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又在睡覺。
  
  
  每一個中午休息時間,班上的同學不是三三兩兩群聚吃午餐,就是跑社團,沒有人像聖圭一樣既不吃飯也沒活動,就只會睡覺的。
  
  
  高中是發展團體生活的期間,但是聖圭就是那種不合群但是也很合群的人,他不喜歡跟別人一樣,但是跟大家的感情卻又不錯,同學們都很喜歡他,但是說到誰跟他是摯友,倒也數不出幾個。
  
  認真數的話,優賢倒是其中一個。
  

 


  自聖圭開始他的減重大計之後,以前偶爾跳過的午餐,現在真正是“午餐?那是什麼?可以吃嗎?“(真的可以吃啊…)
  反正午餐時間只要埋頭一睡,就可以忘記什麼是飢餓。
  很多事情聖圭都是選擇眼不見為淨,尤其是在煩躁的青澀時代。
  
  聖圭一向都是只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不太去管別人對他的看法,能讓他在意的人只有南優賢。
  

  
  
  枯燥乏味的生活開始有些不一樣。

  最近午休時間結束,聖圭醒來都會發現桌上有本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是麵包與果汁。(偶爾是蛋糕與豆漿。)
  旁邊還放著優賢手寫的字條『雖然你不想吃,但還是多少吃一點吧。』
  
  
  記得第一次看到麵包時聖圭驚訝地看向坐在斜前方的優賢,對方咧開大大的笑容用嘴型跟他說「我.給.的。快.吃.吧!」

  
  
  後來這樣的日子一天過一天,聖圭依然睡過每個午休時間,優賢也依然在聖圭的桌面放上食物。
  從一開始在學校福利社隨意買的麵包飲料,變成特意在校外蛋糕店買的精緻蛋糕,後來連果汁都是南媽媽手打的愛心果汁。
  
  
  聖圭沒有開口說過謝謝,也沒有跟優賢說過這樣接受他的愛心很不好意思,就一直這樣下去。
  他們這樣的關係,很曖昧、很親密,優賢的動作許許多多只為他。
  彼此的距離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遠。雖然優賢跟聖圭依然無話不談,可是對於他們的關係誰也沒有開過口。


  聖圭是很被動很躊躇的人,他有他自己的目標,因為目標還未達成,所以他沒有信心告白。
  

  但是優賢這樣做是為什麼呢?
  如果他不在意我,為何每天都專門為我去買蛋糕麵包?


  說專門絕對不是聖圭自己自作多情,因為聖圭從來沒有看過優賢吃過那家蛋糕店的東西。
  每天優賢只會買一個,那一個只給聖圭。
  
    
  收下紙條與食物,心中泛著帶著苦澀的甜蜜。
  聖圭曾跟自己說過,只要看著優賢就好,這樣就好。

  可是好像不行了,對南優賢,他好像有了更多的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