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亞的話
我是哎亞,鮮網/百度id皆為哎亞。

「噗哧!」

炫植在他一個人單獨的廚房裡,一面畫著奶油,一面笑了出來。

 

他突然想起跟昌燮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有趣得讓他笑瞇了眼睛。


 

 

那是很多年以前,他還在麵包工廠當著又窮又忙的資本主義奴隸的時候。

 

合租的室友終於受不了一直被踩在社會底層的生活,放棄在首爾討生活而選擇回到家鄉的那個月,一個人付兩人份的房租的他,沒有錢吃飯。三餐只能用工廠的瑕疵品果腹。

但是再怎麼能吃的炫植,也沒辦法天天吃下一模一樣的食物,有些放到最後過期的麵包,最終去處都是外面的廚餘桶。

 

幾次早上上班時,炫植驚喜地發現,有鳥兒啄食那些掉在外面的麵包屑。租屋處地處首爾的邊陲地帶,算是很郊區的地方,旁邊是一大片蔥鬱的樹林。首爾幾乎都是丘陵地,住宅跟山林比鄰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莫怪有這些鳥兒了。

 

太冷而缺乏食物的樹林以及太窮而缺乏金錢的自己,讓炫植湧起了跟鳥兒惺惺相惜的心情,之後每天都會放上半塊麵包招待拜訪的小鳥們。

 

而昌燮就是那時候出現的。



 

連續上了五天十五小時的班,炫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家。踽踽獨行的他身影被路燈拉得很長,即使進入春季,夜晚的風吹起來還是刺骨的,炫植把雙手縮進口袋,加快回家的腳步。

 

過了這個轉角,再走二十步,就到家了。

但家門旁卻有一隻特別大的鳥…兒?

 

輕聲地走近自家家門,發現一個素著白皙臉龐的男子,小心地捧著他放在門口的麵包,只剩四分之一個手掌大的麵包,對方珍惜地小口小口咀嚼。

 

「嘿!」炫植忍不住想要出聲的衝動。

 

就好像受驚的小鳥。不,應該說受驚的貓兒。對方馬上拔腿逃跑。

 

「那個是我拿來毒老鼠的餌,不快點吐掉的話,會中毒喔。」一種想捉弄對方的心情油然而生。

 

對方停住了逃跑的腳步,丟掉手上的麵包,並且開始挖自己的喉嚨,還因為不熟練這種動作而乾嘔了起來。

 

「別挖了,雖然保存期限快到了,但裡面沒有毒,剛剛我是騙你的。」炫植沒想到男子的反應這麼戲劇化,充滿喜感。

這樣挖挺傷身的,他可不想因為一時的玩笑害了別人。

 

男子停止了摳挖,抬起頭來看炫植,眼睛因為乾嘔整個泛紅,鼻子也紅通通的,看起來煞是可憐。仔細看看,對方衣著乾淨,眼神清澈,看起來不像是乞丐,應該也不是精神上生了什麼病,會在這個偏僻的住宅區裡找東西吃,應該是有苦衷的吧。

 

「抱歉,這個玩笑開太大了,你應該跟我一樣餓了吧,進來坐吧,晚上很冷的。」為了補償自己的魯莽,炫植邀請對方一起用餐,舉了舉手上的超市提袋。

 

對方露出不信任的表情,抿緊的嘴唇顯示出他的猶豫。

 

「就當作是我的賠罪囉,來吧!」如果換成是自己,要進入陌生人的房子,而且還是剛剛才騙過自己的人家裡,我也會遲疑吧,炫植如是想。

為了加強誠意,炫植彎起微笑,彎彎的笑眼看起來非常像個好人。

 

「好…」對方又遲疑了三秒,才嚅嚅地回答一聲。




 

沒想到看起來福氣福氣的臉,卻會有著像是少年一般清軟的嗓音。

炫植跟男子面對面坐著,吃著炫植用工廠麵包加上一些冷凍蔬菜碎肉並且灑上起司作成的鹹派,還有熱熱的海帶湯。

 

「這個,好好吃!」熱湯與溫暖的屋子融化了男子的防備,吃到美味料理的驚喜讓他完全忘記矜持,忍不住讚了好。

 

炫植只彎了彎嘴角,沒搭話。那鹹派可是他的得意之作,是他實驗多次做出來的窮人版鹹派,成本不高,美味卻不減。

 

「跟我們店裡的一樣好吃。」

 

「你們店?」炫植聽到讓他感興趣的關鍵字,可不能裝作沒聽到。

 

對方臉上的興奮迅速褪去,換上了木然的表情。不肯再開口說一句話。

 

經過一天的疲勞,炫植其實很累,既然對方不想說,他也沒有那個力氣多問,兩個人只是沉默著吃飯。



 

對方是個很有禮貌的人,吃完飯之後便自動地把碗盤收拾到水槽,不但洗淨自己用的碗盤,還順手把水槽裡的鍋碗瓢盆都洗掉了。炫植見到對方那麼自動自發,非常感嘆。如果他前室友有這個人的一半自動就好了,家事幾乎都丟給炫植不說,連房租也不說一句就丟給炫植一個人煩惱了。

 

把水槽整理好擦乾手,男子很自然地走到玄關,拿起外套想要跟炫植告辭。

 

「謝謝你,再見。」還是有點怯生生的模樣。

 

「那麼晚了,睡一晚再走吧。我的室友回鄉了,你可以睡他房間。」已經凌晨了,就算男子想要去哪裡,都很不方便了吧。況且外面那麼冷,炫植覺得自己不是小氣到不能讓陌生人借宿一晚的人。

 

男子咬起手指,看起來非常猶豫,不曉得是因為怕遇到壞人還是怕給炫植添麻煩。看對方遲疑那麼久,炫植有點沮喪,他看起來很像壞人嗎?

摸摸自己的臉,覺得除了深重的黑眼圈有點駭人以外,他自認長得還算有親和力。

 

「喂喂喂,我如果要謀財害命,剛剛就會在你的湯裡下手了。況且,你看起來也不像是很有錢的樣子啊…。我只是怕你出去之後會凍死,這樣我會良心不安。」

 

被當成壞人而感到沮喪的炫植,看起來好像是頹喪的大老虎,反差的肢體動作讓男子忍俊不住地笑了。

 

「笑點真低…」




 

 

一宿一餐的情誼似乎讓男子信任了炫植,也讓炫植知道了他的名字是昌燮。昌燮來這個社區是來投靠朋友的。

 

當時的他說是跟家裡人吵架所以離家,但後來才知道昌燮是跟以前的老闆有感情上的牽扯,受不了才逃離的。

兩個都在逃離的人在異鄉相遇了,格外有親切感。

 

後來昌燮在炫植上班的工廠附近找到了咖啡廳的工作,有時候外送到工廠還派昌燮過來,炫植偶爾會遇到笑瞇瞇提著咖啡的昌燮。

昌燮找到工作後就順勢分租了炫植前室友的房間,畢竟朋友交了女友,也不好意思打擾人家太久。

 

然後他們就過著偶爾上班時會見到面,下班後一起煮飯吃的日子。

炫植的廚藝很好,某天昌燮心血來潮建議他去鎮上的西點店應徵看看,炫植還真的錄取了。炫植一直很認真學藝,也很有天份,是西點店裡進步最快的學徒。

炫植升為助理師傅的那天,帶回來他親手做的蛋糕,兩個人一邊唱著歌一邊開心地把整個八吋蛋糕給吃完了,經濟終於寬裕點,可以不用再過像是機器一般的日子。

 

經過了很多事情,漸漸地發現他們不能沒有彼此,也就一天天地相伴下去。



 

炫植還記得那天一起吃的蛋糕,是水果布丁口味。

他拿出海綿蛋糕的胚體,鋪上水果,擠滿鮮奶油,一層一層堆疊,再擠上香甜的奶油然後抹平。

 

突然想畫上昌燮咬手指的樣子,很可愛。若是昌燮看到一定會皺著眉頭埋怨他又欺負自己了吧。

 

不管了,這就是今天的宵夜。

炫植已經等不及要拿給昌燮看了。


 


好久不見?

undefined

來源:

李昌燮戴圓眼鏡超可愛的QAQ(無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藍仔
  • 哎亞更了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真的好喜歡你寫的文♥
    植昌真的超美好QQQQQQQQQQQQQQQQQQQQ
  • 哈哈哈
    是有點久沒更
    都寫一半棄掉
    大概有五個那麼多吧XDDDDDDDDDDD

    哎亞♬ 於 2017/04/08 22:12 回覆

  • 藍仔
  • 哈哈哈哈
    我等你慢慢更♥
  • 求靈感大神霸凌我XDDD

    結果我真的被霸凌了XDDDDD
    已更

    哎亞♬ 於 2017/04/10 00: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