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性幫昌燮吹完頭髮,那個嗜睡的哥哥已經睡得頭一點一點的。
  
  雖然有時候成員們趕時間也會一起洗澡,但是昌燮跟炫植基本上並不會時常這麼做。
  他們都同意,適當的距離才是感情的加溫劑。
  
  自從昌燮手受傷以來,炫植就打破了他們說好的規則,每一趟都會跟進去。
  昌燮剛開始還說不用麻煩他,到後來則是懶得反抗。
  多說也是浪費口水,連成員們都要他答應,他一口對六口根本講不贏。
  
  雖然昌燮心裡知道炫植跟成員們是為了自己好,但是他對於自己受傷還麻煩大家感覺有些愧疚。
  其他孩子們他可以說不要就不要,但炫植很難打發啊…
  
  
  
  
  
  用沐浴球將沐浴乳打成細細的泡沫,炫植如果是自己一個人洗澡的話是沒那麼講究的。若是面對最珍惜的人,他會很細心。
  
  「哥把手抬高吧。」雖然已經包上防水膠,但炫植仍然還是擔心水氣會滲入,造成感染。
  
  「沒那麼嚴重啦…」昌燮漫不經心地回答,但手還是乖乖地搭到牆上去。
  
  沐浴球在身上游移,其實昌燮的右手沒受傷,單手洗澡雖然不便,但也不是不行的,但炫植完全把昌燮當作沒有雙手的人服侍著,讓他感覺又歉疚又害羞。
  
  泡沫塗抹到了兩腿間私密的地方,昌燮緊抓著牆,身體很僵硬,不敢亂動。
  受傷的第一天,就是因為他一直拒絕,結果差點被就地正法(只用手其實也差不多是了)。
  那天過後他都乖乖的再也不敢反抗,反正只是洗個澡,忍忍就過了,也沒別人看到!
  
  手指輕輕撫過敏感的地方,昌燮禁不住雙腿的顫慄,炫植發現了。
  
  「啊抱歉,我輕一點。」
  
  不曉得炫植是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那樣力度的摳搔是最令人難耐的,昌燮雖然拿出最大的定力,還是忍不住勃起。
  真是太丟臉了,不過是洗個澡啊…
  
  跟昌燮猜想的不一樣,炫植非常平靜地幫他清洗隱處,完全漠視他的不便。
  把他撩撥成這樣卻又假裝沒看到,這樣是體貼還是不體貼呢?昌燮忍耐著喘息,只希望趕快洗完,結束這折磨人的過程。
  
  萬分艱辛地洗完澡,昌燮的體力已經見底,在炫植幫他吹頭髮的時候,眼皮就不受控制往下掉。
  
  
  
  
  「哥,吹好了,去床上睡吧!」炫植拍撫著昌燮乾燥柔順的頭頂,總算大功告成。
  
  昌燮聞言並沒有張開眼睛,就只有伸出兩隻手,這樣的動作表示他並不想靠自己的力量起來。
  
  睏的時候特別愛撒嬌,是昌燮的習慣。
  炫植只好辛苦一點把這個大型布偶樣的哥哥扛上床。
  
  昌燮已經躺上床了手卻沒有鬆開,拳擊練了一陣子力氣也長大了些,讓昌燮可以拉下炫植跟自己一起擠著小小的單人床。
  
  「一起…睡…他們不在…」
  
  那敢情好哥你還知道他們不在呢,明明睡得迷迷糊糊的,炫植點點昌燮的鼻頭。
  不過其他成員的確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不在宿舍裡,只留下最宅的他們兩個。
  
  開著空調的房間,蓋了被覺得熱,不蓋又覺得冷,睡熟的人踢了被子很自然地往另一個熱源窩去。
  毛毛的頭顱在頸側摩摩蹭蹭,受傷的左手原本被炫植安放在被子外面,現在蹭進了炫植的腰間。
  環抱著喜歡的人,鼻尖被對方的髮絲掃過,呼吸繚繞著對方的味道,對方的手不安份地在自己皮膚上徘徊,那是男人的手嗎!?怎麼會那麼軟!?
  炫植感到理智逐漸退去,宿舍裡沒有人,而他在昌燮的床上。
  
  這麼好的時機,不上嗎?
  
  上了做禽獸,不上則是禽獸不如啊。
  炫植下腹滾著灼熱,腦袋也生煙了。
  
  昌燮的手滑啊滑地移到了炫植的胸膛,開始亂摸了起來,嘴唇軟軟地貼在肩窩上,好清晰的觸感。
  炫植嚇了一跳撥掉那隻手,對方卻吃痛叫了一聲。
  
  「哥,對不起!沒事吧!?」炫植暗罵自己怎麼會這麼粗心,都忘記昌燮哥手受傷。
  
  對方沒回答,只是撐起身子默默地爬到自己身上,燈光昏暗,炫植看不清昌燮的表情。
  
  「炫植是壞男人。」昌燮跨坐在重要的部位上,沒頭沒腦地丟了這句話。
  
  什麼?
  炫植認真地回想自己到底哪裡有做錯,哪裡不夠體貼,到底哪裡壞。
  
  「都說一起睡了!」哥哥這句話則是埋在他頸窩講的,表情他看不到,但是想必很不滿。
  
  事到如今炫植才像是電路通了一般突然懂了,頭上的燈泡發亮。
  
  原來這樣叫做壞啊!
  
  
  
  
  
  「哥,來。」昌燮俯下身,讓炫植像是吃軟糖一般吮吻自己豐厚的下唇。
  
  昌燮哥不搞笑的時候,眼神像小鹿一樣,濕漉漉的,躺著仰望的時候炫植不能看清愛人全部的表情,但是在陰影中昌燮溫柔的眼睛依然很清楚,總能擷住他的目光。
  
  他們同樣不太懂綜藝,有時候上節目的時候接不出話或是接錯了,炫植會看到昌燮慌張不安的眼神,很清澈又困惑,讓人泛起些許心疼。
  在演藝圈生存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可能是野心也許是綜藝或者是運氣,但這個單純的哥哥是個認為好好唱歌就可以征服世界的熱血笨蛋,除了奇怪的表情他不會表達他自己。
  這點於綜藝是相當吃虧的。在節目上他只能用玩笑帶過幫助哥哥避開尷尬,私底下他就可以伸出雙手擁抱,希望撫去對方的不安。
  希望愛人可以一直天真快樂,不就是愛的基本嗎,炫植打從懂情這件事開始就是這麼認為的。
  
  厚實的手掌沿著頭頂的髮絲撫摸到腰間,昌燮有時候耍賴只肯讓他親個兩三下的時候,這樣可以讓鬧脾氣的哥哥乖順下來,屢試不爽。
  
  就算四片唇肉已經分開,唾沫相連的銀絲仍然糾纏不已,激烈的親吻造成嘴唇的紅腫,胸口也因為些許缺氧而喘息不定。
  
  棉質睡褲被撐出曖昧的弧度,跪坐的姿勢讓昌燮特別能感受到炫植的動靜,戲謔性地摩擦不安分的地方,炫植倒抽一口氣,主控權現在在上位的哥哥身上。
  沒想到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真的一點也沒法抗拒,炫植反省了一下平時是否做得太過分,所以被全力反擊。
  
  不讓自己落於人後,炫植雙手試探性的撩起下襬深入。
  沒有預想的反抗,他放心地逗弄已經微凸的乳尖。
  
  「嗯嗯…啊…」
  
  褪下兩人的睡褲,昌燮原本很專心在生澀的挑撥,敏感的乳首禁不起一絲絲的憐愛,只是幾次揉捏磨蹭就讓昌燮失去了發球權,只能勉強用手肘撐著身體,讓炫植恣意攻擊他敏感的耳廓、頸側還有殷紅的蓓蕾。
  
  「哥轉過來,讓我幫你。」
  「不、不要!」
  
  昌燮知道炫植想做什麼,雖然他們之間沒有什麼不能說沒有什麼不能知道,但要讓另一半近距離觀看私密的地方,他還沒有那種勇氣也沒做好準備。
  為了讓炫植打消那個念頭,只能先下手為強。
  
  「我想要了。」
  
  生硬的想要自己擴張,卻又抓不到訣竅,受傷的左手不方便,右手又不習慣,昌燮胡亂地擴張了一會兒就想把炫植的熱燙塞進去。
  
  「哥不行!會受傷的!」
  「可是我現在就好想要。」昌燮嘟著嘴撒嬌。
  
  炫植想要阻止這樣莽撞的行為,可是被這句話堵回去,只能發愣著看哥哥蹲坐在上方,吃力地一點一點吞吐自己的陽物。
  從來沒有被昌燮這樣索求過,炫植身為男人的虛榮心小小地爬起來,心裡像是包了花蜜一般甜。同性間的愛情在性事上一向是辛苦的,炫植總是認為年長愛人是犧牲自己在配合他,甚至也放棄自己男性的需求,成為承受的那一方,所以更加珍惜更加寶貝這段關係。
  沒有開發的甬道還有些乾澀,使他們都很辛苦。即使磨痛了炫植同樣脆弱的器官,他一點也不在意,現在哥哥是多麼需要他啊。
  
  
  
  
  「呃嗯…」
  
  熱硬的碩大填滿了昌燮體內的空隙,逞強的後果很不好受,窄小的通道被硬撐開來感受特別明顯,他皺起眉頭試圖適應,心臟跟呼吸都好快,接下來昌燮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要說那些他們都看過的愛情動作片了,跟炫植在一起前昌燮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是那個被侵入的一方啊,他模擬不來。
  雙手抵著炫植的腹肌,昌燮試著抬起臀,只是幾公分的移動,體內摩擦的感覺就深深嚇到他,不過這樣他就已經快軟腳了,沒想到拳擊完全沒辦法訓練到床上的耐力,這方面他還是嫩到不行。
  愈緊張,體內就愈緊窒,讓兩個人都辛苦。
  
  炫植扶著昌燮的腰,隨著對方的動作輕柔地向上律動,他要是現在就搶走了哥哥的主場搞不好下次就沒有那麼好的福利了。
  
  「哥慢慢來,這樣很好。」
  
  鼓勵才是最好的方式,昌燮原本緊繃的表情漸漸放鬆,進入也變得順利,在深入到某個部位的時候,甚至會有一絲空白的極樂表情。
  
  從緩板進階到行板,再從行板進到快板,每一下都頂到最高,再落到最深。昌燮從一開始很壓抑,到後來完全把意識的主宰交給快感,身心都放鬆下來讓炫植帶領他翻越一重重高山峻嶺。
  
  因為這是第一次嘗試的體位,太過刺激,昌燮比平時還早到達高潮。
  花芯深處扭絞得厲害,噴發得又快又急,要是往常的炫植會把握時機一起登頂,但因為今天這種機會太難得了所以炫植捨不得用上全力,宿舍裡沒有人,年長愛人又聽話,沒有做到哥哥軟腳的話就太可惜了。
  
  
  
  其實昌燮根本已經承受不了了。
  心臟在胸腔裡蹦蹦地跳,快感沿著脊椎神經衝擊腦門,腦袋嗡嗡作響,硬挺的陽物還在體內肆虐,戳弄著敏感點,昌燮想推推不去,想抽抽不開,整個人癱趴在炫植的胸膛,任著炫植抓著臀抽出又頂進,好不可憐。
  
  「不要了…」
  
  抽咽著求饒,昌燮淚眼汪汪埋在弟弟胸前搖著頭,高潮後再持續刺激快感會放大兩倍,他真的快壞掉了。
  
  「我快了,昌燮再忍忍好不好。嗯?」磁性的男性嗓音用些微強硬的語句誘哄意志不堅的年長愛人,昌燮本來就聽話,快感交迭之下怎拒絕得了。
  
  不讓昌燮太費力,炫植使力將哥哥抱起,快速地翻了個身,確定這樣是不會弄痛傷口的姿勢,他墊了個枕頭在昌燮腰臀下,對準才離開幾秒就饞得不斷開闔的小嘴再次挺入。
  
  「嗚…」姿勢的變換帶來新的快感,昌燮原本疲軟的物事又悄悄地升起,經過短暫的休息他依然是那個敏感的情色體質。
  
  炫植抬高昌燮的雙腿,穴口貼緊自己胯部,方便他能夠大幅度的擺動。
  他故意緩緩地抽出,撫過穴內每一吋皺褶,又強力地插進,頂撞那個會讓人頭皮發麻的柔軟。
  反覆幾次下來昌燮被快感折磨得比先前還厲害,臉頰整個漲紅呼吸急促,眼神渙散表情遲滯,嘴裡嗯嗯啊啊不成句的呻吟,性器繃緊,頂端流出透明液體顫抖著滴落腹部,身體被炫植的律動左右,雖然皺著眉頭,但其實根本爽得不知南北。
  
  他的昌燮哥真的很棒。
  
  只要炫植喜歡,即使昌燮已經到達快感的極限,不堪負荷了也不會推開他,容納他的密穴依然會緊窒地吸吮著他,如果要求,昌燮也會弓起身體挺著綻放的蓓蕾供他舔舐玩弄,像隻乖順的貓咪。
  
  但因為炫植很愛他,所以不會這麼做。
  但讓炫植這麼珍惜的人卻學不會保護自己,這次還把自己弄傷了,讓他好難過。
  他知道男人身上的傷口是戰勳,其實也沒什麼大礙,但炫植很難排解心中那小小的不開心。昌燮哥要做什麼,他都會支持的,只是對方居然不珍惜自己,讓他傷心。
  一想到這,炫植又忍不住狠狠地把兇器埋入溫暖潮濕的柔軟,有如急板一般華麗彈奏。
  如果他是琴手,那昌燮就是發出完美樂音的鋼琴,身體碰撞的聲響與甜蜜的輕吟奏響出最美的夜之交響曲。
  
  
  
  
  當密穴肌肉又開始像魔鬼魚一般緊咬自己熱棒時,炫植知道年長愛人即將迎接第二次的頂峰,但噴發一次之後想要高潮就沒有那麼容易,需要更頻密的刺激。
  所以炫植握住也在微微跳動昌燮的物事,上下搓揉。
  
  「讓哥先到,好嗎?」
  
  「不…不用…管我…」被雙重快感衝擊到哭出來的昌燮有氣無力地搖著頭,他不可能二次高潮之後又繼續被炫植打樁的,他一定會立刻死掉。
  
  「那就一起到囉!」炫植擅自下了這個決定,不理會昌燮高分貝的哀求呻吟。
  
  
  
  
  
  幾乎是同時到達。
  
  昌燮的濕黏沾滿了炫植的手掌,而炫植的也用白濁填滿了讓他依依不捨的緊窒。
  高潮過後昌燮立即昏睡過去,連清洗自己都沒辦法。
  這樣狂暴的情事對昌燮來說,果然還是很吃力。
  
  
  炫植收拾了他們造成的狼籍,用濕毛巾把昌燮上上下下擦拭了一遍,還拿出醫藥箱把激情時弄壞的藥布換了,輕手輕腳地擦上特地跟俊亨哥打聽來的藥膏。
  
  睡著時候的昌燮很乖,讓他想起從前自己時常這樣偷看昌燮的睡臉,當時的他有時候還會偷吻愛人。
  回想起當時的自己,再看看現在的自己,可以佔據他身邊的位置,是多麼幸福。
  
  搬來自己床上的枕頭,炫植小心翼翼地在昌燮右邊躺下,閉眼之前特別把昌燮帶傷的左手拉到棉被外放好,並在心裡祈求它能快點痊癒。
  
  真正睡覺前炫植把空調轉成舒眠模式,他要好好養精蓄銳。
  
  如果早上成員們還沒回來的話,再拉哥哥做個晨間運動好了。
  機會要好好把握嘛!


 

明明只是要炫植幫他呼呼

不曉得為什麼變成坐上去= =||||(大汗

又為什麼變成長字數肉文= =||||

再為什麼是這種呼呼法= =||||

(被李昌燮打

 

PS: 男人身上的傷口是戰勳這句出自於我親愛的CP 米拉拉大大

4659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