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的,南優賢並沒有想過喜歡不喜歡這種事情,身為魔王,什麼事情都是他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從來不需要特別為了什麼事情上心。
  
  
  李浩沅不只一次跟他說過,要把聖圭做個處置,留個天使在魔界對他們來講是大不利。
  不知道聖圭的來歷,也不知道會不會因為聖圭而破壞魔界與天界的平衡,早日處置早日安心。
  
  南優賢是戰戎出身的,比誰都還要謹慎,比誰都了解這樣下去必有後患。
  
  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想要留下聖圭的心,也控制不了想要照顧聖圭的種種關懷,這就是喜歡嗎?
  
  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他把自己關在書房裡好幾天,不吃不喝,也不睡。
  
  政事乏了就發呆,回想他跟聖圭的一切。
  
  他以前會花時間花腦袋在某一個特定的人身上嗎?他想不起來。
  
  魔界的人都很及時行樂,其實就是很遵從自己內心的渴望,想吃就吃,想玩就玩,想愛就愛,喜歡誰討厭誰都很直接。就是這樣直白不壓抑的性格,所以才會被天界那些人貶為魔鬼,其實他們才不是惡貫滿盈的傢伙,只是好壞都很明顯,包括嫉妒跟殺意。
  
  說到嫉妒,他想起特別訓練的時候,李浩沅曾經把手搭在聖圭的腰上,少年潔白的翅膀上下飛揚,他覺得自己的心浸在檸檬汁裡,酸的可以,又想逃跑又想砍掉那隻不安分的蹄子,甚至有處理掉跟自己那麼久的李浩沅的念頭。
  
  曾經在一本人間的書上看過,默想著那個人結婚的場景,穿著潔白美麗的禮服,帶著全世界最幸福的笑容,對象不是自己,如果心裡會很酸很痛,那就是愛,就是非他不可。
  
  他自問,聖圭如果要與別人共度餘生,他會有什麼感覺。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不可能!』
  
  他不可能會讓任何人帶走聖圭,更不會讓任何人接近聖圭,更遑論讓聖圭跟別人結婚,哪個人要來搶他的聖圭,來一個他砍一個,來兩個他殺一雙。
  
  原來這就是愛嗎?
  南優賢現在才懂。
  
  
  
  
  他關住自己這麼久,聖圭一定很不安,南優賢急忙跑出書房,打開的大門還撞到金明洙帥氣的臉龐。明洙摀著稍微歪掉的鼻子舉起另隻手想要他的主上停停腳步,卻只能看到一縷青煙,他主上南優賢的身影早就消失無蹤。
  
  找遍聖圭的房間與庭院,都沒見到聖圭的影子,南魔王煩躁抓髮,差點抓出火來,聖圭會去哪裡呢?
  瑟美有事出使人界了,李浩沅又帶兵去邊境修復結界,所以聖圭不可能去找他們,生性不喜歡與人太過親近的聖圭又沒什麼朋友(其實是南魔王佔有慾太重不讓人接觸聖圭,不過他本魔不會承認),所以應該還在宮裡。
  
  走到正值春季的後花園,有個潔白的身影蹲在蘋果樹下挖啊挖的不知道在做什麼,白白細細的蘋果花灑在艷紅髮絲上,像花冠一樣。
  
  「聖圭,你在挖什麼?」聲音中浸滿溫柔,是他愛的聖圭呀。
  
  聖圭不作聲,也不回頭,只顧著挖洞,安靜得讓空氣的都冷了起來。
  
  他親愛的聖圭不理他。南魔王覺得心裡破了個大洞。
  
  「聖圭,不要不理優賢哥哥嘛~嗯?」雖然心裡感到惶恐,可是南優賢不會那麼容易放棄。
  
  剛剛那個忙碌的身影終於停了,緩緩地轉過身來,露出可愛的小虎牙。
  
  「我在挖你的棺材洞啊…」
  
  漂亮的黑曜瞳孔轉變為金色,身後的小翅膀突然長大幾乎成為兩倍長,柔軟的白色羽毛鋒利地可以割斷任何事物,散落在半空中的羽根統統朝著南優賢而來,就是要置他於死地。
  
  他不是聖圭,他是誰?!
  
  因為對著自己最親密的人,南優賢毫無防備,胸口冷不防被穿了個大洞,泊泊鮮血就這樣噴出,怵目驚心地可怕。
  
  「原來大名鼎鼎的魔王也不過如此。」
  
  那個用著聖圭臉孔的不知名天使獰笑著,聖圭漂亮的臉被他扭曲得非常醜惡,南優賢趴倒在地儘管生氣卻動不了一根手指,天使果然是最棘手的天敵。
  
  
  
  
  「你想幹什麼!離優賢哥哥遠點!!」
  
  一道白光轟得南優賢滿眼金星,也把那個刺客轟到半空中,另外一道白光衝上半空對著那個半死不活的刺客吹了一口氣,那個刺客便華麗麗燒了起來,最後爆裂成晶亮的粉塵,看起來就像煙花一樣絢麗。
  
  真正的聖圭揮著羽翼降落,鮮紅色的髮絲飄揚就像是野火燃燒,潔白的羽毛連接著紅色的羽根,讓他已經不像個純粹的天使,而是惡魔與天使的綜合體。
  縱使他還是美麗得不像是魔界出生的生物。
  
  
  
  聖圭流著淚,白皙的手指緊緊摀著南優賢胸前大洞,血肉糢糊,如果不是魔王現在早就一命嗚呼了,只是南優賢大約也不遠。
  
  「聖圭…聖圭,我有好多話想說,只是大約來不及…」
  
  聖圭的淚滴滴點點落在南優賢的臉上,又鹹又苦的味道。
  如果可以,南優賢很想拭去對方讓他心疼的淚滴,可是就是沒力氣。
  
  那個嚐過好多好多次的唇再次貼上,除了柔軟甜美,這次南優賢更嚐到了幸福。
  
  閉上眼睛那一刻,他說了最後一句話。
  
  
  「聖圭,我愛你。」
  
  
  
  
  
  
  
  
  
  
  
  
  
  金明洙趕到事發地點,就是看到這樣的景況。
  一雙極大的天使羽翼,覆蓋了大面積的現場,羽翼散發著金光,照耀著周圍,光耀地刺眼。
  
  整整兩百年,那個地方都不能靠近。
  能力太低階的惡魔會馬上被聖潔光芒消滅,稍微有點能力的惡魔也會元氣大減。
  
  
  有天李浩沅照例巡視,看看有沒有倒楣的惡魔又倒在附近,結果卻發現金光不見了,許久不見的聖圭坐在金光的中心搧著翅膀,懷裡有個幼兒。
  
  看到李浩沅,聖圭有些僵硬地站起來。
  
  「浩沅哥哥!」
  
  「這是…?」李浩沅心裡有個猜想,可是他不敢確定。
  
  聽到李浩沅的問句,聖圭低頭看看幼兒,又抬頭看李浩沅,然後又是那種眼彎彎的微笑。
  
  「是優賢…哥哥。」

 

 

 

 

--END-

 

 


 

 

我沒說過結局要給他吃到喔(逃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哎亞♬ 的頭像
哎亞♬

愛情面貌的千分之一

哎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