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慎慎慎慎

五慎獎~(冷)

 

 


昌燮滾動著喉頭吸吮自己不小心溢出的口水,同時溫熱地擠壓炫植的陽物。

行有餘力還能抬起眼簾,偷覷因快感衝擊變得有些恍惚的炫植。發現若自己含得深一點,炫植就會深呼吸;稍稍退出,含得淺些,炫植會發出輕聲的「嗯」。昌燮開始感受到這個活動有趣的地方了,讓一個人的情緒隨自己的動作忽上忽下,真的讓人怎麼玩都玩不膩。

 

說實在昌燮的技巧很生澀,並無什麼高明的手段,但昌燮最會的就是撩撥炫植的心弦,每次愛撫都蘊含了滿滿的情意,讓他忍不住興奮。俗話說大腦是最棒的性器官,光是年上戀人願意屈膝取悅他,就夠炫植高潮許多次了。

悄悄睜開眼看著哥哥搖動的腦袋,髮絲被自己揉得凌亂,平時帶著粉色光澤的柔軟嘴唇被摩擦成豔紅的色澤,莖身上滿佈著唾液水光淋漓,心臟與下腹同樣脹得發疼。心疼哥哥為他付出,但又捨不得離開。明明只想偷偷欣賞昌燮的辛勤,但哥哥一個抬眼與炫植對上了視線,無辜清澈如小鹿般的眼神讓炫植的兇器又大了一圈。

 

「嚶~」看見炫植低頭看自己,昌燮回了一個笑眼,即使紅潤的嘴唇被撐得只能緊貼炫植的莖柱,仍然看得出來嘴角在上揚。

 

比起自己,一直處於被動狀態的年上戀人時常迴避自己的直球,但剛剛那樣正面回應的微笑讓對自己的耐力一向很有自信的炫植,再也無法說服自己保持溫柔。原本只是輕輕扶住頭的雙手變得強硬,拋開所有理智在哥哥嘴裡爆衝,昌燮在狂暴之下只能嗚咽著承受,發出哼哼的可憐鼻音。

 

不知道在嘴中肆虐了多久,熱燙的巨物開始突突抽跳,接著濃郁的液體汩汩湧出,鹹腥味頓時溢滿了昌燮的鼻腔,昌燮還想造孽便吸吮了漸漸消停的陽物兩下,但這動作除了過度刺激炫植造成他眼前發黑,不甚美味的味道也害昌燮自己嗆咳了幾下,一不小心就吞下大半濁液。

 

長時間繃緊的神經一下子放鬆與射出的緊繃快感交替作用使神經系統暫時錯亂,強烈的失重感讓炫植不由自主地閉上眼,意識墜落黑暗,而昌燮的呼喚聲愈來愈遙遠,最後終於無聲漆黑。




 

炫植在自己的床上醒來。

摸摸自己的下身,內褲是穿著的,感覺不像以往的夢遺,褲子內並沒有濡濕的感覺。雖然心中隱隱覺得奇怪,不過他沒想那麼多,滿心只有感嘆那樣美妙的事情果然是作夢,不可能發生在現實世界的。雖然因為不是現實而感到惋惜,但做了這樣一個美夢他還是很滿足,咂咂有點乾渴的喉嚨,炫植從床上爬起,想去房間外面找杯水喝。

 

客廳裡有類似哭泣的抽噎聲。

耳朵很好的炫植悄悄地接近,覷看其他房間發現其他人都不在家,只見昌燮盤坐在地板上,低著頭不曉得在做啥,嘴裡咕噥著罵炫植的話。

 

「討厭任炫植…嗯…嗚……」從客廳的另一角,終於能看清楚昌燮的一舉一動。

 

他親愛的哥哥眼角掛著大滴大滴的眼淚,淚水滑過白皙的臉龐,地板上滴滴答答的水漬全是昌燮滾落的淚珠。年上戀人一面哭泣一面握著自己的性器揉搓,口中喃喃自語「哼!我沒有你也行…。」

原來地上不是只有眼淚嗎?

 

屏住氣息觀察了昌燮一會兒,只見他哭了一會便止聲並加速手上的動作,無論怎麼搓弄沒有到達頂點,然後昌燮放棄努力再繼續哭,哭到一個段落又重新嘗試方才的動作,如此重複幾個循環都高潮不了。

昌燮再度氣哭,對於自己這副只能因為炫植的撫弄才能高潮的身體感到憤怒,原本只是嗚咽落淚變成嚎啕大哭,炫植見狀連忙趕過去安慰年上戀人。

 

「滾開!」昌燮感受到熟悉的懷抱,從背後傳來的溫暖體溫讓他更想哭,急著想掙開緊錮著自己的健壯手臂。

「不要。」把自己的臉緊貼著年上戀人的側頸,要是現在離開哥哥身邊,炫植會一輩子後悔的。

 

「你走開…」昌燮的語氣軟和了下來,也放棄了掙扎,他已經漸漸開始接受自己不爭氣這個事實。

「我愛哥,所以…不要。」在昌燮耳邊回答了之後,炫植輕輕地在他最喜歡的部份印下充滿柔情的吻,脖頸、鎖骨,以及肩頭都沒有放過。

 

讓昌燮再次因為自己而炙熱,白皙肌膚都染上淡淡的櫻花粉,炫植把昌燮的臉轉向自己啾了對方如軟糖般的唇,另一隻手伸向哥哥的可憐青芽。在有點粗糲的寬闊手掌撫弄下,原本已半軟的傢伙又抬起頭來,隨著炫植的節奏搖曳。

 

「…不要在這裡……」剛剛被情緒左右才沒有顧慮地點的昌燮,開始找回自己的羞恥心。

「那就聽哥的。」把羞紅臉的昌燮像是公主一般打橫抱起,邁開大步走向自己的房間。走到一半才想到剛剛是因為口渴出來的,拐到餐廳要乘客李昌燮抱兩瓶礦泉水再回房。

 

炫植好像沒有要讓他睡的打算。

昌燮失去掙扎的動力。

 

 


求留言TTTTTTTTTTTTTTTTT

 

這篇終於把想寫很久的懷裡哭放進去了

原本是想寫另一種原因的

不曉得為什麼變成這樣(問大神

 

然後問題來了

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