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石板路木輪子噠噠經過,鐘塔燈光閃爍著不祥的光芒,又是個肅殺之夜。
  
  小女孩悄悄推開虛掩的窗,想要偷看外面的情況,媽媽說不可以看,可是她真的好想知道她的小兔子在外面會不會孤單。
  
  
  
  
  
  沙—沙—沙——
  
  黑影窣窣,踏過屋頂的聲音在夜裡特別清晰,到處有探照的燈光從建築物之間穿出,尋找些什麼呢?
  
  倏忽間那個黑影竄近小女孩的跟前,大大的披風像是翅膀又似影子,慘白的臉孔靠得很近,明明是人類的樣子,但是她卻只感覺被死亡的氣息包圍著,好可怕。
  她顫抖著讓尖細的鼻子從她頰上經過,那是連空氣都被抽乾的感覺。
  快樂都已經不再,恐怖降臨,她想要尖叫。
  
  那張臉勾起絕美的微笑,仔細端詳她。
  
  一種像在砂紙上磨的聲音掐緊她的心臟。
  「不是妳。」
  
  她的窗被狠狠關起。
  
  等到小女孩恢復神智,顫抖著手開窗,那道黑影已經隨著沙沙的腳步聲離去,連她的兔子。
  
  
  
  \
  
  
  
  
  明月當空,人煙杳杳的山坡上只有枯草與斑駁的墓碑,十字有些頹倒,更加表現出這裡的罕有人至。
  
  木板升起,一道身影浮上,死灰的臉龐毫無表情,雙瞳左右滑動接著一聲長吁。
  
  這裡依然沒人………
  
  
  
  每夜每夜,他都重複著同樣的事。
  深眠,噩夢,驚醒,尋覓,孤獨。
  
  他什麼都記得,卻唯獨忘記自己死去的原因。
  
  上帝對他真不公平,他雖然已經不是人,也還算是人的眷族啊,為何剝奪了上天給人類的禮物—遺忘。
  所有美麗的愛情苦澀的回憶他全部都記得,在每個黑夜每個噩夢暴虐他的心臟。
  如果他是個人,記憶就能隨著時間的落葉慢慢剝落,可惜他不是。
  
  上帝真的對他很殘酷,他是這麼信仰著祂,祂卻不讓他好好地離去。
  軀體跟靈魂留了下來,卻不還他原來的自己。
  他只有停掉的心臟,冷卻的血液以及人類的劣根性—執著。
  
  所以,
  每夜每夜,他都重複同樣的事。
  
  找尋那個人。
  
  
  
  \
  
  
  
  
  真是討厭吶。
  
  他坐在鐘樓屋頂晃著長腿。
  嘴角的鮮血還沒有凝固,順著下顎線條滑落。
  
  
  
  
  蓄著長鬚的老伯,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像那個人,卻擁有那個人味道的芳香血液,真討厭。
  
  明明不想想起他,卻沒有遺忘的能力。
  明明不想感受他,但整個鎮都是他的血脈。
  
  令人生氣。
  
  
  但是他還是不自覺地受到吸引。
  撕咬開人類的濕軟皮膚,餟飲,感受那黏膩的溫熱流入喉嚨的感覺。
  
  他唯一的救贖。
  
  就算沒有那個人,他也可以靠這些活下去吧…。
  
  
  
  
  把從某戶人家外拿來的兔子玩偶舉高,半濕半乾的觸感就像現在的他,不痛快。
  
  那個人露出牙齦的笑容充滿著純真,皺起眉頭卻比自己還難看。
  他默默沈浸回憶裡,想起那個人拿來鑲著紅寶石的兔子玩偶,兩人開心笑著的樣子。
  
  那是多麼古老之前的事情了,他也早該放下。
  
  到底他們是在時間長河的哪一點開始走偏的呢?
  會在半夜偷溜出來見他的那個人,在哪一天開始心早就不在他身上?
  說好要一起帶著新娘走進教堂,辦場最美麗的婚禮,又在哪一天開始他們關係不再單純?
  
  為什麼他們無法彌補?
  
  或是說,為什麼他無法得到彌補的機會?

 

  \

 

 

  平靜的小鎮上來了陌生人。

 

  烏雲掩住了月光,這是鎮民最害怕的時刻,人人都緊閉門戶不敢外出。

 

  一名身形高瘦的人影出現在小鎮的入口,寬大的兜帽遮住他大半臉龐,黑灰色的批風上沾滿泥土,破舊的皮靴上也有著使用的痕跡,表示這人是長途跋涉而來。

 

  守鎮門的人正在打瞌睡,聽到腳步聲只微微瞥了一眼,迷迷糊糊中他只覺得有股熟悉感,但又說不上來他是在哪看過這名青年。




  青年提著腳步,踏過大小不一的石板路,有些好奇的居民將門戶開了小縫想要窺覷外面的情況,青年全不放在眼裡,逕往鎮中心而去。

 

  走到廣場的雕像前,青年停下了腳步。

  抬頭瞻望,雕像的面容跟自己一模一樣,難道,這就是父親要他來這裡的原因?



  從小父親就要他長大後一定要到這個城鎮來,說這裡有他的宿命,他總不在意,占卜師是該行走各地但他不覺得一定要到這裡來。

 

  說了幾次,父親失望了,拿著行囊自己便去了。

  後來想想,那裡果然是自己的宿命啊,因為父親居然沒再回過家,兩個刺眼的血洞說明了父親的死因,但是對於兇手的線索警長支支吾吾說不出個所以然。

 

 

 

  基於復仇,基於宿命,他還是來了。






  推開有些許灰塵的窗戶,青年咳了兩聲。

 

  鎮上只有唯一一間旅店,店裡還有一些以喝酒為名躲在店裡不敢出門的峱種。青年跟老闆要了一間房間,沒做什麼特別要求。

 

  撥下兜帽,露出栗金色短髮,與深栗色的眼珠互相輝映,煞是漂亮。

  老闆與吧台的熟客聊得很開心,本來沒注意青年的樣子,是被眼尖的熟客示意了才發現,兩個人霎時楞在櫃台。




 

  竊竊私語。

 

  青年經過店裡的時候,他聽到了很多細碎的話語,有的人質疑他,有的人觀望他,他不放在眼裡。

  當老闆帶著些許恭敬些許畏懼地領他到了房門前,青年想鞠躬致意,卻發現老闆飛奔離開。

 

  真有些奇怪。



 

 

  窗外的空氣很新鮮,跟自己的故鄉混濁的空氣截然不同,青年大大地吸了一口。

  有著泥土的腥味還有一種淡淡的恐懼。

 

  鎮上最高的鐘樓敲了三響,空靈的鐘聲迴盪在整個鎮上,一股陰風鋪天蓋地而來。

 

  全鎮的人都關窗了,只有他一個傻傻地倚窗思考。

  氣壓變低了,他心頭有莫名的恐慌感,有什麼事要發生的預感。

 

  青年抖著手拿出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塔羅,因為有些慌張,掉了一張。

 

  這就是占到了吧。

  是高塔。



  毀壞與建立。

 

  他的心慌更深了。

 

 

 

 

 


 

 

其實…不是很熟喔^口^(樂屁

 

某天看完MV只有想到一個想法→金力燦好像吸血鬼WHAT
完全就像是我心中吸血鬼的樣貌(馬上被BABY打死

 

所以…這是一篇騎車時突然竄進腦袋的莫名其妙文

 

請愛護眼睛(????

 


 

下一次大概就是完結囉(到底幹嘛折磨自己

應該會嘗試兩個結局(????

 

然後他還是歪了唷^口^(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