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受可互換
  
  
  
  
  
  
  
 
  
  
  
  
  「嗯……」
  
  
  戀人間親密的體溫就是最好的催情劑。
  
  
  
  窩在愛人的胸膛上迎接每個早晨,這是東雨最喜歡的時刻。用臉頰細嫩的皮膚去磨蹭同樣細嫩的細白胸肌,有夠舒服,如果可以,東雨真不想起床。
  
  頑皮地朝顯眼的凸點攻去,輕柔揉捏,果然引起沉睡的小狐狸一點反應。
  
  「嗯……」
  
  正當東雨正在內心歡呼今天是自己佔上風時,他的敏感部位被一把抓上。
  
  「說好猜拳決定的…」
  
  平時總是瞇起的狐狸眼,現在睜得大大地直直盯著自己,就說早上的男人禁不起撩撥。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我想起來今天還有工作哈哈哈——」
  
  
  
  聖圭看著東雨跳下床,赤裸的背上有著大大的傷痕,雖然幾乎每天都看,但是仍然次次令人怵目驚心。
  
  
  
  



  
  
  
  如東雨的名字,他們的確是在下雨天遇見的。
  
  
  
  現在再問起聖圭那天的記憶,他一定會說是超倒楣的一天。
  下大雨、沒成交,再加上撿麻煩,完全就是倒楣到不能再倒楣。
  
  那天從客戶家中出來就已經近午夜,聖圭身上沒有帶傘,既然地鐵的出口距離不遠他就用公事包掩著頭奔跑著,因為視線不良所以他踩到了倒臥在雨中的不明物體。
  那個不明物體還發出悶哼。
  
  初秋的雨水很冰冷,聖圭伸出顫抖的手碰觸被雨浸濕的黑衣,雖然雨很大,但是他還是看得出來手指上鮮紅沒被沖刷掉的鮮血。
  
  
  
  冰冷。
  
  
  
  



  
  
  
  誰也想不到保險業務員跟職業殺手會扯上什麼關係。
  
  
  
  
  東雨還是菜鳥的時候,天真的他接了一個完全超出自己等級的CASE。而不自量力的結果就是悲慘地躺在雨天的地上,然後被不知道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的聖圭撿到。
  
  但聖圭基於保險業務員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精神,救活了東雨。
  
  然後過了一段人說日久生情的日子,聖圭又以業務員的人脈幫東雨找了武術老師,把東雨那東拼西湊的身手再重新鍛鍊整合。
  不然以東雨那野生動物的思考,不太適合當殺手。有時太粗魯有時又太急躁,但東雨是顆璞玉,打磨後也會發光發亮。
  
  ㄈ艱苦的訓練過後,現在的東雨雖然不是什麼頂尖殺手,但也不差,收入也還算可以。
  
  
  
  雖然聖圭仍然覺得東雨不適合當殺手。
  東雨太容易心軟。
  
  
  
  



  
  
  
  那些被殺的目標不是每個都罪大惡極的。
  
  總有某些不造成世界末日的小奸小惡。為了讓子女讀好學校、為了升職加薪、為了一時方便,有些人會犧牲別人的權利來滿足自己的私慾,縱使那一點點偏斜就會造成不可挽回的下場。
  
  他們平靜的生活就是因為那一點點偏斜而改變的。
  
  
  
  

  
  
  每件CASE東雨都會讓聖圭知道,無論是目標名字還是自己的調查結果等,他們都很瞭解戀人間坦白誠實是相處的第一要素。
  
  這次的目標資料一如往常也先給聖圭過目。聖圭一看目標的照片就愣住,盯著照片直發呆,東雨從來沒見過聖圭這麼驚愕的表情,連忙過去拍醒他,只見聖圭眼睛沒離開過照片只說了句「他…是我客戶…」
  
  
  
  
  那個倒楣鬼是聖圭多年的老客戶,為人正直,家庭幸福美滿,有兩個小孩還有兩隻貓一隻狗。東雨想也想不到這樣的人為何有人會想殺他。
  
  他流年不利,剛換了個新公司就被上司帶去夜夜笙歌。
  玩女人可以推掉,但是酒不能不喝,喝完了還得必恭必敬地坐在酒後駕駛的上司車上。
  如果一路平安那真是上天保祐,但這個人倒楣犯了太歲,那輛車撞癱了人,然後他被上司推去當代罪羔羊,反正天黑黑的誰也看不清誰。
  
  以現今的法律酒駕判得很輕,只是課了一些罰金了事。
  但這麼輕微的判決怎麼能夠撫平受害者家屬破碎的心,那年輕人年紀輕輕就注定一輩子躺在病床上的命運,任誰也不能接受。
  
  聖圭會知道這些事也是因為當初他有協助那個客戶處理一些法律相關的事,所以事情經過他十分清楚。
  
  不過清楚又如何,聖圭幫不上忙,東雨也不能推掉這個CASE,每個人在不同的角色裡都有一些苦衷。
  
  
  
  他們只能選擇做好自己的本分,幫不上忙的就不要幫,也不能幫。
  
  
  
  
  




  
  
  
  那個人最後死於車禍,留下一筆可觀的保險金給他的妻子小孩,保險是金聖圭在他事故發生一週前竭盡全力勸說而買下來的。
  
  
  東雨還記得他陪聖圭去送那張支票的情景,記得對方的妻子帶著小孩子朝著他們齊齊下跪痛哭失聲的樣子,讓他感覺手上沾滿了血腥。
  但是如果沒有聖圭,那個人一樣會死,可是沒有支票只有寡母幼兒,未來的景象可想而知。
  
  
  他們的本質大相逕庭,他們的職業也大相逕庭,但不得不說上天有好生之德,給了他們緣份在一起也許就是有祂的用意。
  
  
  
  
  
  那件事之後東雨依然做他的殺手本業,碰到一些罪無可赦的混蛋他下手也不會手更不會心傷,而真正可憐的人們就交給聖圭,至少還能為了要繼續活著的人做些什麼。
  
  
  他們的生活更加緊緊糾纏,無論是在哪個清晨抑或是在哪個夜晚。
  
  
  
  




  
  
  
  「唔喔……」東雨受痛做出格擋的自然反應。
  
  「反應那麼大,明明都做好擴張了…」就算今天在上位,聖圭還是改不了他愛嘟嘴的壞習慣,傲嬌得要死。
  
  「嗯…好了啦…」東雨平時絲毫沒有像殺手一般的戾氣,很溫和也很乖順的人。
  
  從背後緊緊擁抱著東雨,規律的律動,東雨並不是那種很壯碩的那種身材,但也不瘦弱,有些鍛鍊的肌肉線條在微弱的黃光下看起來特別誘人。
  
  通常這種床上運動他們都不愛說話,只是很單純地相互糾纏,交換彼此的體液,聖圭會把臉靠在東雨的肩窩上,汲取他身上淡淡的柑橘香味。雖然他們用的是同款沐浴乳,但是在東雨身上就是特別香,聖圭時常這麼想。
  
  也許是體溫的關係吧。東雨的體溫總是比常人高,就如他開朗的個性一般,有他存在的地方都充滿溫暖。
  
  把姿勢轉成面對面,看著身下舒服得滿臉潮紅的戀人,聖圭抬起對方的右腿,彎折到近乎貼緊對方身體的角度,方便自己更加深入。
  
  聖圭幾乎是要把自己整個人都推進對方身體,大力的撞擊讓東雨能夠感受從體內蔓延到全身的麻痺感,快感漸漸累積,從尾椎沿著背脊爬上,然後刺激腦內感官神經,這樣就能忘掉一些不想記得的事情。
  
  美麗的手指環上東雨的敏感上下套弄,有些冰涼的觸感反而更具刺激性,不出多久白濁的液體就噴灑在燙熱的腹肌上,與蔓延的汗水混成一片。
  
  高潮的反應連帶讓聖圭受到了強力的擠縮,東雨嚶嚶地喘息也代表他不能再承受更多的快感。用力抓緊有些溼滑的腰際,猛地往自己帶,進入又抽出,不一會兒也把自己釋放在那溫熱的甬道。
  
  
  
  
  攤在東雨身上,輕輕地撫摸他髮際的疤痕,又緊緊地擁抱著他,這時候一句話也不用講。情事後戀人微燙的體溫是如此的舒服。
  
  
  
  
  扶著東雨的臉頰,他們相視而笑。
  
  明天,希望你一切順利。



 

咦…我怎麼會寫圭雨= =?

 

保險很重要……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家人記得要買足(又離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