子。

  

  

  

 

  

  「叮!」

  

  手機傳來醫院回診通知的同時,昌燮還在洗手間裡吐著。

  用清水洗去沾在脣邊的穢物,漱漱口,昌燮試著回想炫植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那樣清爽的幸福感充斥胸臆,小小空間裡瀰漫的酸味他也能忽略了。

  



  比起炫植的病,男人生子這種事情居然先被發明出來,可見這國家的出生率真的是慘不忍睹吧。

    

  辭去音樂工作,做了身體健康檢查,見了半年的精神科醫師,填寫大大小小數不清的表格,不厭其煩地回答一再被問的問題。

 

  就為了生一個對方的孩子。

 

  如果是自己的小孩,應該會跟自己一樣皮膚白但是難管教。但若是炫植的話,應該會有樂觀自信的態度,也許皮膚還會跟對方一樣黑,也一樣擁有燦爛的白牙笑容。

  想起對方,嘴角便會無法控制地上揚。

  

  

  

  炫植離開後,許多人跌破了眼鏡。

 

  還以為會頹喪度日的昌燮一改日夜顛倒的生活習慣,戒了零食冰飲,見了人總是掛著笑容。

  除了還是常握著一杯咖啡,其餘的地方都快要讓人認不出來了。

  雖然已經不住在一起了,但兄弟們的情誼是一輩子的,這樣的昌燮讓哥哥們很擔心。

  

  恩光與旼赫一同拜訪了昌燮。

 

  坐在佈置得很溫馨的客廳裡,雖然房子不大也不豪華,但細微處看得見炫植刻意的巧思,環顧四週居然井井有條。

  昌燮端上了水果磅蛋糕與熱拿鐵招待,這樣美味的蛋糕,居然是昌燮自己做的,更是嚇壞哥哥們。

 

  雖然喝了十幾年昌燮的咖啡,但從沒吃過昌燮做的蛋糕呀!

  果然昌燮真的是不同了呀。

  還以為昌燮受了怎樣大的打擊,但看著昌燮臉上沒有一絲悲傷的神情,梗在喉中的話又說不出口。

  

  日漸隆起的腹部太過明顯,哥哥們對視了一眼,認識得太久,早已明瞭對方的困惑。

  但面對泰然自若的昌燮,他們只好選擇相信。

  相信弟弟的選擇,一定是對他最好的,也是他想要的。

  

  

  

  送走了哥哥們,昌燮輕輕撫摸身體全新的變化。

  

  原本想要跟妹妹借卵的。

  擁有一個跟自己跟炫植有血緣的孩子也不錯,但他不想為妹妹的幸福帶來一絲絲可能的影響,於是作罷。

  幸好法律制定得還算周全,有個捐贈者看起來膚色很健康,也有笑起來就失蹤的眼睛,感覺上是相處起來令人很自在的類型。

  

  如果說那是一種類似一見鍾情的感覺,炫植也不會介意的,畢竟是那麼有自信的傢伙。

  當時昌燮馬上跟醫師表達了意願。

  

  無論是男是女,都會是跟炫植一樣的健康寶寶吧,想到就覺得很開心。

  

  將家裡整理收拾後,昌燮躺上像棉花糖一樣柔軟的沙發。

  撫著肚子睡覺已經成了新的習慣,昌燮開始能夠體會那種所謂母子心連心的感覺,雖然他並不算得上母親。

  

  好想趕快跟這個小傢伙見面啊,好想好想。

  用只有蚊子聽得見的聲音哼著炫植做的曲子,他睡著了。

  

 

  見了又見 我還是想見你

  

  想見你

  

  千年萬年 我都只是想見你

  

  想見你

  

  繼續那樣待著吧 會讓你一直笑著的

  

  即使時間流逝 我的眼睛也只想 見到你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都是大P叫我寫什麼寫手精分七題…

哪裡甜了!!

我只會寫惆悵文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