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圭獨自一個人在草地上,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到這裡的,也不知道為何會在這裡,腦袋一片混亂。
  
  他隱隱約約想起好像起床的時候看見床頭櫃上有一張紙條,要他在某時某點的時候到這個地方,但是為什麼要來他記不清楚了。
  這時聖圭就會埋怨起自己的腦袋未老先衰。
  
  
  茫然地晃蕩著,突然見到不遠處有個熟悉的身影。
  
  『是優賢!』
  
  聖圭見狀就要邁步往優賢所在的位置走去。
  可是走沒兩步他就停了下來。
  
  因為他看見他的優賢,帶著好溫柔的表情勾起一個女孩被風吹起的長髮,再輕輕地將髮絲勾到她的耳後。
  
  
  那畫面好美。
  
  
  當然這句話不會是聖圭的心聲。
  聖圭就看著優賢牽起女孩的手,將手搭在自己的手臂上,慢慢地離開聖圭的視線。
  
  驚愕、心痛、不敢置信,各式各樣的情緒充塞了聖圭的腦袋,炸得他負荷不了。
  
  
  在倒下之前,他心裡只有一句話。
  
  『為什麼……』
  
  
  
  
  
  
  
  
  
  
  
  聖圭帶著滿身冷汗地醒來。
  
  一個人如果已經睡超過本來應有的睡眠時間,還硬要繼續睡的話,就很容易做惡夢。聖圭一邊抹掉額頭上冰冷的汗珠一邊想著。
  
  當他想要伸手拿起放在床頭櫃的水時,看到一張陌生的紙條。
  
  『哥,我們三點在無限公園集合喔!別忘了♥』是南優賢的字。
  
  微微顫抖了一下,明明室內無風,聖圭卻覺得有風吹過他的感覺,有點冷。
  這場景似乎有點熟悉,偏著頭聖圭回想著,卻一點記憶也沒有。
  
  離約定的時間不遠了,聖圭抓起浴巾走進浴室,他得要把自己弄得乾淨漂亮去見他的情人。
  
  
  
  


  
  
  難得準時到了約定的時間約定的地點,到處張望卻找不到那個約他的人。聖圭有點賭氣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他倒是要看看這傢伙什麼時候要出現。
  
  藍天青青,白雲靄靄,綠油油的草地上坐著一個伸長著雙腳享受陽光的男孩。
  微微抬頭瞇著眼睛尖削的側臉線條,美得像一幅畫。
  
  
  
  
  嗡嗡…
  
  嗡嗡…
  
  不知名的聲音靠近聖圭。
  原本閉著眼睛假寐的人很怕一些東西,狗啊貓啊豆子之類的,只好把眼睛打開確認。
  
  
  
  不遠處半空中有個飛行物體,拖著一個布條朝著自己飛來。
  
  
  咦?
  
  
  『圭哥和我結婚吧!這句是布條上的字。
  
  
  聖圭揉了揉眼睛,這不是他在做夢還是看錯吧?!還是名字剛好寫錯?
  再定睛看看,真的不是他做夢耶…布條上面還有愛心,而且還跟今天那張紙條上面畫的愛心畫法一模一樣。
  
  
  正當他出神地望著那艘不知從何處飛來的遙控直昇機,猛地被人從背後抱個滿懷。
  
  
  「吶~圭哥我們結婚吧?」
  
  
  優賢有些低沉的嗓音縈繞在聖圭的耳邊,甚至嘴唇還微微地碰到聖圭發紅的耳廓,逗得聖圭直縮頸子,像隻可愛的鴕鳥。
  
  
  問了半天等不到懷中人的回答,優賢謄出一隻手將聖圭轉成面對自己的姿勢,想用眼神逼迫對方一定要答應,卻看到對方已經呈現死機狀態。
  
  
  可愛得不得了。
  
  



  
  
  「哥~答應我答應我答應我~」
  
  優賢緊緊擁住當機的聖圭,環著人轉來扭去的,轉到聖圭從當機狀態回復,轉到他頭都暈了。
  
  
  「好好好,答應你答應你。」再不答應優賢的話,聖圭一定會馬上暈倒。
  
  
  見機不可失,優賢馬上掏出那一個小盒子。
  打開是一對的白金戒,沒有浮誇的裝飾,只是在內側刻上小小的名字縮寫。
  
  
  代表他們倆簡單純淨的愛情。
  
  
  為聖圭套上戒指的那一刻,優賢並沒有自己年少時想像中般轟轟烈烈地感動,有的只是滿滿的充實感,填塞在他的心中,那叫做幸福。
  
  互許終身,他們沒有激動地擁吻,只是握著手相視而笑。
  
  
  
  


  
  
  很多年之後聖圭還會想起那一天。
  
  他們微笑著坐在草地上,拿著優賢小跑步買回來的咖啡,一邊撫摸手上的戒指一邊討論未來的願景。
  
  
  
  要一起去錄一張專輯,一起去郊外蓋木屋,一起去環遊世界,還有好多好多的一起。
  
  他們約定好以後的每個重要時刻裡都要陪著彼此。
  
  
  
  南優賢、金聖圭的愛是互相陪伴扶持。

 



 

感謝成烈免費贊助遙控直昇機!(烈:我哪有說免費,總該請我韓牛吧!!

 


其實他們兩個就是那麼不浪漫(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