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亞的話
我是哎亞,鮮網/百度id皆為哎亞。

 

前言:跟恩光一點關係都沒有,單純是時間點是那天。XD

 

「♪~」「嘰……喀。」

開著VLive正在專注收看歌唱教室的旼赫看得正嗨,卻撇過炫植閃進昌燮房間的身影。

 

恩光跟鎰勳在公司做直播,星材在拍戲,Peniel跟朋友出門了,就剩下自己在家,房門關上的聲響特別清楚,提醒旼赫他自己是一顆多大的電燈泡。

旼赫抓著手機跳起來,穿上防寒的外套,決定出門走走。去哪都好,千萬不要留在家裡。




 

螢幕上的人物正在跳躍,昌燮專心一致地在練習,上次參加電玩節目的五連敗播出之後,他的kakao talk立刻被朋友們傳來的訊息塞爆,都是來嘲笑他的。因為太丟臉了,昌燮一想到就忍不住內心流淚。

把對手都幻想成那些嘴賤的朋友,咬著牙也要殺爆他們。

 

太專心跟對手交戰,壓根沒聽見自己房間走進了人,所以當炫植把手放在昌燮肩膀上的時候,昌燮嚇了一大跳。

 

「啊!!誰啊?!」

「我啦,我覺得哥再怎麼練習也是白費功夫的,不如跟我練習吧。」邊說還邊磨蹭著昌燮的上臂。

 

「炫植你是發情喔?」把那隻煩人的手揮開,昌燮的眼睛完全沒有偏離螢幕。

「對呀♥」就算被拒絕也不輕易放棄,壞手已經撩起上衣磨蹭對方的背,昌燮發誓他聽到句子裡有愛心。

背後的那個人哼著Playground的副歌,唱得比平常還要撩人,也不理睬前方的昌燮還沒結束這輪廝殺,自顧自地解開哥哥礙事的鈕扣。

昌燮直到聽見炫植唱到내 곁에 서 있어줘,忍不住扁了嘴,我只不過是打個電動有需要那麼哀怨嗎?為了發情的戀人,只好草草結束練習,今晚以十敗一勝作收,看看這精美的勝率。



 

昌燮先去把不牢靠的房門鎖好,然後再用力躺上床,上述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

 

「來啊。」昌燮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炫植是想要一個跟昌燮的親密時刻沒錯,但是為什麼年上戀人一副慷慨赴義的樣子,又不是要上刑場。這種情事頂多算是吃哥哥而已吧,炫植都會充滿溫情地幫對方留點血皮,下次還可以再吃一次,愈吃愈香。

 

「哥你還記得你上次對我說這句話之後,發生什麼事了嗎?」炫植笑瞇瞇地對昌燮說,看不清楚他的眼神跟心思。

「呃……」昌燮現在才想起來。

 

看著昌燮面有難色的神情,炫植問了一直藏在心底的問題:「哥,其實你不喜歡這種事情吧?」

「不是不是,不是這樣的。」雖然男生之間的情事很不方便,但昌燮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但你看起來很勉強,其實你不用強迫自己配合我的。」兩個人在一起要的是互相扶持的平等關係,而不是主從分明的上下關係。

「真的不是這樣的,只是有時候我很累,有時候…反正是我自己的問題。」昌燮拒絕回答,但是炫植不覺得是昌燮的問題,他直勾勾盯著年上戀人,希望從中得到解答。

 

昌燮被炫植看得很心虛,手指開始繞著炫植衣服上的線頭,纖長的手指在炫植的胸膛上打轉,繞得炫植下腹好熱。「唉…鎰勳還是星材取笑我,我覺得沒關係,那是他們不夠瞭解我,但是若連你也這樣……오빠不是說要疼我的嗎…」昌燮的表情很哀怨,但是嘟著的紅唇很犯規,不安份的手指更是該報警。

「哥…你真是太複雜了啊…」




 

環抱著半赤裸的年上戀人,一面舔吮著對方敏感的耳垂,一面解著居家褲的蝴蝶結。昌燮的肌膚泛出淡淡的粉紅,被碰觸到的地方如同烙印一般,燙入心裡。

 

「哥你新買的小玩具借我看一下啊,大概這麼長這麼粗,67000元的小玩具。」炫植比出大概的尺吋,不懷好意地笑。

「你怎麼知道!?」昌燮震驚。

 

「上次哥不是跟我借購物網站的帳號嗎?因為太反常了,所以我特別關心了一下購物紀錄。哥太奸詐了,買這種東西不留自己的帳號。怎麼?오.빠.不能滿足你嗎?」配合字詞彈了聳立的紅纓兩下,引得年上戀人一陣顫慄。

「…」

「哎呀!我找到了,原來是這玩意兒啊!」其實炫植早在昌燮還在電腦前奮戰的時候就從對方的隨身包裡摸出來了。

 

「你!啊…」昌燮想要把羞恥的小東西搶回來,炫植卻搶先一步塞進自己的敏感處,柔軟的甬道再次被刺激,快感特別清晰。

 

「我們昌燮不乖喔~」不像以往一般緊閉的穴口,清楚地告訴炫植,他的哥剛剛玩過了。

 

「嗚…嗯嗯嗯…」甬道內深深淺淺的地方被刺激著,連青芽也顫抖著水珠。

 

「老實說呀…哥,其實比起我,你比較喜歡玩具吧?」把小玩具些許抽離,只剩下末端與敏感處連結,炫植輕輕地問。

 

「才沒有呢…」昌燮低著頭,把表情隱藏在陰暗中,看不清楚。

 

抽出。

 

「昌燮還是比較喜歡我吧?嗯?」把小玩具往旁邊一拋,換成自己挺進,很緩、很輕、很慢,很磨人。

 

「少囉唆,快點」動…。最後的字被粗糲的摩擦拭去,身體像被火燒起來。

 

「可是我想讓你把我的形狀記清楚一些,這樣好比較嘛。怎麼樣啊哥,我好還是玩具好?」炫植的耐性真足,半公分半公分的進入,既期待又折磨。

 

「快進來!」昌燮有些鬧脾氣地在扭屁股了。

 

一鼓作氣把漲到有點發疼的男根頂入攣攣吸吮的柔軟絲洞,流淌的汁液有些許擠壓出洞口,沾得炫植下腹濕黏,昌燮跪爬在床上,死死頂著床蜷縮著。

從耳根到後頸一整片櫻花般粉紅,脊骨輕顫,柔軟的髮絲貼在粉紅色的肌膚上,年上戀人整個人像溫玉一般柔柔潤潤的,讓人想要君臨掌控的模樣。

 

炫植伸手碰觸了前方不受控的性器,隨自己擺動的旋律刺激著前端。

「唔呃~」年上戀人黏膩的鼻音總是讓他更加興奮,無論出道了幾年仍是禁欲系路線,因為一直保持著少年的清潔感,一柔軟下來色氣怎麼都藏不住。炫植多希望昌燮能夠稍微收斂些,但只要他哥開始想睡,露出那種恍惚的笑容,性感氣息就噴發出來了,最近情敵愈來愈多。

台下的也就算了,家裡還有幾隻想打蛇隨棍上的小狼狗。炫植是不怕年上戀人會偷人,只擔心傷了團體內的和氣。為了可以長長久久地賺錢養哥哥,他得認真地在床上把昌燮餵飽才行,省得節外生枝。

拉起昌燮的手臂,讓年上戀人的上身懸空,炫植加快衝刺的速度,穴口粉潤的細緻被磨蹭出鮮紅的色澤,水光淋漓。昌燮的眉頭也愈來愈緊。腰很酸,隱秘處麻麻脹脹的,炫植原本像是規律的節拍器,卻一下從Allegro跳到了Presto,快感逼出的淚滴落在被絞皺的床單上,他迷亂地扭著屁股迎合身後的狂暴。

 

感覺尖端的繫帶抽扯著,炫植想也沒想就咬住昌燮美麗的側頸,像是老虎咬住小鹿一般,在哥哥逼近頂點的時候搶先爆發。沒有讓昌燮有休息的機會,才抽出自己的陽物順手就塞進哥哥的小玩具填補空缺。

 

「哥,該你了。」讓昌燮躺倒,含住年上戀人瀕臨崩潰邊緣的物事。

柔軟的舌尖挑逗細嫩的頂冠,後方又有攪動的小東西,若有似無地戳刺著敏感點,昌燮的思考炸成漿糊,下腹的神經抽跳,扶著炫植的腦袋沒打招呼就直接奔放在弟弟的嘴裡。

 

「啊…炫植…抱、抱歉……」喘息未定,流星般爆炸的快感讓昌燮的頭還暈暈的,連句話都說不好。

 

食指伸進口腔挖出些許的濁液,與嘟著的嘴牽連著白絲,炫植瞇著眼睛笑,他再滿意也不過了,才不覺得昌燮有什麼地方作錯了。年上戀人紅酡的臉頰還有白嫩的肌膚,讓炫植一點都沒想要壓下獸性的意思,唉又硬了。




 

把哥哥皙白的雙腿大敞著,正面承受他的愛。

聆聽昌燮只唱給他聽的天籟,炫植所能的回報,就是更加賣力的自己。原來最深的愛根本沒有辦法用語言表達,想把對方融進骨血裡,想要跟對方合而為一,成為一個人。遇到昌燮,他終於知道沒有另一半的靈魂,他之前的人生實際上算是空白的。

 

 

 

I'll be your man

不會再放開你

無法再次那樣地放下你

請你呼喚我的名字~♫

 

床頭櫃上昌燮的手機呼喊了起來,不令人意外的,是經紀人,但讓人出乎意料的,居然是他們自己的歌,而且還是炫植的part。驚訝地看向跟自己一樣被手機從快感漩渦喚醒的年上戀人,對方露出羞赧的表情。咦?

 

「哥很反常喔,怎麼會是我的歌?告訴我原因,不然你不能接。」炫植用惡意的撞擊阻止哥哥想伸手拿手機的動作。

 

昌燮漲紅著臉緊咬著嘴唇,死也不肯說,只想看看能不能捉到一個空檔接電話,但是都被壞心的弟弟阻止,一直到電話停了都沒成功。

俯下身,環抱住還在害羞的哥哥,兩副胸膛緊貼著,炫植熱切的氣息吹在昌燮的耳邊,只剩下身還在規律的律動。

「說話」任炫植是很固執的。

 

一片安靜中,只有灼熱的吐息與濕稠的交合聲。

 

「我,我沒有什麼創作的才能。但是我很喜歡你的歌,喜歡唱你的歌…

 

…總是聽著聽著,就會想要你,就算在舞台上…」最後昌燮是閉著眼睛說的,太過羞恥他無法面對總是很敬業的弟弟。


 

「我是想著你寫的。」

 

細細碎碎綿密的吻落在緊閉的眼皮上、臉頰上,還有紅潤的唇上,愈來愈急,像是要吸光他肺部所有的空氣一樣,昌燮有種被掠奪的實感。隨著愈來愈頻密的連結,不免覺得極樂天堂就在他們所在的地方,此時此刻。

 

昌燮的呻吟輕了下來,軟弱無力的低吟顯露出他的癱軟,炫植的第二次還要很久才會爆發,所以炫植提議讓年上戀人攻點就好,但是被哥哥拒絕。

他說,要到就一起到。

 

昌燮一手攀著炫植,一手握住自己輕抽的性器,在弟弟眼中既有與戀人結合的愉悅,又有偷窺戀人自瀆的刺激。腫脹翻紅的甬道愈縮愈緊,吸夾著炫植的陽根一絲空隙也沒有,花蕾內的肌肉抽著挑逗緊繃的欲望,哥哥是練了什麼大法,炫植想忍都忍不住。

 

「不!不要…」手指緊掐住炫植肩頭,昌燮發出淫靡的喊聲,黏液糊了下腹。

「嗯喔…」抓住年上戀人浪得顫抖的瞬間,炫植大力地抽動,跟著釋放。

 

床單都濕了,昌燮臉上掛著幾絲溼透的瀏海,整個人像從水裡撈起來的。明明該是狼狽的樣子,炫植卻覺得美得不得了。




 

雖然昌燮四肢都動不了了,但是還是能接受炫植地毯式的吻,昌燮早就習慣了年下戀人會把他拆吃得一根骨頭也不剩,所以乖順地接受炫植在自己身上印下屬於他的印記。

炫植的鼻息暖暖的,噴到敏感的皮膚引起些微顫慄,有些舒服又有些癢。

通常炫植啃自己啃得差不多之後就會抱著自己去清洗,正當昌燮這麼想著的時候,身上的熱源卻不見了。

稍微抬起頭一看,炫植居然跑到電腦前登出昌燮的帳號,並且準備登入自己的。

 

「任.炫.植!」

 

 


這篇從徐恩光的歌唱教室那天開始寫

然後就被我放置PLAY到現在XDDDDDDD

 

人太懶= =

 

昌燮的喊聲大概就是150708周偶被炫植打的那個聲音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藍仔
  • 嗚嗚嗚wwwww也太激情wwwwwwwwww
    看得好羞^//////^
    現實像真好~~~~~
    靈感大神霸凌的好(?xDDD((請繼續哈哈哈xDDDD
  • 其實這個寫很久了 大概寫好3/4
    但是一直被我放到現在XD

    我也喜歡現實向啊
    可惜我現實向太多梗以前無限寫過了
    就不太再想寫一樣的(藉口

    看完你的留言 忙著買票忘記回你了抱歉Orz

    哎亞♬ 於 2017/04/15 23:15 回覆

  • 藍仔
  • 哎亞有搶到前面的票嗎?
    這次親民許多,票整個賣很快(?
    嗚嗚 我得看我能不能把打工調開QQ
  • 不太算前面耶QAQ

    勉強是能接受
    反正不是站席覺得還好

    哎亞♬ 於 2017/04/17 00:00 回覆

  • 藍仔
  • 我其實滿喜歡那個場地的
    位置中間也都還看得到~
  • 覺得除非用站的
    不然其實坐20跟坐10還不是都一樣摸不到XDDDD

    哎亞♬ 於 2017/04/17 21:31 回覆

  • 藍仔
  • 說的沒錯xDDDDDD
    但他們上次是不是有走動xDDDDD
    覺得靠走道也不錯xDDDDD
  • 上次?去年嗎?去年我沒去耶XD
    七夕當然是要陪我老公XD

    我這次靠走道= =+

    哎亞♬ 於 2017/04/20 20:56 回覆

  • 藍仔
  • 太好了xDDDD
    搞不好就出現在你旁邊了xDDDD
    他們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哈哈哈哈
  • 完全希望可以這樣啊!!!
    韓國場他們兩個跑去上面看台
    我在漁區心都碎了QQ

    哎亞♬ 於 2017/04/21 15:44 回覆

  • seklzr110102
  • 這篇太害羞了😄😄
  • 還好啦XDDDD

    好久不見呢!

    哎亞♬ 於 2017/04/29 09:29 回覆

  • seklzr110102
  • 等你更新等好久了😂😂
  • 這兩篇我也更好久了XDD

    哎亞♬ 於 2017/04/29 10:24 回覆

  • 過現未愛
  • 萌我一臉QQQQQQQQQQQQQQQQQQQQQ
  • XDDDDDDD

    哎亞♬ 於 2017/05/14 08: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