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總是掛著笑容的優賢最近看起來有些苦澀。
  他的生活如舊,但是誰也不知道他的心裡缺了一塊。
  
  東雨平時生活在別的城市,兩人都用電話聯絡。感情明明沒問題,可與東雨一起時優賢總會想起聖圭。
  他喜歡跟東雨相處時的自在踏實,像是跟另一個自己相處,可是時間久了激情已過,平淡如水的愛情起不了一點漣漪;聖圭不一樣,聖圭不是他的所有物,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他的心,有時迸出的話語總會讓自己感到驚喜,有真正在戀愛的感覺。
  
  上班的時候會想到聖圭,吃飯的時候會想到聖圭,洗澡的時候會想到聖圭,無論站著坐著躺著蹲著都會想到聖圭。
  
  回到家打開電腦,看見通訊軟體上熟悉的人名,看著它亮起,又看著它暗下,是自己去招惹了踰矩了,不能再去干擾對方的生活了。
  
  
  
  
  
  
  成烈突然說起聖圭,他說那天唱歌沒有多跟聖圭說到話,他知道優賢與聖圭有在聯絡,說有機會再找聖圭出來吃飯聊天,問他們最近聯絡得如何。
  
  優賢支支吾吾地說,聖圭最近不錯啊。
  成烈似乎沒發現優賢心中的百轉千迴,只嚷著說要優賢替他傳話,說是要不要再約出來吃喝。
  是個很好的藉口呢,可以聯絡聖圭。
  
  當天晚上優賢就點下了那個幾個禮拜沒點過的名字。
  聖圭還是如往常一般地回應他,兩人又開始恢復聯絡。
  
  
  
  
  像是有默契一般,兩人沒再提過東雨,還是一如往常的電話簡訊不停,曾經冷卻下來的曖昧又悄悄地升溫。
  
  兩人進展地很快,時常一起吃飯看電影,從像是朋友般的距離到了有一些親密的肢體接觸。
  人多沒人注意的時候,他們會牽手,單獨的時候會擁抱,甚至會親吻,像是戀人一樣。
  但是聖圭從來沒問過優賢關於東雨的事他要怎麼解決,只是這樣跟他一天過一天。
  
  優賢不是沒談過戀愛的新手,他知道在愛情面前沒有所謂風度,他不知道為何聖圭從不開口,是因為對他有信心,抑或是對方只是在玩玩而已。
  
  說來可笑,他是劈腿的人,卻在擔心自己是不是被玩了。
  
  
  
  
  聖誕節的煙火聽說是幾年來最盛大的一樁。
  不知道是誰提到這件事,最後就一起去看了。
  
  不是沒有去看過煙火,跟別人跟東雨都有過,可是這是優賢最緊張的一次。
  原因無他,就因為對方是金聖圭。
  
  倒數的時候,對方的臉龐上揚四十五度角,真的很迷人。
  盤算著結束之後要親吻,身旁的情侶也都如此吧,沒人會發現的。
  最後的結果讓優賢很失望,甚至說是難過吧。
  聖圭避開了,不知是忌憚著人群還是忌憚著自己。
  
  愛情就像絢麗的煙火一般,最美麗的時候就是要凋零了。
  
  
  
  
  
  
  
  
  聖圭要去非洲國家出差六週,沒有網路沒有手機的地方。
  
  出差前的日子有空閒的時候,兩個人幾乎膩在一起,就算什麼事也沒做只是看著電視。
  似乎是為了抓住愛情的尾巴,他們燃燒著彼此的熱情。
  
  「你會等我吧?」這句話聽起來有點模糊。
  
  「會啊~」
  
  嘴上說著會,但是優賢心裡一點也不確定。
  
  
  
  
  
  
  六週,41個日子,不長也不短。
  
  聖圭離開的第一天,優賢並沒有去送他,因為好像也不是那種互定終身的關係,也不是很長久的別離,於情於理,好像都不該去。
  
  原本以為會有非常想念空虛的感覺,是有,不過更多的是鬆一口氣。
  畢竟,是走在鋼絲上懸在半空中的愛情,擔心的成份大於愉快。
  
  可以在東雨打電話來的時候,講話大聲一點。
  即便以往聖圭在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忌諱過接東雨的電話,聖圭總會淡淡然地看著優賢講完,掛斷,然後繼續他們原本在做的事。
  
  某次跟朋友們去唱歌,優賢想到那個相遇的夜晚。
  那時聽到那樣令人印象深刻的嗓音,就進入了自己的心中吧。
  
  記得他剛開始確定自己心意的時候,會想唱著相見恨晚,而現在只會想唱兩難。
  張東雨沒有什麼錯,放縱的是他南優賢自己。
  
  
  
  
  金聖圭並不是相處起來真正感覺舒服的人,這點優賢很清楚。
  
  因為愈相處愈瞭解,他們很相似。都是自主性高的人,換個方式說,就是自我感覺良好。
  奇怪的是,人們會不自覺地被自己吸引,卻又容易厭惡自己。
  優賢可以跟東雨相處愉快,那是因為東雨性格隨和,因為愛情,更能放鬆界線。
  而優賢與聖圭,他們有太多可以衝突的點,那些都被隱藏在熱戀的表面下,沒有人去碰觸。
  
  他喜歡與聖圭在一起可以激盪腦力的感覺,互相拌嘴像對歡喜冤家;他也喜歡東雨體貼地不著痕跡,什麼話都可以輕鬆地講,不用顧忌。
  他喜歡他們,唯一不喜歡的,是自私的自己。
  
  第十天,躺在屬於自己,一個人的床上,想起金聖圭的時間少了很多很多,愧疚的時間愈來愈多。他應該沒資格去傷害任何一個人。
  
  第二十天,歡愛中他想起聖圭的臉,分心了一下,他應該把他的影像從腦海中抹去,這對東雨來說並不公平。
  
  第三十天,聖圭打了通國際電話來,優賢因為工作沒有接到,看著亂碼的未接顯示,悵然若失但不會焦心,他們的路已經漸漸岔開。
  
  第四十天,本來應該要思考的問題早就有了答案,優賢不用也不必去接機了,這就是答案。
  
  
  
  
  聖圭沒再與優賢聯絡。
  
  原來,分離並不需要道別,只需要轉身而已。




 

這樣的結局好像有遺憾對吧…
可是我覺得這樣的結局也許才是應該

 

愛情裡有時候心會跳到別人身上
要看清並不容易
要跳脫更是困難

 

至少…我把它完結了…(別打我XD


其實這是朋友的經歷 所以一直用一個人的角度去看

後來他的確跟原本的情人分手了

又再過了一段時間 他又跟聖圭的角色聯絡上了

現在也在一起

這算是HE嗎?

不知道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