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亞的話
我是哎亞,鮮網/百度id皆為哎亞。
慎慎慎




  「炫植啊!我好睏!」

  昌燮斜斜貼在炫植的手臂上,撒潑著喊睏。炫植扶著這個醉到胡言亂語的哥哥,避開粉絲守候的走廊,特地繞了遠路,就怕這個哥哥的蠢樣被紀錄下來,他身為體貼的弟弟,還是要顧一下哥哥的面子。

  都是旼赫哥提議在日本就要喝日本清酒,身為他酒友的昌燮哥也跟著起鬨。還有不知道哪個人提議做三行詩遊戲,輸的喝酒。
  講到作詩大家興致勃勃,畢竟是曾經拿過賽詩會冠軍的團體,每個人都自信滿滿,一嗨起來又是鬧騰又是狂飲,就連平時不太喝的忙內三人組都喝高了,醉得東倒西歪。

  後半場只剩下酒量好的他跟昌燮哥還有萬能偶像旼赫哥。
  看著恩光哥睡在Bar裡的沙發上,頭歪到了星材的肩膀上,而且漸漸要滑到了星材的大腿上,原本游刃有餘的旼赫也開始腦筋打結,詩詞也做得結結巴巴,最後灌下一壺清酒,飲恨拿下第三。



  炫植與昌燮過招了三回合之後,他以二勝暫時領先哥哥,看著昌燮灌下半壺清酒後微醺的臉頰與迷濛的眼神,炫植瞬間有種認輸的衝動。賽詩大會算什麼,可以把昌燮哥帶回房間才是真正贏吧。

  「嘻嘻,我輸了。」

  吞下清酒後,昌燮一直用一種很不正常但是在炫植眼裡很可愛的笑容嘻嘻笑著,嘴裡一直重複說著炫植果然最厲害冠軍實至名歸云云。炫植看著覺得心癢又覺得好笑,明明說好五戰三勝的,比賽根本還沒結束他贏什麼了啊。

  原本還要繼續比的,只是昌燮不停說他輸了醉了要回房間,加上幾個吵鬧不已的醉鬼,正直的炫植只好摸摸鼻子認了自己是今天的冠軍,只聽過輸的耍賴要求重來,沒看過硬要說自己輸了堅持結束比賽的,有沒有一點朝鮮民族的好強個性啊。

  把腳步紛亂的哥哥壓在房門旁的牆壁上,炫植慶幸自己平時有鍛鍊身體,不然怎能一手撐著一個大男人一手還要開房門。

  炫植覺得有點沮喪。
  好不容易確定心意,可是大半個月以來昌燮還是都如往常一樣對待他,就連想要偷個香都會被昌燮用推移大法躲開。
  啊,真的好悶。

  一面幫昌燮脫去鞋子,一面感慨自己的可憐,他幻想中的熱戀期原來只是幻想。
  但因為很珍惜昌燮哥,所以炫植眼淚只能往肚裡吞。





  擰了濕毛巾幫昌燮擦臉,酡紅的臉蛋泛著光暈,還有因為酒醉而神遊物外的微笑,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甜蜜的光澤。

  這一點讓炫植感到很奇怪,成員們都因為忙碌的日程臉色日漸憔悴或是因為日本食物太好吃而不小心放鬆了飲食管理,只有他的昌燮哥一天比一天還要…漂亮?

  想要幫昌燮換件舒適的衣服,才解開幾粒襯衫扣子就被不安份的傢伙頻頻推開。

  「不要…旼赫…」

  哥,但我不是旼赫哥啊。炫植好委屈。

  「昌燮哥,我是炫植。」

  雖然跟喝醉的人澄清這種事沒什麼道理,但是炫植還是靠著昌燮耳邊說了。

  「…啊。炫植啊…炫植…」語尾沒了聲音,也不知道昌燮想說什麼。

  炫植嘗試性地繼續手上的動作,昌燮卻沒再反抗。原來昌燮還是聽得到自己說話的嘛,哥哥默許炫植幫忙解衣的動作讓炫植很是開心。
  原來自己真是特別的人。

  不曉得是否酒意醺醉了理智。
  明明就是看了那麼多年的哥哥,光上身天天看,全裸也是時常見,怎麼現在只是看見昌燮如雪的肌膚在自己手下一點一滴地顯露出來,他就感覺口乾舌燥。酒精加速了血液循環,把胸前薄薄的肌膚都暈成粉紅,可口美味的樣子。

  炫植吞了口唾沫順道壓下滿滿的綺思。

  胡亂擦拭了昌燮的上身,炫植不敢多做接觸,把昌燮的睡褲從行李中拉出來,只要再把昌燮的褲子換掉,就大功告成了。炫植無法確定自己能夠冷靜地面對昌燮多久,再怎麼說自己還是個正常的青年啊!

  手才解開昌燮褲頭的鈕扣,反抗聲馬上就來了。

  「不是說了…不要嗎…」昌燮軟軟黏黏的嗓音讓抱怨聽起來不像是抱怨,反而像是一種欲拒還迎。炫植確定這絕對是昌燮時常引狼入室的原因。

  「可是哥,炫植可以吧?」可以什麼,炫植也沒有講清楚。

  「炫植的話………」昌燮閉著眼,皺著眉,嘴唇微嘟,狀似思考的樣子。

  等待答案的炫植捂著心口,既焦急又期待,更多的是怕被拒絕。
  雖然只是幫忙換件衣服,但他好希望自己是哥哥最信任的那個。

  拖了大約有一世紀那麼久的時間,昌燮才囁嚅著說可以,細微如蚊子擊翅的回答。




  炫植回想起AS4U錄影時兩人曾經不小心吻上彼此的唇,當時昌燮的臉整個紅透了,就連衣領下的鎖骨都能隱隱地見到粉紅。
  暗藏著愛戀心情的炫植,只能跟著團員用大笑來隱瞞自己狂喜的心情。

  現在昌燮的臉紅的不只那時的一倍。
  忍不住親親那水蜜桃般的紅嫩臉頰。

  昌燮沒有預期中的掙扎反抗,增強了炫植的信心,他大膽地沿著鬢角循著鼻樑細細密密地吻到了尚未卸妝的紅唇。
  之前的親吻除了溫度,很難再有其他的感想。畢竟是偷來的吻,能夠與哥有不同於朋友的接觸就很滿足,強求更深層的觸感就太貪心了。
  現在將雙唇貼上昌燮的,終於可以認真地感受心愛的人。

  昌燮柔軟的唇像是剛出爐的奶油泡芙一樣,溫暖又香甜。撬開唇齒長驅直入,清酒的梨子香混著口中的津液,嚐起來有種蜂蜜的滋味。
  與昌燮的小舌纏綿嬉戲,哥哥並沒有推拒,反而任他舔舐汲取,細微的哼聲從密不可分的四片唇肉中溢出,昌燮開始試著回應他。

  第一次總是不知輕重,炫植吻得太過動情,等到他回神過來,早就把昌燮抱在懷中,舔舐啃咬哥哥精緻的耳廓與脖頸。
  看著自己無意識中在鎖骨留下的斑斑紅痕,炫植怯怯地對上了昌燮半睜的視線,沒想到昌燮水粼粼的眼睛裡沒有拒絕,反倒是用迷幻的眼神回望著他。

  好想要,昌燮的全部。

  「哥…可以嗎?」扶住哥哥不穩的身軀,大拇指輕佻地逗弄胸前不安的蓓蕾,炫植的手指動作比問句還要超前進度。
  「炫植好囉嗦。」環上炫植的頸子,昌燮沒有正面回答。





  讓昌燮背對著依偎在自己懷裡,像是擁有了世界。
  嘴唇貼著昌燮後頸髮際的白皙肌膚捻吻,一面揉搓著因興奮而挺立的紅纓,一面滑動哥哥滴著露水的青芽。
  胸前很癢,敏感的弱點被炫植掌握著,濁重的氣息噴在耳後,薰得昌燮幾乎要暈了。

  「哥,你好漂亮,好愛你…」

  被情話不用錢的灑,快感上下交雜而來,對方的大拇指又掃過繃到頂點的繫帶,昌燮終於不受控制地叫喊出來。

  到達時昌燮仰起了頭,拉緊的脖子線條優美而性感,皺著眉眼皮輕微顫動。「嗯啊啊啊~」射出的強烈感覺把昌燮意識沖得一乾二淨,等到他想起該管住自己呻吟時早已來不及,被炫植專注收聽,一個音節也不漏。


  慾望所生的液體一股腦地全在炫植手上,炫植饒富興味地點點它,發出吧咂吧咂令人羞恥的聲音。

  「哥很乖,都沒有亂來。」對著躺在床上休息的昌燮,炫植嘻嘻笑著,瞇著專屬的笑眼。

  「別笑。」昌燮伸手擋住那個太過有侵略性的笑容,他不想在這麼脆弱的時候被強擊心房。

  炫植的臉繞過了那雙不甚堅定的手,吻上了昌燮微嘟的唇,心裡偷笑哥哥像貓咪一樣難捉摸,手上的液體順勢抹上隱密的蹊徑。


  雖然曾經在夜闌人靜睡不著的時候惡補了同性之親的資料,雖然資料看得很熟但是作為一個生手,炫植仍然不得其門而入。
  磨蹭許久依舊找不到門道,讓昌燮躺到酒都醒一半。

  『哎一西…』翻了個身,昌燮指引炫植進入幽秘的入口。

  沒有資料上寫的如此乾澀,卻比想像中還要炙熱,炫植沿著內壁的黏膜滑動,有時稍微彎起關節,就能感受甬道有生命力的吸夾。
  若是換成自己的,不曉得會多麼令人燃燒,炫植彎曲擴張著敏感的洞穴,忽略床上埋著臉因快感累積而扭動不安的昌燮。

  「別玩了,快一點…」昌燮掛著隱處麻癢逼出的淚滴,紅紅的眼眶,軟軟的嘀咕,讓炫植的腦袋都想不到拒絕的話語,只好提著早已脹大不已的性器,對著柔軟的入口進逼。

  從未得過的體驗,好似輕飄飄的天堂,又似火熱熱的地獄,緊緻的膜道包覆了炫植全部,吞得很深,對於經驗不多的20多歲青年來說,太過刺激。炫植將自己埋入最深處喟嘆著,他的哥真的很完美,無論是慵懶的外表還是固執的個性,抑或是是忠實的身體反應,炫植都喜歡的不得了。

  些微適應了之後,炫植開始深淺不一的律動,搔刮著昌燮體內的敏感點。酒精將痛感遲鈍,把快感放大,戳擊到柔軟不可觸的那點昌燮便無法克制的輕吟。睜開因為快感而微瞇的雙眼,看見炫植漆黑的雙眸倒影著面色潮紅的自己,臉上滿是筆墨無法形容的情慾,沒想到自己居然是那麼放蕩,被弟弟壓在身下承歡吟叫。

  昌燮的潔癖比他自己想的還嚴重,在那段不正常的關係中,被推倒的不只是兄弟之間的藩籬,更被摧毀殆盡的是對情愛的想像。
  他不覺得自己的戀愛會如偶像劇一般清新美麗,但也不認為自己會像色情電影的角色,下女似的被凌辱。
  發生之後有陣子他覺得自己很骯髒,也有陣子認為自己是多餘的,在與炫植相互確認關係之後,他分不清對對方渴望的自己單純地是因為愛,抑或是內心淫亂的魔鬼作祟。
  所以他不敢,不敢再跟炫植多靠近。

  不想被所愛的人用失望冷淡的眼神看著,他不能承受。





  「哥…哥!看著我。」眼見昌燮瞳孔漸漸失焦,神遊物外的樣子,炫植出聲喚回哥哥的神智。

  因為太過舒服而紅著的濕潤雙眼帶著一點點悲傷,焦距聚集向上與專注盯著他的炫植對望。

  「昌燮哥是最棒的,能跟哥在一起的我,最幸福了。」溫暖的眼神依戀地看著昌燮,沒有離開過一時半刻。

  昌燮沒有意料到會聽到如此真摯的告白,兩人相連在一起,不能如上次那般逃走,也不能假裝沒聽見。

  「我…我…」昌燮有好多話想告訴炫植,他的感情他的傷痕,好多好多。可是愈多想說就愈結巴,一字半句都擠不出來。

  「我知道哥也是愛我的。不然怎麼會…」惡意地動了動連結的下身,滿意地看著昌燮隨著自己喘息輕吟。
  相處這麼久了,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就能知道對方的想法,炫植自信地幫昌燮接完後續的話語,就如在台上幫昌燮說完他的句子一樣。

  「喜歡嗎………我?」俯下身,對著哥哥敏感的耳朵低喃,性器重重地衝撞,原本因爬升的酥麻感而不自覺搖頭的昌燮,聽到最後的「我」字,連忙改成點頭,被快感支配而害怕做錯事的昌燮,既可愛又誘人。

  「我們昌燮真是太可愛了。」趁著律動在沉浸其中的昌燮臉上偷香。
  哥哥深咬著下唇,雙手被炫植拉伸過頭壓著,動彈不得,秘穴被猛烈進攻,再度甦醒的青芽抵著炫植的腹肌摩擦,在炫植脊椎神經上攀爬的快感促使著性器愈來愈挺愈來愈大,給敏感處的刺激也愈來愈強烈。

  「啊嗯!」太剛好的角度戳擊到那塊柔軟,昌燮打了個激靈。高聲的呻吟轉為嬌弱的輕喘。被冷落而盈著露水的性器顫顫抖著,感受到自己的前腹濡濕,炫植意識到哥哥好像要被自己插射了。

  退出讓人依依不捨的溫熱甬道,泛紅的穴口仍在微微地開闔,像是吃不飽的樣子。把哥哥轉個面,小巧而白皙的臀便高高翹起,優美的肩膀與背脊盡收眼底。

  「做什——喔~」原本幾乎抵達頂點卻被中斷轉個位置,昌燮才想開口質問,吐了兩個字後剩下的話全被一入到底的熱棒堵回去,炫植插得好深。

  昌燮漂亮的手指緊抓著床單,柔嫩的乳尖時不時的被揉捏挑逗,後頭傳來的不再是九淺一深的律動,而是狂猛的深度撞擊。炫植每次頂撞都能引起甬道裡輕微的痙孿,它愈緊密,衝撞就愈放肆。酸麻的快感太過強硬,昌燮喘都喘不過氣,原本甜膩的呻吟聲變弱了,只剩下似哭非哭的嗚咽。
  「炫…植啊…嗚……」這樣的姿勢毫無退路,豐潤的臀肉被噠噠拍打,小腿被禁錮在炫植的範圍裡,乾淨的腳趾頭隨著快感起迭收緊或張開,弓起的背脊好像蓄勢待發的眼鏡蛇,隨時都能衝上撲咬。

  汗水沿著鬢角滑下,快感而激生的液體滴滴答答地落得滿床,炫植緊握著昌燮的腰大力挺進,房間裡只剩下嗚咽聲及拍打聲。
  過於頻密的撞擊,兩人都瀕臨爆發,昌燮覺得小腹的肌群一抽一抽的,後穴也瘋狂地絞吮著炫植,太緊窒的溫熱讓炫植快感瞬間衝上頂峰,就這樣把自己噴泄在深處,昌燮也不受控制地高潮。




  因為酒醉又到達兩次,昌燮基本上已經脫力了。炫植把人扛到浴室清理之後,抱著對方吹乾頭髮。

  擁抱著熟睡時溫順的昌燮哥,柔軟的身軀,沐浴後與自己身上相同的蒸騰熱氣,讓炫植更加感受他們是一體的。
  把昌燮輕輕放倒在另外一張乾淨的床,自己也爬上去倒臥在同顆枕頭上,單人床的面積對於兩個大男人來說有些擁擠,但炫植覺得今天距離剛剛好。

  炫植不想去想明天起床之後,他們又會變成怎樣的關係。
  他已經默默看默默做,很久很久了。在昌燮不知道的地方,他默默地瞭解對方的一切。他決定了,無論對方的心意如何,他都會繼續陪伴。

  在昏暗的房間裡,有一名抱著年上愛人心靈更加堅強的男子。




  早晨的金光透過窗簾的隙縫溜進房間,照耀著相擁而眠的人們。

  「♪~」一陣手機鈴聲劃破了寧靜的氣氛。

  炫植從床上跳了起來,看了看手機,只是經紀人恐嚇他們再不起床就要破門而入的簡訊。
  昌燮的手機也有相同的簡訊,所以炫植決定不予理會。

  按照平常的習慣,炫植再度倒回床上。
  一躺到枕頭,就發現有一雙寫著疑問帶著睏意的眼睛看著他,還用口型對他說早安。炫植完全忘記他們昨晚睡在一張床上,腦袋有些打結地說經紀人要他們起床了。哥哥聞聲瞇起眼睛勾起炫植最愛的彎彎笑容,嘴上呢喃著那炫植再陪我睡一會兒。

  哥哥的提議很是吸引,炫植很想附議。
  但他們兩個都是裸體,又睡在一張床上,要是真的經紀人哥哥衝進來就不好了啦!

  「啊~哥,不行,要起來了啦!」慌張的炫植大叫。
  昌燮把炫植的拉扯關在棉被外,臉上掛著幸福的笑容。



本文也才快萬字

為什麼番外有5000……………

告訴我啊!!!(問誰

然後…炫植是被他哥設計了沒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卓寧
  • 很喜歡這一篇,喝醉的昌燮很可愛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