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標題就寫H了還需要特別說明有慎嗎........(思

 

 

 

 

 

為了拍攝團綜,他們久違地又睡在同一個寢室裡了。

昌燮覺得有點陌生又有點懷念,他雖然喜歡有個人的空間,但是這麼多年一起走過來的情誼,即便現在已經不共同待在有壁癌的房間,可是這種一起打鬧、睡覺會有各式鼾聲此起彼落的晚上,就好像回到剛出道那段青澀的日子。

 

錄了一整天的節目,昌燮的體力早已探底。但晚餐時隊長恩光就一直嚷嚷著說要開直播,因為他自己出了全程的旅費,很希望趕快讓粉絲們知道自己非常遵守諾言,跟某位說官咖達到七萬會員就露腹肌卻整整等到會員都已經兩倍數了才完成諾言的成員不同。

 

抓緊晚餐後少許的空閒,昌燮賴在自己的鋪位死也不起來,即便旁邊的成員玩手遊玩遊戲玩得各種大聲都無法吵到他。直到恩光開始直播了,昌燮都還沒起來。

因為是久違的團綜,所以七人都很興奮,好幾次都有成員差點忍不住講出其中細節了,但終究因為沒辦法說明內容,只好做些無厘頭的事情意圖填滿直播的時間。

昌燮帶頭做了雙下巴放送,炫植則是跟他最愛的朋友—當然是昌燮—做了力炫植夾大蝦。雖然知道年下戀人單純只是想做些有趣的事情填滿放送中的空隙,跟自己喜歡的人靠得那麼近還是很容易臉紅,被炫植太灼熱的氣息噴到耳際,禁不住就紅透了耳根,只能用大笑掩飾自己的情動。

鏡頭還在拍著,昌燮盡力地放空自己的腦袋,控制自己的表情,這種時刻他不能露出馬腳。

 

背後靠著炫植的腿,熟悉的溫度暖洋洋地傳過來,昌燮感到安心。

 

原本是這麼想的。

但沒想到後面的年下戀人不如哥哥想的那麼冷靜。他們回歸期太過忙碌,好一段時間沒什麼親密接觸了,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以為能休息一會,卻又開始團綜的拍攝,所以炫植才抱了昌燮一下子就心猿意馬了起來。

炫植是很想再多加忍耐,可理智還是抵不過欲望的支配,精蟲上腦他就有點不顧時間地點了,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來一下。忍耐不住的炫植伸出手輕輕地梳理昌燮剛剛被他蹭亂的頭髮,那是他們的小暗號。

 

原本還有些躁動的昌燮一感覺到頭髮被摸了立刻定住。

炫植確定哥哥收到訊號了,只是不知道答覆如何。


 


 

依照以往的經驗,丟給年上戀人的暗號,大概丟十中三,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機率會成功,而且會成功的情況大多都是只有他們兩人在家的安全環境。

今天呢,成員全在,隔壁還有攝影組跟經紀人,陌生的環境加上閒雜人等,炫植想了想覺得自己的確太莽撞了,這個時間點希望應該渺茫。

直播結束了,一直到最後昌燮都沒有露出什麼訊號,炫植百般聊賴地拿起手機,想說不如就玩個遊戲打發時間好了,剛剛是他太衝動,這種情況下他還是別抱太高期待。

沒想到一開手機就看見Kakao有昌燮私下傳給他的訊息,點開只有兩個字「去哪」。

 

受到鼓舞的炫植馬上從棉被中探頭出來,就算隔著幾張鋪他也能看到蒙著棉被的昌燮小山,哥哥應該是在棉被裡窩著打字,假裝睡著的樣子。

 

「我先出去,哥等等再出來買飲料。樓下見^w^」最後那個笑臉表現出炫植的雀躍,年上戀人居然給他這麼好的回應,原本已經跌到谷底的希望得到了驚喜。

 

傳完簡訊,炫植立刻起身準備出門,為了不要太過明顯,他拼命地壓抑幸福到要溢出的心情,極力垂下不自覺就會上揚的嘴角,用低沉的聲音跟隊長報告說要出去走走。

單純的恩光忙著玩手遊,頭也不想抬,只叮囑了炫植要記得保暖,但身為隊長的責任心還是促使他抬頭關心,看見炫植已穿了超厚實的外套就安心地揮揮手要他自便了。


 



 

在民宿的外面等待,炫植有點焦心,深怕自己又被昌燮放鴿子,畢竟哥哥有很多次放鳥的紀錄,是放鳥黑名單。等待時只能兩手扠著口袋無聊地踱步,一分鐘都像一年一樣漫長。

 

好險這次年上戀人並不是在跟他開玩笑,五分鐘後昌燮終於慢悠悠地踱出民宿大門。昌燮還用疑問的眼神環顧四周,尋找了一會兒才看到炫植在民宿的側邊跟他招手。

才走到離炫植一臂遠就被年下戀人迫不及待地拉近擁緊。炫植細嗅昌燮身上好聞的味道,把頭埋在哥哥肩窩磨蹭撒嬌。

 

「好想你。」炫植有時候也很像弟弟,跟昌燮撒嬌時更像是有點過動的小獵犬。

「每天都見面呀,說什麼想我。」昌燮有點啼笑皆非。但炫植只是把臉窩在昌燮看不到的地方,搖著頭表示哥哥根本就不懂。

 

跟昌燮撒完嬌,牽著哥哥的手帶他沿著民宿旁原始林的邊緣走,白天天氣不錯,所以晚上也看得見星空,在首爾他們已經很久見不到那麼澄澈的天空,也看不見灑滿星星的夜空,趁這個機會也能好好欣賞。

 

並肩逛了幾分鐘,昌燮覺得有點好笑,炫植明明就是要他溜出來做壞事的,現在只顧著帶他看星星,提醒弟弟顯得自己很猴急,但太晚回去他怕又被成員們懷疑。

 

「炫植啊,我們是出來看星星的嗎?」拉住炫植還想前進的腳步,昌燮小聲地問。

「啊!這…」被單刀直入的提問嚇到,炫植不知怎麼回答。

 

「唔。」不想讓炫植覺得困窘,昌燮決定推對方一把,扶起年下戀人有點粗糙的臉,昌燮主動獻上一個吻。

 

原先只想要給時常主動的戀人一些甜頭,並沒有意圖深吻,但昌燮才稍稍離開對方的唇,馬上又被壓回,被需索更多的甜蜜。

夜鷺飛過,叢林裡傳來時高時低的鳥叫,夜深露重時,只要他們心中有愛空氣便可炙熱起來。





 

在蔥鬱的樹林裡,火熱的身影可以被很好地隱藏。

 

把哥哥抵在樹幹上,吮吻昌燮精靈般的細白耳廓,沿著下顎的稜線一路吻過,停在哥哥不常冒青的下巴輕舔。昌燮發出有如小貓般的輕哼,這是哥哥與人不同的敏感帶,鮮少人在這麼特別的地方,可能昌燮哥是貓咪轉世才會有跟貓咪一樣喜歡被愛撫下巴的習性。

 

原本想要把哥哥礙事的上衣剝掉,但是郊外的氣溫著實不是普通的涼,所以只好把棉T留在哥哥脖子上,像是圍巾一般的掛著,用溫厚粗糲的手掌在昌燮白皙的身體上游移,撥弄著因為寒冷而挺立的蓓蕾。

手掌經過的地方給昌燮帶來舒適的溫度,但離開的地方讓人留戀的餘溫卻漸漸消散,昌燮不自覺地追逐著炫植游移不定的手,需索更多溫暖。炫植見到哥哥的反射動作,心中不忍昌燮失落,想要脫掉自己上衣來溫暖昌燮的身體,脫掉之後才發現真的冷到不行,比他更虛弱的哥哥身體一定更加無法承受,很是心疼。曾經說過昌燮痛他也會跟著痛,不是說假的,他想要全方位照顧到哥哥。

靈機一動想起他們今天不約而同穿上代言的羽絨外套,拉鍊是同款的,只要把兩件的拉鍊互相拉上,就能成為厚實的保護。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炫植雙手離開昌燮被自己揉捏綻放的紅嫩乳尖,把外套帽子套上年上戀人的頭,彎著腰開始拉拉鍊。

 

「唔…炫植去哪呢…」原本瞇著眼享受炫植的挑逗,喘息到一半胸前的熱度卻不見了,讓昌燮有點埋怨,嬌嗔著喊弟弟。

「快好了。」快手快腳弄好外套,炫植回頭就是給昌燮一個安慰的深吻。

 

兩副軀體摩擦傳遞愛的電流,昌燮眼角睫毛掛著露珠,迷離的眼神眨呀眨的,水珠跟著輕輕顫抖著,微啟的紅唇讓炫植長驅直入,勾起甜美的舌頭嬉戲。舌戰方酣,昌燮頡住炫植的舌小小咬了一下,炫植吃痛低喊了一聲,原本剛剛還有些情緒的昌燮,聽到喊聲也消氣了,吮著炫植的下唇嘻嘻笑著。

 

「好痛喔哥…」

「等等就不痛了,不是會讓你爽嘛!」

 

哥哥毫不掩飾又直白的話語,真是催情的毒藥。

吞下急切的唾沫,炫植覺得下腹快要爆炸。

 

單手拉開昌燮的褲腰,想把手伸進去,哥哥卻推開他的手,自己解開釦子拉鍊,褪下外褲及內著,露出光裸的臀瓣。

炫植的手被拉起,昌燮把什麼塞進炫植手裡。拿近一看,是保險套。

 

「這個是?」年上戀人連這個小東西都準備了,今天是怎樣。

「這樣回去不用清理。」昌燮酷酷地回答,沒有多做解釋。

 

溫馨地吻吻想得比自己還周到的哥哥,雖然年上戀人表面上總是看起來不情不願,但是行為上還是處處寵著自己。


 

 

 

外套把他們圍成一個溫暖的小天地,裡面發生什麼樣的旖旎都能遮擋。拉著年上戀人的手一同搓揉自己勃發的分身,昌燮皙白的手指被夜風吹得很冰涼,但被這樣火燙的物體灼燒過,已經染上了弟弟的溫度。

 

幫炫植帶好套子昌燮心裡已有準備,不想離開外套也不想離開戀人的體溫,昌燮搖搖炫植的手,要他別再放火直接進來,用他的東西救救被慾望焚燒的哥哥。炫植當然捨不得年上戀人等待,雙手劃過柔滑的背脊,到達昌燮因未受關愛而起了細小疙瘩的臀部,使力一抬就讓哥哥騰空,熱硬的性器順勢沒入期盼已久的蜜穴。

很驚喜昌燮的隱處很柔軟很接納自己,可能是在沐浴時就做好了擴張,腦中不禁幻想起年上戀人悄悄瞞著成員在浴室準備的畫面,沒有什麼比戀人想要自己更讓人興奮的理由了。

 

把昌燮雙腳扛起,背靠著樹幹上下搖曳,金黃的樹葉隨著樹枝搖晃,像是雨一般落下。炫植向上挺進,戀人的重量使得兇器戳入更深層的區域,碩大的前端正好直擊最敏感的那處,昌燮原本只是鎖著眉吐出細聲輕吟,隨著快感累積,細密的喘息成了婉轉的嬌吟。不用說,昌燮一定是眼淚汪汪滿臉潮紅的樣子。

 

昌燮半闔眼簾的樣子很性感。

炫植偶爾會瀏覽年上戀人的飯拍,見到那樣的圖片手指總會自動按下儲存。

可昌燮半闔眼簾又暈紅著臉的樣子是該死的性感,就是現在這樣的畫面,這副圖畫讓炫植不只想收藏在手機裡,更想永遠收藏在生命裡。

 

「炫…植啊……啊………」太狂暴的衝刺,每一下都撞到昌燮的敏感點,想要叫炫植消停一會卻除了呻吟其他話都說不出來。

「昌燮性感死了。」邊擺動腰部邊順著年上戀人手肘內側蜿蜒的字體舔吻啃吮,把肌膚當作畫布,藝術家炫植留下屬於自己的印記。

 

「嗯?」情慾高漲,從下身密密麻麻像是電流一般竄入腦袋的快感麻痺了昌燮的其他四感,除了被頂撞的觸感,其他都很模糊,聽不懂炫植說的話,嘟著嘴發出疑惑的鼻音,表情一派天真。

「我說,我 要 幹 死 你。」可能哥哥不知道天真是一種罪,赤裸裸的天真更是罪大惡極。炫植蓋住昌燮的唇,把對方的空氣跟聲音都奪去,召來親吻的紅唇被掠奪到紅腫水潤,隨著情動紅紫猙獰的熱硬變得更加狂野,夾在兩人之中哥哥的分身也顫抖著。

 

大掌把年上戀人的臀瓣分得更開,讓自己的欲望能更毫無忌憚的闖入。炫植針對昌燮最柔軟脆弱的那處進行攻擊,昌燮連哭喊都沒有力氣,分身繃得緊緊的,溢出透明液體糊得自己跟炫植的腹上都是,內部的黏膜像是有生命一般吸附炫植性器,炫植敢說再耕耘幾下哥哥就會呻吟射出。

 

可炫植不想太快結束,他還想再玩。

所以他放慢頻率讓哥哥緩過氣,Loading 99%即將衝破臨界點的昌燮在雙腳落地後,迷離的眼眸中映出不滿以及疑惑。

 

「昌燮哥轉過去好嗎。」明明是疑問句卻帶有不可否決的權威,是炫植特有的霸道,雖然不解但聽話的昌燮乖乖照做,扶著樹幹翹起還沒吃飽的臀。

握緊年上戀人適手的腰窩,聳立的凶器預備挺進,但還在對焦就被餓昏的哥哥扭著腰自動定位吞下,甫進入就被後穴肌肉鋪天蓋地的歡迎,夾得死緊。

 

這樣不行。

炫植發現年上戀人被他調教得好像有點太過妖精,魅惑他跟榨乾他的技巧都變高端了。可是現在放棄的話比賽就結束了,炫植不想那麼快繳械,所以他把手臂前伸蹭過昌燮的肋下,環繞著胸前兩點外圍摩擦,怎麼蹭就是不正中紅心,撩撥得哥哥心癢難耐,雙腿也跟著顫抖。

 

讓年上戀人稍稍放鬆內壁後,炫植才搓著昌燮胸前紅纓進行緩慢的撞擊。

每一次都退到接近穴口再狠狠撞進,刻意不去刺激最脆弱的地方,他想聽哥哥的哀求。

 

「呃………」昌燮把呻吟藏進喉嚨,只用大口吐氣代表他的舒暢。

「燮啊這樣舒服還是這樣舒服?」頂撞敏感點跟避開敏感點的摩擦,他要年上戀人選一個。

 

「……嗚…」昌燮不說話,咬著下唇嗚咽。

「那我選這樣。」嘴硬的哥還是得懲罰一下,炫植故意選了昌燮不要的那個選項。

 

「不要這樣…」昌燮回過頭抗議,紅通通的臉蛋露出慌張的表情,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興奮,抑或是兩者皆是。

 

其實炫植也快要忍不住,被擠壓的男根傳來電流似的快感,戀人的甬道內壁輕微地痙攣,好像要把炫植的皮吸下來一般咬住。

一把握住昌燮的青芽,炫植要哥哥跟他一同到達,另隻手扣緊對方的腰,馬拉松式的往自己熱硬上招呼,每一下都擦過昌燮內側的敏感腺體。

前後夾雜的快感朝昌燮撲面而來,炫植摳著頂端小孔更是讓昌燮要失去理智。

 

「準備好了嗎哥?」炫植手中哥哥的分身在躁動,花蕾中心也狂暴地攪著。

「嗯哈……」昌燮在慾望的大海中載浮載沉,炫植帶來的大浪不停淹沒他,除了抓緊樹木跟絞緊熱棒,沒有任何思考能力。

 

年上戀人頭髮上沾了幾片樹葉,晃動著纖細的脖子,脊背拉緊枝骨粼粼可數,看起來有點狼狽卻很美。

炫植閉上眼睛把剛剛那幕印在腦海,含住對方通紅的耳珠,用最深重的撞擊引領昌燮一同釋放。




 

平復狂躁的心跳,兩人面紅過腮地互相笑了笑,就算交往許久了,在這種情事過後還是有些害羞。

他們都沒有帶紙巾出來,野外也沒有他們所需的清潔用品,昌燮留在炫植手掌上的液體炫植原本想一舔了事,但昌燮不捨弟弟又為他付出,逕自捧著炫植的手掌如貓咪般舔舐乾淨。看到素來傲嬌的哥哥帶著高潮後暈紅的臉舔食白液,炫植腦中又自動產生綺思異想,可惜沒有時間,不然他一定會拉著昌燮再來一輪。

 

拾起滿是落葉的衣物穿戴,兩人面對面整理對方的衣著,昌燮拍掉炫植頭頂上的落葉,炫植拿掉昌燮卡在帽子裡的小蟲,確保兩個人看起來還算正常,才輕勾著手指走回去。

昌燮稍微落後半步在左後方觀察他最愛的弟弟,表情堅定的自信臉龐一直都讓他覺得很安心,就算回民宿可能又被成員們揶揄,他也扛得下來。

下一次想要挑個好時間暗示年下戀人,其實今天他也沒有吃很飽。好像在一起久了炫植就沒有那麼對他有需求了,昌燮有時候會胡思亂想,即便結果都是被炫植在床上用激烈的宣示來推翻他的猜測。

 

之前在鏡頭前做了太明顯的暗示。炫植一個人出國工作太久,回國後第一個行程昌燮突然腦抽就打了暗號。

結果那一次昌燮在床上差點被折斷腰,雖然覺得那天覺得自己會死,但事後回想發現自己似乎還滿享受的。

 

可能下次再來個鏡頭前超級大暗號吧,昌燮勾起壞心眼的笑。


 


5370字

原本是預計2500字內結束的(汗

其實這是一篇祭品文

是買票前一個祭品發言造成的肉

為了我未來的RP著想 我還是要遵守諾言

undefined

今天晚上燉肉的同時也終於讓我刷到嗨賴R區了

也許這就是累積字數帶給我的好運(淚

 

上一個折腰的大暗號

undefined

拜託留言給我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