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這樣的關係是同個架構下的。

 

 

 

 

 

 

 

  
  輕輕撫摸因為入睡而亂翹的頭毛,昌燮的呼吸聲不是很平穩。
  
  大概是累了吧。今天網路遊戲維修,恩光哥吵著要去打撞球,只有昌燮哥捨命陪君子去了。
  看他回宿舍倒頭就睡的樣子,一定是又打輸了,明明沒一次能贏的卻還是要陪恩光哥去。
  炫植再次撥開昌燮又掉下來的額髮,嘆了一口氣。
  
  這就是愛吧。
   
  如果可以再次回到十七歲就好了。
  那樣就不會被恩光哥搶走昌燮哥青春的時光。
   
  
   
  
   
  
   
  
  跟昌燮的相遇是在他進公司後第一次的對外演奏會。
  本來就屬於怕生類型的炫植到了場地連自己該怎麼站都不知道,手足無措的樣子讓昌燮注意到了,出了聲提醒炫植該站什麼位置。
   
  
  「那個,你站這裡。」昌燮身為早一點進公司的前輩,對於緊張的新人多少有些同情。
   
  
  第一次聽到那個圓圓臉厚眼皮的男孩叫住自己的時候,炫植還以為聽錯。
  那樣美好中性的聲線竟然出自一個男孩的身上,世界真是奇妙。
  
  從此之後炫植就對昌燮很有印象,之後在公司見到面的時候也會特意打招呼。
  之後他們被編為同一個預備組合,相處的時間長了,炫植才知道昌燮跟恩光是怎麼樣的關係,原本也只是在一旁用關心朋友的心態旁觀,直到見到旼赫的介入,恩光的轉移,昌燮的落寞,雙魚座易感的性格讓自己也隨著他們的喜怒哀樂上下起伏,等到他發現的時候,目光早就已經離不開那個人了。
   
  怎麼會讓自己落入這樣的境地呢?
   
  
  炫植總是對自己很有信心,覺得自己能夠準確地規劃自己的未來,從沒想過愛情會是他生命中最大的變因。
  對昌燮的感情就像是初夏的薔薇茂密地盛開,生根在自己的心裡,想要拔去卻束手無策,輕輕移動便鮮血淋漓。
   
  只能這樣子了。
  
  
  
  
  
  
   
  
  就像自己不斷追尋著昌燮一樣,昌燮也不斷追尋著恩光。
  
  而旼赫的出現讓恩光的目光早就已經不在昌燮身上了,為了離恩光再近一些,昌燮刻意地親近旼赫,而自己為了離昌燮近一些,也是刻意地親近恩光。
  他苦笑。
  
  這是什麼錯綜複雜的謎團。
   
  
  私底下跟旼赫相處的時候,炫植很少見到他脆弱的時候,炫植對旼赫的評價就是「好像什麼都會的樣子」。
  難怪恩光會愈來愈依賴了,相比昌燮的努力,還是旼赫的游刃有餘比較帥氣。
  
  只會表達情緒而不會表達真心的昌燮,在其他成員的眼裡像是帶著任性的孩子,不敢一個人睡、總是不斷練習、不化妝就不拍照都是他內心不安全感的證明,但只有炫植看到了。
  看到了他的寂寞他的不安,與他的期待。
  雖然昌燮所期待的不是他。
   
  
  或許他沒有搶先佔有昌燮青春的十七歲,但可以像現在這樣開心有趣地再過十七年吧!
   
  大學也是跟著昌燮一起讀的,練習也是跟著昌燮一起唱的,只要一點一點侵入對方的記憶,總會留下一些什麼的,炫植這麼相信著。
  昌燮做事愈來愈會先想到炫植,連烤肉也是先塞進他嘴裡,即便那是慶祝他自己的生日。
  
  這樣的小動作愈來愈多,昌燮愈來愈常用他那彎彎的微笑對著自己笑。
  炫植懷疑自己還能藏著這樣的感情多久,心跳真的很快。
  
  
  
  
   
  
  沿著鬢角,炫植在腮邊烙下一個吻。
   
  
  數不清第幾次偷偷親吻睡夢中的昌燮哥,反正這位哥跟自己都是一睡就不醒的人,絕對不會發現,現在這樣的處境讓炫植感覺安全。
  沒有告白,就沒有失敗。
  依然可以待在他身邊。
   
  「呃啊啊啊啊啊恩光…」睡熟的昌燮照慣例地發起囈語。
   
  拿紙巾拭去對方額上的汗,炫植輕柔地說「我是炫植OPPA喔。」
   
  「………炫植…OPPA…」說一動做一動,昌燮是聽話的孩子。
   
  輕輕地捧住昌燮的臉頰,炫植留下最後一個晚安吻,爬回自己床上準備入眠,平時他比昌燮哥晚睡的機會不多,所以炫植都會好好把握。
   
  「晚安。」不知道是跟空氣還是跟自己道晚安,炫植閉上眼立即就進入了深眠。
   
   
  剛剛氣息穩定的昌燮眼睫動了動,睜開的雙眼觸目都是黑暗。
  伸起手撫過自己的嘴唇。
   
  「傻子。」
  
   

 

 


 

 

浴室總是不給人一些正常的東西

放了一些訪問跟釜山行的內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