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著礦泉水瓶讓炫植緩緩喝下後,昌燮看著對方的呼吸從紛亂漸漸轉為平靜。
  昌燮雙手撐在床邊,看著炫植在床上皺著眉頭的樣子。對方已經陷入熟睡,但他覺得心臟依然噗通噗通地跳著,無法平靜下來。
  
  雖然理智上知道對方只是太過疲累中暑,沒有事的。但是情感上他仍然沒有辦法接受。
  他還是第一次感到如此地慌張。
  看著炫植輕緩到幾近沒有的呼吸,可能失去對方的恐懼就湧上心頭。
  
  
  
  
  太繁忙的日程已經接近尾聲,雖然他們早已習慣緊湊的行程,畢竟人不是鐵打的,還是會累會生病的。
  
  大哥們與忙內接受了日方工作人員的建議,去吃了一間據說非常療癒補氣的美食。
  其他的團員有的背劇本有的休息放空,昌燮則是留在房間照顧一直用微笑掩蓋中暑的炫植學長。
  
  身體健康的人一旦病起來都會比大病小病不斷的人嚴重呢,趁著炫植熟睡時整理房間的昌燮如是想。
  
  昌燮照顧人的頻率比任何團員都低了很多,團隊裡最容易生病又愛逞強的人就是他了,平常都是團員們(尤其炫植)照顧他的機會多,他照顧其他人的機會少。
  
  日程結束後,昌燮便自願留守照顧病人,除了擔心以外,也想報答哥哥弟弟們平時照顧自己的恩情,讓他們做些放鬆的事。
  他難得健康,就讓他來吧。
  
  
  
  日方的工作人員陪著昌燮炫植回房,一路上炫植都還是一副不嚴重的模樣,還能跟工作人員用日語開玩笑。
  工作人員臨走前還笑著要他們不要一直打電玩記得要吃飯,也能點客房服務,炫植開朗的應答讓昌燮也誤認其實對方沒那麼嚴重。
  沒想到房門一關上,炫植立即皺起好看的眉,喘不過氣的樣子讓他看了都疼。
  
  
  躺著要水的炫植眼神很渙散。
  半掩的窗簾遮蔽了大部分的光線,傍晚的夕陽雖然不再炙熱,但是總能刺激已經脆弱的神經,但昌燮騰不出手,只能用身體遮擋。
  
  炫植伸出左手扶著昌燮的右肩,試圖想要自己直起身,不想讓哥哥太吃力,自己的體重讓昌燮負擔太辛苦了。
  
  「嘿你不要動啊!這樣我怎麼扶你呢?」慌張時的昌燮聲音非常可愛。
  
  炫植勾了勾嘴角,笑了出來,差一點白牙都跟著顯露。
  但他還是靠著自己的力量坐起來,昌燮扶著水瓶,而他扶著昌燮的手,喝了水。
  昌燮的眼裡盛著擔憂的情緒,炫植看得很清楚。即使身體不適,看了這樣的昌燮,他也不覺得疲憊了。
  
  用手機查詢了處置中暑的方法,昌燮把沒喝完的冰涼礦泉水塞到炫植的頸邊,順便拿了毛巾幫他擦拭汗水。
  才擦拭了幾下就被以為已經睡熟的炫植抓住,昌燮嚇了一大跳,但炫植只是輕輕握住他的手,然後繼續熟睡。
  
  被炫植握著手並不是第一次,成員們彼此是很親近的關係,牽手所在多有,但昌燮卻覺得很緊張。
  也許是他知道炫植的心意,抑或是他自己心底有什麼化學變化正在發生。
  口乾舌燥的昌燮覺得自己可能也中暑了。
   
  
  只開了一盞小燈的房間與昏睡的人,以及自己模糊不清的心意,昌燮覺得自己應該出去透透氣。

 

 


 

還是決定拆成上下

還是上中下

還是沒有下(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