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Paradise外花園照進來的陽光應當是非常明媚,可是不知道為何金聖圭總覺得有些黯淡。

  
  也許是因為不遠處那個對著客人露出燦爛微笑的人。
  
  
  
  
  Paradise沒有傳說中的制服,但是有規定穿著。
  規定也很簡單,白襯衫黑配件,然後要像個執事。
  
  南優賢是屬於比較花俏的那種,他總是穿著合身的白襯衫搭上筆挺的黑色西裝背心,然後再綁上一個稱頭的蝴蝶結。這樣複雜的搭配無損他皇帝稱號,反而還讓他看起來有份邪佞迷人的氣息。
  
  他人臂上掛著潔白的手巾,伸出保養良好指甲乾淨的手,正在幫客人的杯子注入花茶。
  有力的手臂冒出隱隱的青筋,看起來很男子氣,那雙桃花眼笑瞇著與客人對話,逗得客人咯咯輕笑。
  
  那是在營業時間內的南皇帝。
  
  如果營業時間外的南優賢,就完全不是金聖圭以前所認識的南優賢。
  
  
  
  
  
  
  
  以前的南優賢,是個害羞木訥的孩子,腦袋裡有偌大世界別人都無法瞭解,所以那時候才會認識了金聖圭。
  
  原以為再也不會見到的人,再次見面卻已經是恍如隔世,現在這個南優賢他根本不認識。
  冷漠殘忍的笑容,一點也不適合掛在那張他記憶中一直溫暖的臉。
  
  在店裡見面的那天,在張東雨跟他介紹南優賢是店內王牌時,金聖圭完全沒有掩飾他驚訝的表情,可是南優賢卻是一臉平靜,像是第一次見到金聖圭一樣禮貌地伸出手,與他相握,那雙手很冰冷很陌生。
  
  
  
  
  
  
  
  
  
  要不是張東雨苦苦哀求他,他才不會想要作這份工作,說什麼店裡面人手不足,他經營得很累,什麼哥的領導能力好一定可以讓店大紅大紫,現在想起來完全是屁話,張東雨看起來天真的笑容背後根本就是一肚子壞水。
  
  第一天上班,什麼都不知道的金聖圭就隨便穿了一件略顯寬大的白襯衫也隨意綁了領帶,,顫凜凜地為客人端上檸檬水。
  好死不死他剛好碰到所謂的新人殺手,專門來找碴的。
  只見那個有點福態的中年太太故意裝作沒接好,玻璃杯就這樣直直落地。
  
  哐啷一聲,玻璃碎片飛濺,水流滿地。
  全店的人通通停下手邊的事看向肇事的金聖圭,包括南皇帝。
  
  「你!你看看,我流血了!你怎麼做事的!」
  
  「我…對不起對不起!」
  
  慌張的金聖圭趕快蹲下擦拭血漬,可是那個太太依然是拉高著音量叫罵著。連張東雨出面都沒有辦法解決,奇怪的是平時專門解決這種疑難雜症的南皇帝站得遠遠的,沒有用他那迷人的桃花眼婉轉的話語解決這僵局,只是待在角落用一雙輕蔑的眼旁觀。
  
  最後是冰山金明洙出面解決,被他用那堅定嚴肅的眼眸一瞪,那太太就乖乖屈服了。
  遇到客人找碴交給金明洙是方便簡單,但是這方法不能常用,用得好全身而退,用不好可能就大家法院見了。
  
  所有人包括張東雨只是疑惑南優賢的反常,但金聖圭則是記住南優賢那時冷然的眼神,久久無法遺忘。
  
  
  
  
  
  
  從第二天開始金聖圭就變了,變得很積極。
  
  知道怎麼取悅客人怎麼說話怎麼端茶,新手偶爾的困窘樣也讓客人覺得很可愛新奇,指名率大增,
  配合店裡的節慶活動推出的週邊商品也讓被金聖圭逗得樂陶陶的客人們搶購一空。
  
  業績板上寫著金聖圭名字的牌子愈移愈前面,最後終究超過了穩坐龍頭的南優賢,以三倍的業績數字。
  
  
  
  
  
  
  
  下了班的Paradise沒有營業時那麼光輝燦爛,混亂的廚房黯淡的空間,還有髒亂的洗手間。
  
  Paradise的前後輩制度很重,無論你年紀多大多小,這裡資歷最菜的人就是要掃廁所。
  當金聖圭拿著拖把拖著充滿水漬黑腳印的地磚,一面喘氣一面碎念時有人開了門。
  
  是南皇帝,喔不、是南優賢。
  
  「你在拖地啊…那我去別間。」
  
  「你要用可以用啊!憋太久會生病的。」
  
  南優賢的臉孔有微細的抽搐,雖然只有一秒。
  
  然後下一刻他快步走進來,把沈重的門甩得作響。
  抓住金聖圭下了班鬆開的領子將對方上身壓上洗手台,像狂暴的颶風一般強吻了他。
  
  
  
  
  「這樣才叫做憋太久生病了。」
  
  用力放下金聖圭的領子,南優賢漆黑的眼珠直盯著對方宛如小動物受驚的雙眸,吐出這麼一句話。



 

好開心~~~統統都歪了~~~(撒花(有病

 

是說…大家比較想知道遊戲過程還是過去的事?(只能選一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